:::「 蔡英文, Fuck You! 」


給大人看的前言:

這是一本很不一樣的書。這是一本你絕對沒有讀過的書。

這是一本真正的童話書。也就是,真正是由小朋友說話的書。

假如你是一個大人,你最好不要讀。被人知道你在念童話書,是很丟臉的,是會被笑的。如果你真得忍不住,一定要讀的話,我建議你,拿了手電筒,偷偷地在棉被裏面讀。

假如你買書給你的孩子,是希望他們在書中學到一些生活的大道理,或是盼望能夠透過這本書,讓他們增廣見聞,那就請你不要既浪費金錢又製造垃圾。這本書裏面,沒有這些東西。

假如你買書是要他們從小就養成讀書的習慣,以後會愛看書,然後念明星高中,然後可以考上什麼臺大成大清大交大的。那也不要枉費心思了。請先問你自己是不是 有讀書的習慣?(還是有看電視發呆的習慣?還是有拼命賺錢的習慣?還是有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會找到藉口說沒有時間讀書的習慣?) 你不是學過「己所不欲,勿施 於人」嗎?為什麼你自己不愛看書,卻希望孩子們以後會愛讀書呢?

假如你是少數愛看書的,也請你不要浪費時間來讀這一本書。人生苦短,還是去研究財經管理的書來富可敵國,或是去閱讀養生保健的書來長命百歲,要不然就去看看言情武俠小說來空痴妄想吧。

真的,這本童話書不是寫給你們看的!

假如你只是單純地想找本孩子們會愛看的書﹔假如你覺得怪力亂神沒有關係,缺少教育價值無所謂,沒有啟發功能也可以接受﹔那麼你還是童心未泯,這本書很適合你帶回去和你的小孩一起讀。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是一本既不適合大人閱讀,又缺乏教育意義的童話書。愛買不買,愛看不看,你是大人,自己做決定吧!


給小朋友看的前言:

這是一本很不一樣的書。這是一本你絕對沒有讀過的書。

這是一本真正的童話書。也就是,真正是由小朋友說話的書。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那些大人寫的童話書,並不是為你們寫的。他們寫的童話書,其實是寫給他們大人自己看的!

童話書籍的作者,覺得這個社會人心敗壞,道德淪喪,所以寫了敦品勵志的書,要教大家怎麼作聖人。

還有一些作家有感於一般人不懂裝懂,孤陋寡聞,所以寫了充 滿智慧的書,好讓大家增廣見聞。他們怕寫得太難了,會讓人讀不懂,所以用比較簡單的字句,有的還加上注音符號;他們又怕書本太枯燥乏味,所以很多都有彩色 插圖。

很不幸的,這些書,大人們自己不愛看,只好換個好聽的名字,叫「童話書」,或是「少年讀物」,然後丟給你們,騙你們說是為你們寫的。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只有這一本書,絕對不是寫給大人看的,絕對是真正為你們而寫,你們絕對會喜歡的!



第一冊 : 龍山寺


第一章 我叫阿凡

你有沒有見過神,碰過鬼,或者是和幾千幾百年前的人說過話?

對於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更有些人,一天到晚不停地研究到底該不該去相 信。但是,對我來說,相不相信鬼神根本就不是問題。這些事就像吃飯睡覺,常常發生在我身上。沒有發生的時候,我反而會覺得怪怪的。

對了,我忘了跟你說,我的名字叫林之凡。我家裏的人叫我阿凡,我的朋友叫我小凡。我媽媽常說,我的名字應該叫作「你真煩」。

我媽是小學老師,到處送我去才藝班學才藝,卻從來也沒有問我要不要去。像是鋼琴、小提琴、心算、圍棋、合唱、美術、英文、書法、國術、游泳,我通通都學過。回到家之後,她又整天叫我去練習這個、練習那個。她一定是希望我長大以後,變成一個全世界最偉大的人。

可是,我對這些才藝,實在沒有什麼興趣。我真正喜歡的是打電玩和玩電腦。

我在老松國小六年十班上學,學校在台北市的艋舺。學校附近有一間廟,聽說很有名,叫龍山寺。去拜拜的人很多,大人們說這叫做香火鼎盛。

我的阿媽,也就是我爸爸的媽媽,從我很小的時候就常常帶我去龍山寺燒香拜拜。

她在廟旁的算命館算過我的命,算命的說,我的命非常非常得輕,只有「兩錢」重。所以,一定要神明多加保佑。

阿媽說,命很輕的人,常常會看到或遇到一些「有的沒有的」。我不知道那些「有的沒有的」到底是什麼,也搞不懂那些大人們怎麼用「錢」去算命的輕重。問他們,他們也說不清楚。

我像其他的小朋友一樣,喜歡聽一些怪力亂神,也就是神奇鬼怪的故事。聽到比較恐怖的地方,我的手腳上,也會起一顆一顆,叫雞皮疙瘩的東西。

但是,假如你問我,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我一定會很肯定地跟你說,「絕對沒有!」。因為我爸爸一直告訴我,這些都不是真的,都是胡說八道。而且我認識的人,沒有一個真正看過鬼。

很多人都說,我像我爸爸一樣鐵齒。我本來以為鐵齒是說我的牙齒是用鋼鐵打造的,所以不相信有鬼。後來因為蛀牙去看牙醫,醫生告訴我說,我的牙齒和別人一樣,不是不鏽鋼做的。他又跟我說,鐵齒是用來形容一個人很頑固,堅持自己的意見。

那個時候,神奇鬼怪對我來說,只是人們胡思亂想出來的,並不是真的。直到有一次放風箏的時候,發生了意外,我才不再「鐵齒」。這本書就是我所碰到的,奇奇怪怪事情的開始。


第二章 骷髑頭風箏

我第一次放風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至於有多久,我也記不清楚。在一般的童話故事裏面,它們都會說是「很久很久以前」。

不過,你假如和我一樣,讀到小學六年級,你就一定會知道,那些都是騙人的啦!

我的故事不像其他童話故事那樣亂編亂扯,我的故事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也沒辦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次上美勞課的時候,老師發了一些竹條和剪好的紙張,要我們做風箏。

她要我們用繩子,將竹條綁成一個四角形。然後,用黏膠將紙貼上去。接著,再黏上尾巴。最後,則是把用來放風箏的線綁上去。

老師說起來很容易,我們動手做起來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又要綁得夠緊才能固定;又要兩邊能夠平衡才會飛;又要黏得夠牢才不會在空中分開;還要很小心不要在黏的時候把紙弄破了。

做完風箏之後,老師說,我們每一個人的風箏都做得很好。

我知道,那一定是安慰我們的話。全班大概有一半的風箏,一看就知道是飛不起來的。

每一個風箏上都有印好的圖案,有火箭,有飛機,有小鳥,有金魚。我的風箏上印了一隻蝴蝶。

風箏做完,帶回家之後的禮拜天,爸爸陪著興沖沖的我,去附近的河濱公園放風箏。

剛開始,風不大。爸爸用雙手拿著風箏跟著我跑一陣子,然後放手,讓我拉扯飛箏線,試著讓風箏飛上去。

我們試了很多次,剛開始都沒有成功。

後來風漸漸大了起來,而我也慢慢抓到放風箏的要領,風箏終於飛了上去。

我非常地得意 ── 這是連我媽媽都不會的!只可惜,我爸爸不是總統,要不然,全台灣所有的人都會知道我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

我的風箏上面有一隻蝴蝶,遠遠看上去,蝴蝶的翅膀隨風抖動,蝴蝶全身上下搖擺,蝴蝶的尾巴也跟著飄來飄去,非常好看。雖然飛得不高,但是我敢說,這支風箏是全公園最棒的風箏。

就在我玩得正高興時,忽然間,風箏線斷掉了,風箏也被風吹走。

我不甘心風箏被風吹走,就跟在後面追。風箏掉到地上,我跑去把它撿了起來。風箏的竹條斷成好幾截,蝴蝶的翅膀也破了好多洞。

我傷心地看著風箏,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爸爸檢查一下,告訴我說我的風箏是不可能修復了。

然後,爸爸把他黑色的手提袋拿給我。

我打開一看,是另外一支風箏!風箏是三角形的,本身是黑色,上面畫了一個白色的骷髑頭。一看就覺得好恐怖。

爸爸說這支風箏是他唸大學時,也就是古早古早以前,朋友送的。是給大人用的。骷髑頭是用手畫的,不是印的。而且是日本製的。像這樣有骷髑頭的風箏很少,和別人的都不一樣。因為物以稀為貴,又是古董,所以是很珍貴的。

我想想反正時間還很多,而且飛大人的風箏一定很酷。就拿來試試看。

果然,大人的風箏很不容易控制。不過我還是把這個骷髑頭風箏飛上去,而且飛得很高。

因為它飛得高,而旦圖案很特別,別人真得都會多看兩眼。

我敢說這支風箏是全公園內最酷的風箏。


第三章 美國來的禮物

我媽媽很愛講電話,常常一講就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爸爸常常偷偷地跟我說她太早變成長舌婦了。

不過,對我來說,媽媽講電話就不會盯著我念書或練琴,正是我最快樂的時候。

放完風箏的那一晚,在美國的舅舅打電話來。我在旁邊偷聽媽媽和舅舅聊天。媽媽提到我放風箏的事。

我心中暗暗高興,舅舅最疼我了,他一定會買一個美國風箏給我玩,而且一定會比我爸爸的日本骷髑頭風箏還要酷。

我舅舅只比我媽小兩歲,在美國工作,還沒有結婚。他自己說他是有名的小氣,比一毛不拔還小氣,朋友都叫他「半毛不拔」。

不過,舅舅對我們,卻一點都不小氣。每年的聖誕節他都會帶禮物回來。他回來的時候,總是帶著我到處亂跑,給我買東買西的。有時更會直接從美國寄東西給我。我的玩具大概有一半是他買的。爸爸常說他是聖誕老公公,而且是7-11的,要禮物隨時都有。

這時,爸爸拿著報紙,走了過來。他指著上面的一則新聞給我看。新聞報導說,台北市政府要舉辦國際風箏大賽,地點在國父紀念館,第一名的獎品是七十二吋的大電視。

爸爸問我要不要參加,並說拿不拿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參加。

我一看,眼睛就亮了起來。七十二吋的大電視耶!普通的量販店看都看不到的耶!

我一直想要有自己的電視。每一次我打電玩打得正要破紀錄時,媽媽都會叫我不要再玩了,說會對眼睛不好啦,功課會變差啦,人會變笨啦。然後她就走過來把電視機關掉,並說電視是她買的,等我能賺錢買自己的電視時,就隨便我玩。

我心想,這個風箏比賽就是我自己可以賺到電視的機會了。有了舅舅從美國寄來超酷的風箏,我一定可以拿到第一名的。

於是,我很興奮地說:「要!我要去參加。」

接下來,每個禮拜六和禮拜天,我都自己去老松國小的操場放風箏。爸爸媽媽看我自己去放風箏,不再吵著要打電玩,都很高興。他們說這是「正常又健康」的休閒娛樂活動。

而我一想到贏了七十二吋的電視以後,媽媽會讓我一直打電玩,更是比他們還要高興,高興到連作夢的時候都笑到嘴巴合不起來!

從此以後,我下課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信箱,看看舅舅的風箏寄到了沒有。

我足足等了兩個禮拜,才終於收到舅舅寄來的包裹。這兩個禮拜是我從生下來以後,最長的兩個禮拜。信不信由你!

我一看到包裹,就呆住了。

這個包裹比我的電視遊樂器還要小,風箏是絕對放不下的。

不過我想到美國人很流行自己組裝東西,叫做DIY。這個,一定是一個超級DIY風箏。

我迫不及待地把它打開。

打開包裹一看,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沒有風箏,也沒有DIY的組裝零件。包裹裏面只有一樣東西 ── 一綑線,一綑風箏線!!!

我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覺得人生完全沒有了希望。有人說生命由彩色變成黑白,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媽媽在旁邊看到包裹,沒有注意到我的失望。她說她很不高興舅舅又亂花錢買禮物寄來給我。她說她特地交待舅舅,家裏已經有風箏了,絕對絕對不可以再寄風箏來。而舅舅也答應了,沒想到他還是寄東西來。

雖然她不高興,但還是交代我,要打個電話向舅舅說謝謝。雖然我比她不高興一百倍,但我還是乖乖地拿起電話,撥了舅舅在美國的電話號碼。

「Hello, this is Jeff!(哈囉,這是傑夫!)」舅舅熟悉的聲音從電話傳了過來。

「舅舅,我是阿凡,你的禮物我收到了,媽媽要我向你說謝謝,並要我順便向你問候。」

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學電話答錄機說話!平常我都會和他開玩笑,說外婆問你什麼時候要結婚,或是外公說不要怕娶老婆,鄉下女孩子還是很乖的,或是爸爸說太老了就抱不動兒子女兒。可是這次我就是沒有辦法跟他說這些。

舅舅一聽,就知道我在不高興,他用哄小孩的口氣說:「阿凡,你媽跟我說,你已經有一個很好的日本風箏,不需要另外再買一個。所以我沒有寄風箏給你。」

我已經六年級了,不是那樣哄一哄就可以算了的。我很不高興地說:「可是你寄風箏線要幹嘛?風箏線,我們這裏一大堆。而且我要去參加國際風箏大賽!萬一我的風箏飛走了怎麼辦?」媽媽在旁邊偷聽我的電話,所以我只能用暗示的方法再向他要風箏。

舅舅很有耐心地告訴我,現在美國的風箏都是在中國大量生產的,大家都一模一樣,沒有什麼特色,比賽一定不會贏的啦!

他又說,他寄來的線,並不是普普通通的風箏線。那是美國國防部研發出來,特別用在軍事風箏上,把機器人飛到天空中,然後讓機器人在不高不低的天上做攻擊、 防禦、搜索、警戒的任務。所以線裏面加了不銹鋼、玻璃、還有超合金纖維。

而且,風箏線的結構是用奈米科技,將分子一個一個排上去的。除非用割玻璃的鑽石刀去 割,絕對不會斷的,風箏也絕對不會飛走。另外,它像剪刀一樣,可以很輕易地把別人的線割斷。

老實說,那一堆話裏面,有一大半我實在是聽不懂。不過,聽起來很酷就是了。尤其是可以把別人的風箏線割斷!

我心裏想,只要找到會贏我的風箏,把它們的風箏線割斷,我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拿第一名了。

他又說,這是剛好他有一個朋友,在美國國防部的絕對機密實驗室工作,偷偷拿給他的,千萬不可以讓別人知道...

我高高興興地跟他說謝謝,並問他什麼時候要結婚,然後掛了電話。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風箏上的骷髑頭變成機器人,拿了機關槍,碰碰碰碰,對別的風箏掃射。其他人的風箏都被打得一個洞一個洞的,最後只剩下我的風箏在天上。


第四章 龍山寺拜拜

風箏大賽的前一天,阿媽來我們家。她說她要去龍山寺,問我要不要去。

雖然我一直對拜拜沒有興趣,但是,我還是很喜歡跟阿媽去龍山寺。一來我不用在家裏,被逼著去練這個、念那個的;二來阿媽會講一些奇奇怪怪,也就是怪力亂神 的故事給我聽;更重要的是,拜拜完了之後,她都會帶我到對面的攤販,或是去鄰近的華西街(也是很有名的),去吃一些好好吃的東西。

媽媽把這些好吃的東西叫做「垃圾食物」。她說甜的一定加糖精,鹹的一定加味津,乾的一定有色素,溼的一定有防腐劑,油炸的一定有多氯聯苯,烤的一定有致癌 物質,青菜會含農藥,魚肉會有抗生素,漂亮的一定有色素,醜醜的一定不新鮮。另外,用免洗餐具會製造污染,非免洗餐具又一定洗不乾淨。

對於這麼恐怖的食物,阿媽叫我不要信媽媽那一套。她說我爸爸吃這些「垃圾食物」,從小吃到大,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她說我還小,不怕胖,想吃就去吃。我當然聽阿媽的,她比較「大」嘛!

於是我就跟著阿媽去龍山寺。在路上,我告訴阿媽,我明天有風箏大賽,希望能拿第一名。

阿媽說,我們可以在拜拜的時候,請求神明保佑。

我一直像我爸爸一樣鐵齒,一點也不相信鬼神。可是,當我一想到七十二吋的大電視,也不得不再三考慮了。假如神真得會保佑,但是我沒有要求,那豈不是虧大了嗎?或者是,本來我應該贏的,但是因為別人請神保佑,結果我變輸了,那不是就像人家說的,淡水河沒有加蓋,跳下去自殺算了!

七十二吋的大電視耶!可以一直打電玩耶!還是乖乖地拜吧!就算沒有神明,或是他們沒有保佑,也沒有關係。就像我媽媽說的,多拜一下,也不會少一塊肉。

進了龍山寺,我們先在大殿上拜了觀世音菩薩。聽說她是這裏的主要神衹,大概就是像我們班上的班長吧!阿媽說,觀世音很忙,我們必需去找其他的神來拜。

我想,阿媽說的也沒錯,大家都來要觀世音保佑,她不忙死才怪。這麼說也不對,她是不會忙到「死」的,不過她一定真得會很忙很忙的。

接著我們到了後殿。真正的問題來了 ── 我們不知道到底要拜誰!阿媽一個神接一個神,一邊指一邊說給我聽。文昌君管讀書升官,大魁星君管考試上榜,媽祖 管平安過日子,註生娘娘管生小孩,華陀管身體健康,福德正神管賺不賺錢,關公管生意好壞,海龍王管下不下雨...看得我眼花潦亂。爸爸說他每年去買媽媽的 生日禮物時,一進到百貨公司,就眼花潦亂,不知道要買什麼。我猜,一定就是這種感覺。

阿媽覺得我應該拜文昌君或大魁星君,求升官或上榜。但是我卻不這樣想。我不要升官或上榜。我要的是在風箏比賽上,贏過其他人。比賽就像戰爭,所以一定要去拜關公,請他拿那一把青龍偃月刀,把別的風箏都砍掉。或者是要拜保佑發財的福德正神,讓我賺到那個七十二吋的大電視。

我和阿媽正在猶豫時,我想到我非贏不可,絕對不能有任何疏忽,就告訴阿媽說,我們就全部都拜吧!

阿媽聽了很高興,摸摸我的頭說我終於長大了,知道對天地謙卑,對神明敬畏。害我想到我只是要那個大電視,實在很不好意思。

於是,我們就一個神接一個神地拜了過去。

拜完之後,阿媽帶我去抽籤。

廟裏的籤,和我們在學校裏,用來決定怎麼樣輪流掃廁所的籤,是不一樣的。廟裏的籤,是要告訴我們,以後會發生什麼事的。

龍山寺的籤,是用紙條捲起來的,每一次阿媽帶我抽籤,都會去請廟裏的人解釋。因為那上面寫的,都是阿媽和我怎麼看都看不懂的句子。

那些我們看不懂的句子,叫做文言文。你大概不知道文言文是什麼。我跟你說,那就是幾百年幾千年或是幾百萬年以前,已經死去的人寫的東西。現在我們在用的,叫做白話文。

這一次我們抽到的籤很不一樣。句子很簡單,是白話文,不是文言文。我一看就知道它在說什麼:

第一名,真正第一名,真正真正第一名;
沒騙你,絕對沒騙你,絕對絕對沒騙你。

阿媽和我看了都很高興。她說,這是她第一次碰到神明把話說得這麼清楚的。

然後她拿了籤,丟到香爐裏。紙籤一下子就燒掉了。她說,天機不可外洩,隨便洩漏天機的人,會不得好死的。

我想,人死都死了,還有什麼好死不好死的?不過阿媽既然說了,我就絕對不會對我爸爸媽媽說就是了。

放了香火錢,也就是給寺廟的使用費,我們便離開了龍山寺。

阿媽今天心情特別好。我們沒有去廟前的攤販,也沒有去華西街,我們去麥當勞!她讓我又吃炸雞塊,又吃炸薯條,又喝汽水,又吃冰淇淋。人家說「酒足飯飽」,大概也不過這樣吧!

回到家,阿媽告訴爸爸我們去了龍山寺。她說我今天特別乖,該拿香的地方就拿香,該許願的地方就許願,該下跪的地方就下跪,甚至於該念經的地方也跟著念經。

阿媽走了之後,爸爸笑著說我怎麼那麼笨,又要去跪人家,又要給人家錢。他又說,台灣笨的人很多,不差我一個,下一次不要那麼笨了。

一想到明天的比賽,我想,笨一下也還好。我有超酷的日本風箏,又有超強的美國風箏線,現在連龍山寺的神都說我會贏,正是所謂的「勝券在握」。我實在是快樂得筆墨難以形容。也就是說,我快樂得怎麼說都說不夠的意思啦。


第五章 新聞報導

比賽的那一天,我興奮得一大早就醒了過來。

想到家裏就要有一台七十二吋的大電視,而且是我的,我就高興得不得了。就算是月考每一科都考一百分的人,也不會像我這麼高興的。

時間還很早,我打開電視,想找卡通影片來看。在換台的時候,剛好聽到一個女主播在報新聞。

我爸爸常說,台灣的電視新聞是全世界最沒有水準的。我想他一定是亂說的。全世界有幾千幾百個國家,一定有人比我們還要爛。不過,因為爸爸的關係,我們家平常都不看電視新聞的。

我正要繼續換台的時候,新聞主播剛好說到風箏大賽。我就專心地聽下去:「台北市今天的國際風箏大賽,將有五百三十七位參賽者,來自全世界三個國家。日本來的,一共有兩位,他們告訴記者說,他們的狗也會跟來。美國來的,則有三 位。我們的記者群,排除萬難,特地訪問到其中的這一位。他說他親手用黑布和白布,縫出了一個很特別的風箏,請大家拭目以待。」

「另外,我們的台北市長先生說,他一定會在百忙之中,去主持這次難得一見的國際性大賽。還有,告訴大家一個獨家秘密唷 ── 我們的台北市長先生,會在比賽前十五分鐘,慢跑國父紀念館一週,而且,不管天氣多麼冷,他還是會穿短褲。想看市長先生慢跑英姿的人,請不要錯過。」

聽了這段新聞,我不得不同意我爸爸的看法。台灣的新聞報導,真得是有夠爛的!

那幾個外國人有什麼好報的?還有,市長慢跑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動物園裏國王 企鵝,也不是有名的電影明星!

不過,這些還算其次。最最重要的是,他們竟然連提都沒有提到第一名的獎品 ── 七十二吋的大電視耶!

假如他們的記者真的 「排除萬難」,他們一定也會發現,只有一個人有希望得冠軍,那就是我!他們竟然也沒有來訪問我!

女主播繼續報了下去:「今天的天氣是晴朗無雲,風也不大。要放風箏不是那麼容易。為此,我們特別請到了立法委員吳天才。他對於風箏特別有研究。我們請他來告訴我們,在這樣的天氣下,到底要怎樣放風箏...」

真的是有夠無聊,要學放風箏,拿著風箏去放就是了。這種事連小學生都知道的,還要他們報!

我一邊看一邊罵,就像我爸爸在看電視的時候那樣。


第六章 風箏大賽

風箏大賽時間是在下午兩點,但是我實在等不下去。不到一點鐘,我就拉著爸爸去坐地下捷運,前往國父紀念館。

因為實在是又興奮又快樂,我一路上看到人都會笑。

可是,他們不是趕快把眼神移開,就是瞪我一眼。

我舅舅說,台北市的人很可憐。對人笑一笑,不是被當作騙子,就是被看作瘋子。這下子,他們大概都把我當成小瘋子了!

不過,沒有關係,偶爾當當快樂的瘋子也不錯!

我們到國父紀念館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在放風箏了。有一大半是像我這樣的小學生。不是我吹牛,他們的風箏和我的比起來,實在差太多了。他們來這裏放風箏,一定也是他們的爸爸告訴他們,重點在於參加,得不得獎並不重要。

有一些風箏則是非常有特色,各式各樣的形狀都有,像老鷹.飛機.章魚.恐龍.蝴蝶。

有一個風箏要五個人一起拉。另外,有的風箏還會吹口哨唱歌呢!看到這些獨特的風箏,我的心都涼了半截。國父紀念館這麼大,要割斷的風箏還不少,又要做得人不知、鬼不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為了七十二吋的大電視,我還是會硬著頭皮,全力以赴的!

我一面想著,一面把我的風箏飛了上去,完全沒有注意到後面站了一個人。

「Hello! How are you? (哈囉,你好嗎?)」他用很標準的英文向我問候,把我嚇了一跳。

我回頭一看,認出他就是今天早上,出現在電視新聞報導,要來參加比賽的美國人。

不是我臭屁,我從幼稚園小班就開始去上英文才藝班,英文成績在班上也是頂瓜瓜的。這種簡單的英文對話是絕對難不倒我的。

我很快地回答:「Good ! Thank you. And how are you? (我很好,謝謝!你好嗎?)」

他接著說:「Pretty good. Thank you. Your kite is very cool, was it designed after a pirate ship’s flag?」

我一聽,完了,實在是聽不懂。這個時候,我說了我爸爸要我學的,最重要的一句英文:「I don’t know English. Please speak in Chinese.(我不會英文,請你說中文。)」

他接著用中文,一個字一個字,很吃力,慢慢地說:「你.的.風.箏.很.特.別,是.給.海.盜.船.用.的.嗎?」

這時,我想到了,他一定是像海盜一樣,要來搶我七十二吋的大電視。

我冷冷地說:「當然不是!」

他看我不想說話,摸一摸鼻子,然後就安靜地走開,拿出他袋子裏的風箏,把風箏飛了上去。

我敢打賭,你絕對猜不到他的風箏長得什麼樣子。

那是一個 ── 骷髑頭風箏!

他那個骷髑頭風箏比我的還大,只是它是正方形的,下面還有兩根骨頭。簡直就是美國電影裏的海盜旗,比我的風箏還酷!

就在這時,風變大了,烏雲也飄了過來。我心想,天氣預報又不準了。

我沒有忘記我最重要的目標 ── 七十二吋的大電視。我絕對不可以讓這個老美把它搶走!

我慢慢地操弄風箏去和它的風箏靠近。

忽然之間,來了一陣怪風,兩個風箏纏在一起,又很快地分開。

分開之後,我的風箏仍然在天上,他的風箏則亂飛一陣子,掉了下來。

我在心裏暗暗得意,舅舅的風箏線真得不是蓋的!不過,我還是裝作很無辜的樣子。

這個笨老美,自己的風箏飛跑了,還不停地向我說對不起!

就在這時,天上一陣閃電。我感覺全身酥麻,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第七章 另一個世界

慢慢地,我感覺到眼前一片亮光。

等我的眼睛慢慢地適應後,我看到一個和我一般年紀的男孩,金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珠,白衣白褲。

這個男孩看到我醒了過來,對我說:「Follow me, please!」

我實在是聽不懂,只好再用我剛剛才用過的那一句話:「I don’t know English, Please speak in Chinese?(我不會英文,請你說中文。)」

這個男孩聽到之後,苦笑了一下,轉身離開。

我躺在床上,只記得自己在放風箏的時候,被電了一下,然後就想不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往四面看去,都是白茫茫的。心想,一定是剛剛那個老美,把我送到美國醫院來了。那個白衣白褲的男孩子,應該是醫院的志工。這麼小就來醫院當義工,不知道是做錯什麼事情被爸爸媽媽逼來的。

七十二吋的大電視,一定被別人拿走了。

龍山寺的神明一點也沒有保佑,還說什麼我一定會拿第一名,都是騙人的。我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把那些神像,全都打破。

或者,最少最少,我也要向國父孫中山先生學習,去把他們畫上鬍子或眼鏡,以去除迷信...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又來了另外一個和我一樣年紀的男生。黑頭髮,黑眼珠,穿的也是白衣白褲。

他微笑地看著我,說:「請你跟我來。」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跟著他走。

我們走到一面白色的牆。這面牆,沒有門,也沒有窗,牆上也沒有任何圖樣,只是白得發亮。

他拉著我的手,大步一跨,我們就到了牆的另一面。

真的,我發誓,我沒有騙你,我們真的是直接穿過一面白色的牆。

我們一穿過牆,就到了一個庭園。庭園很大,比國父紀念堂還大。

人很多,卻很安靜。大家都在排隊,沒有什麼人說話。說話的人也都話得很小聲。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白種人、有黑種人、當然也有黃種人。老年人很多,看起來都像剛生完大病。每個人身旁都有一個穿白衣白褲的小孩。

我們也跟著去排隊。我問身旁的男孩:「你叫什麼名字?我們在那一家醫院?大家是不是都在辦出院?怎麼不是我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家?」

他笑笑地回答我:「我是送終童子第兩百三十二號,大家都叫我 ── 兩三兩。」

我差點笑了出來。怎麼有人叫「兩三兩」的。

他接下去說:「這裏不是醫院,這裏叫做離恨園。你是要回家,不過是回不一樣的家。你的父母不會來接你,因為他們的陽壽未盡。」

我一聽,覺得好像又被雷打到一次。我接著問:「你是說,我.已.經 ─── 死.了?」

他拉起我的手,輕拍我的手背,用安慰的語氣說:「是的,你已經死了。不要為你爸媽難過。」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電視上演的,都是活人趴在死人身上痛哭,然後旁邊的人走過來安慰說:「人已經死了,不要太難過,要節哀順便!」像他這樣,安慰死人不要為活人難過的情節,好像從來沒有演過。

他接著說:「假如我猜得沒錯,你將要去見閻羅王。」

我一聽閻羅王,兩支腳都軟了。

阿媽常常告訴我,要我做好事,作乖小孩。假如不聽話,壞事做太多,閻羅王就會把我送到地獄去受苦。

地獄有很多整人的玩意。我記不清楚到底有些什麼,好像有,「冰箱地獄」會把你凍成冰塊,「悶燒鍋地獄」會把你燒成木炭,「切菜板地獄」會把你切成一塊一塊的,「油炸鍋地獄」會把你炸成香酥雞排。

總而言之,地獄一定是大廚房改裝的。

我雖然不偷、不搶、不抽煙、不喝酒、不睹博、不說髒話。但是,我常常不聽媽媽的話,騙媽媽說,英文念完了,書法寫完了,鋼琴練完了,然後偷偷跑去打電玩。有時,沒有刷牙就跑去睡覺。上個禮拜撿到錢,也沒有拿給老師。上課也常常偷吃糖果...

還有,我為了七十二吋的大電視,把別人的風箏線偷偷割斷。

我現在總算知道,「命很輕」就是命不好的意思。阿媽說得沒錯,我的命真得很輕。美國的富闌克林在放風箏的時候,被雷打到,發現天上的雷和地上的電都一樣,然後發明避雷針,成為偉大的發明家。而我,一樣是放風箏,一樣是被雷打到,卻連命都沒有了,還要去見閻羅王。

早知道真的有閻羅王,活的時候,就應該多聽爸爸、媽媽、阿公、阿媽、校長、老師、舅舅、阿姨的話。還有,學校工友、交通警察、導護老師、愛心媽媽、公車司機的話,我也通通都應該聽。

現在,一切都太遲了...

就在我不停地後悔的時候,兩三兩說:「輪到我們了!」

我們走到一個老先生面前。這位老先生,白頭髮、白鬍鬚、白眉毛,一臉慈祥地坐著,前面擺了一張桌子,旁邊站一個人,也許應該說是一個鬼,身高比我爸爸的兩 倍還要高,他的臉從中間分成兩半,左邊的一半是白的,右邊的一半是黑的,雙手在胸前交叉,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我們這些死人的臉已經夠難看了,他的臉比我 們還要難看,真的是超級的死人臉!

老先生拿了厚厚的一本簿子,對我說:「按照這上面寫的,你應該是五十三歲,美國白人,名叫湯姆.懷特。可是,你怎麼看都不像。」

我聽得一頭霧水,實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老先生接著問:「你叫什麼名字?人間的住址是那裏?怎麼死的?」

「我叫林之凡,住址是台北市西昌街164號二樓。在國父紀念館放風箏的時侯,被閃電打到,然後就到這裏了。」我還是說不出自己是怎麼「死」的,我只能說自己是怎麼「到這裏」的。

老先生聽了,就翻起他手上的那一本厚厚的簿子。

兩三兩小聲地跟我說,那一本簿子叫做「鉤魂簿」。

老先生翻了一陣子,然後抬起頭說:「被海龍王的手下雷震子用雷電打死的,應該是這個叫湯姆.懷特的。你的陽壽未盡,不應該死的。」

老先生接著縐著眉頭說:「林之凡,你和他身高體重差那麼多,頭髮膚色也都不一樣。我實在不知道,你們究竟有什麼地方相像,會讓雷震子搞錯,他也未免太混了吧!」

兩三兩小聲地跟我說,雷震子就是雷公的本名。

這個時候,我想起那個老美,他一定就是雷公本來要打死的那個湯姆.懷特。他和我一樣,都在飛骷髏頭風箏。而我,為了那個七十二吋的大電視,把他的風箏線偷 偷地割斷,結果卻讓雷公認錯風箏而打到我,替他受死。人家說,「天作孽,尤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你既然來了,就回不去了。去接受審判吧!」老先生說。


第八章 奈何橋

老先生說完之後。兩三兩輕聲地說:「我們走吧!」

走不了多久,我們到了一個路口,路口上有很多標示,每一個標示都指向一條叉路。標示上只有圖,沒有字。圖樣有很多種,有十字架的,有半月形的,有像叉子的,有像廟的,更有一個是什麼都沒有的。

我們停了下來。兩三兩問我有沒有信教。我想到我媽媽常說我像我爸爸,只信「睡覺」。但是我怕閻羅王又要怪我不聽阿媽的話,趕快回答說:「我是拜艋舺龍山寺的。」

他笑一笑地說:「那算是佛教吧!」接著就帶我走那條標示上有間廟的叉路。

過了不久,我們到了一座橋。

這座橋是弧形的,橋身有很多顏色,就像彩虹一樣。橋下是深藍色的水,水面完完全全地靜止,像一面鏡子。從水中長出各種不同顏色的蓮花,白的、紅的、黃的、紫的,非常漂亮。橋前有一個石碑,石碑上面刻著 ─── 奈何橋。

我想到阿媽跟我說過,奈何橋是人死後,一定會走過的橋。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我,奈何橋有這麼漂亮。不過,她也沒死過,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啦!

兩三兩和我,走上奈何橋。他說,閻王殿在奈何橋的另外一頭。

慢慢地,我們聊了起來。

他說,他從來沒有遇到像我這樣,因為搞錯而提前來向閻王報到的。

他很好奇人間的事情。像是電玩、電腦、泡沫紅茶、麥當勞、哈利波特,他聽都沒有聽過!

而他也告訴我他自己的事。他說這裏叫做「陰間」,人死後變成鬼,都會來這裏,也都必須根據活的時候做的事,接受審判。不過審判的地點和方式都不相同。這也 就是為什麼剛才有那些叉路的原因。審判時,佛教的歸佛教,基督教的歸基督教,回教的歸回教,還有都不信教的,也有另外的審判。

我想到我阿媽,她不只拜龍山寺,她也跟人家去拜基督教的耶穌、拜清真寺的阿拉,連日本的神道教都拜過,她以後來這裏,可能會迷路的!兩三兩又說,他原本和我一樣,年紀輕輕的就死了。活的時候,好事壞事都做不多,所以極樂世界上不了,十殿地獄也下不去,現在正在等投胎。

我想想,自己雖然頑皮搗蛋,也沒有真得做什麼大壞事,大概也會像他一樣,等著投胎吧!

他接著說,姜子牙看他閒著沒事做,就叫他當起送終童子。剛才翻看鉤魂錄的老先生,就是姜子牙。而站在他旁邊的,就是黑白無常。假如有人死得不甘心,還想跑回人間,姜子牙就會叫黑白無常去把他們抓回來。

阿媽跟我說過姜子牙,也就是姜太公的故事。她說姜太公釣魚不用魚鉤,魚都會乖乖地被釣起來,叫做「願者上鉤」。又說他是古代的超級大法師,殺了很多妖魔鬼怪,還可以決定誰可以變成神。另外,他和國父孫中山先生一樣偉大,是革命家,推翻了腐敗的商朝。

我們邊聊邊走,這個奈何橋非常得長,好像永遠也走不完。我們走了好久,可是一點也不會渴,也不會累。兩三兩說,那是因為沒有了臭皮囊,也就是活著時候的身體,所以不用吃喝,不用休息,也不用睡覺。我心裏想,假如打電玩時沒有臭皮囊,不知道該有多好!

另外,這裏沒有白天晚上,隨時都像是台北的陰天。

我只記得和他聊天,忘了剛剛來到陰間時害怕的感覺。

終於,我們走到了橋的盡頭。


第九章 大審判

奈何橋走到盡頭,有很多棟巨大而且古老的建築。每一棟都高得比台北的一零一大樓還要高,寬度則比我們老松國小所有的教室都連起來還要寬。建築雖然高,但卻只有一層。建築前面都有守衛,這些守衛有人的身體,但是卻有其他動物的頭,像是牛、馬、羊、狗、豬等。阿媽說過牛頭馬面,一定就是他們。

兩三兩告訴我說, 這些就是地獄十殿,每一個殿都有殿主,他們各自管各自的地獄。

我一聽是地獄,想到那些恐怖的刑罰,嚇得不敢再東張西望,以免被那些牛頭馬面的看不順眼,抓進去修理。

走過了地獄十殿,眼前出現了一間全黑而且黑得發亮的建築物。建築的外形,就像是一座廟。屋頂有兩層,上層的屋頂中間有個寶塔,兩旁則雕有鳳凰,下層屋頂的兩端則是雕有飛龍。這座黑色的建築,高度和寬度大概都是龍山寺的五倍,裏面泛著藍色的光,上面有一塊牌子,寫著「閻王地府」。

這時,兩三兩說:「到了,你要自己進去了。」

我回答:「謝謝」。然後加上一句:「不會再見了,對不對?」

他說:「也許幾百年或幾千年後會再相遇,不過,一定不會記得的。」

告別兩三兩之後,我就獨自一個人走進閻王地府。

我一進到閻羅殿,就看到兩旁各有一排巨大的石柱,每一個石柱都雕有不一樣的神,或是鬼。

說他們是石雕也不太對,因為他們的頭會轉動,而且是死盯著我看,非常非常地恐怖。我跟你保証,只要隨便看到其中一個,你一定會連續做一個禮拜的惡夢!

閻王地府雖然很大,但是一點聲音都沒有,也沒有什麼守衛或侍從。

大殿上有一個很高的桌子,後面坐著閻羅王,他長得非常高大,站起來一定會比我們學校最高的那一棵榕樹還要高。他黑臉黑鬍子,有兩個很大的眼睛,眼白是紅色的,眼珠卻是深藍色的,整個大殿內完全沒有燈,所有的亮光都是從他眼珠內發出來的!

閻王拿起一本寫有「生死簿」的冊子,用又響又亮的聲音說:「報上名來!」。到了這種陰森恐怖的地方,我已經嚇得一身冷汗了。再被他這樣一叫,假如不是說我已經死了,一定會被他活活嚇死的!「林-之-凡。」我邊發抖邊回答。

閻王接著凶巴巴地說:「林之凡,你陽壽未盡,本不該死,奈何你心術不正,強取他人之運,以致雷公手誤,將你招來,你認不認錯?」

我趕快說:「認錯!」老師說認錯非常得重要,誠實認錯有時候還可以變成國父的,就像美國的華盛頓。

接著他說:「你亂動貪念,只為個區區小電視,請動眾神,連註生娘子、月下老人都不得安寧。你現在就想要結婚生小孩了嗎?」

我心想,那個七十二吋電視,對兩三層樓高的他,當然是區區小小的,可是對我來說,卻一點也不小!不過,我一句話都不敢回,乖乖地低著頭聽他罵。

他又說:「眾神開會討論半天,決定讓關公和雷公去幫你拿第一名。誰知一向糊塗的雷公,一個不小心,就把你來到這裏!」

天呀!原來神是不可以亂拜的,怎麼沒有人早一點告訴我?我想我會永遠記住這次的教訓:第一,不可以拜假神或邪神,(阿媽說的);第二,不可以拜太多神,閻羅王會說你太貪心;第三,不可以拜糊里糊塗的神,他們會搞錯的。

「林之凡,你甘心接受處置嗎?」閻王問我。

我心想,這下子完了,他這麼凶,一定是要將我送到地獄去受苦,只是不知道是要放冰箱地獄,電鍋地獄,還是要放洗衣機地獄。

我咬緊牙說:「甘心」。雖然我是一百個不甘心!

沒有想到,他接著說:「除此之外,你沒什麼大錯。地獄可免,而輪迴投胎之時亦甚遙遠,不如你回陽界吧!」

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他就用嘴吹來了一陣風,一陣很香很強的風。我飛出了閻王府,飛過了地獄十殿,然後往上飛,飛得好高,也飛了好久。

飛得我實在太累了,眼睛一閉就睡著了。


第十章 重返人間

我一張開眼睛,就看到爸爸和媽媽。

我非常高興地說,我去了閻王府,又被閻羅王送回人間,以後我一定當乖小孩...

話沒說完,四週的閃光燈就閃來閃去,把我嚇了一跳。

爸爸看我受到驚嚇,就跟四週的人說:「各位記者先生女士們,病人身體尚未復原,請讓他安靜休養!」然後就很客氣地把他們都請了出去。

爸爸要我多休息,不要多說陰間的事,他說那是腦部缺氧的幻想。

慢慢地,他又告訴我,我被閃電打到後,昏迷了三天三夜,有一段時間連呼吸和心跳都沒有了。還有,因為我出了意外,再加上天氣不好,風箏比賽取消了,所以也沒有人得獎。

我心想,龍山寺那支籤,果然是胡說八道。什麼「真正第一名」,應該改成「真正沒有第一名」才是。

爸爸接著說,這次出了意外,報紙和電視天天都報,有些市議員還要市長及工作人員辭職。另外,台北市也決定去購買十支一百五十公尺高的活動避雷針,以後風箏大賽可以用...

他還沒說完,我就累得又睡著了。

隔一天醒來,阿媽就在旁邊,她微笑地說:「你醒了,睡得還好嗎?」

然後,她拿一張紙條給我,說:「我知道神明有保佑,你一定會沒事的。」

我拿起紙條一看,是一支籤,龍山寺的籤,上面寫著:

會回家,是會回家,絕對不要瞎擔心;
第一名,是第一名,千萬不要起疑心。

一看到籤,我就想到根本沒有第一名,七十二吋的大電視也沒有人拿到,這些籤根本就是胡說八道。我越想越氣,順手就把紙籤撕成碎片。

阿媽看見我撕了紙籤,輕摸我的頭說:「是的,天機不可外洩,你做得很對!阿媽很高興你越來越懂事了!」

我正要回答時,一名醫院志工媽媽走了進來,手上捧著一堆報紙,興奮地說:「林小弟,你出名了,每一份報紙都有報導你的消息!而且都是頭條!」

聽到自己出了名,實在很高興。假如出名得像總統,老師一定不敢再罵我了。不過,我不要像總統,整天被人在電視上罵,還要去挨子彈,實在有夠沒意思。我要像我們的市長,穿著短褲慢慢跑,穿著泳衣慢慢游,都不會有人罵,而且又可以上電視罵總統上班不準時,下班不走人行道。

我趕快把報紙拿了過來,這些頭條是:

「打敗閻羅王 林小弟復活」

「閻王要他三更死 小凡活著過五更」

「阿凡下到閻王殿 自身塗改生死簿」

「小凡哀求父母哭 閻王心軟放歸途」

「大戰五百回合 林少俠打敗閻王府的牛頭馬面無常使者 勝利返回陽世。」

我一看,差點昏倒,這下子不知道以後要怎麼對閻羅王解釋了。爸爸說台灣的電視新聞是全世界最沒有水準的,實在是沒有說對,應該說台灣「電視加報紙」的新聞是全世界最沒有水準的!

這時,阿媽打開電視,電視上一堆記者包圍著市長,走進一家醫院。女主播說:「現在是我們的現場立即時況SNG連線轉播,我們的市長先生,現在已經到了醫院,要探望被雷打到而住院的林之凡小弟弟...」

市長要親自來看我耶!雖然我一向看不起市長在電視上又是慢跑.又是游泳的,不過,這一次是不一樣的,這一次是他親自來看我的!也許,他本人會比動物園裏的國王企鵝還可愛也說不定!從現在開始,我一定要說服我認識的每一個大人都投票給他...

就在這時候,病房的門打開了,一大堆記者包圍著一個人,那個人是誰,我實在也看不到,不過我猜他一定是我們的市長先生。

阿媽指著電視叫我看,我看到市長先生在電視上拿著麥克風,說我又是勇敢,又是刻苦,又有堅忍不拔的決心,又有百折不撓的毅力,才能從鬼門關回來。他說得我整個人都飄起來,我一定是像國父一樣得偉大吧!

市長接著又說,他很抱歉風箏比賽被取消,所以我才沒有得獎。為了彌補我的損失,他決定送我一個秘密的獎品。然後他拿起一個盒子,擠過前面的記者,來到我的床邊。

我終於親自看到他本人了!他沒有國王企鵝那麼可愛啦。不過,他也不差,絕不會輸給澳洲無尾熊的。

我從他手上接下了禮物,記者們則在旁邊起鬨要我當著市長的面打開,市長也笑笑地說「好」,我就把它打開。

我的天呀,那是一支 ─── 風箏。

風箏上不是骷髑頭,也不是蝴蝶,是比無尾熊還可愛,面帶微笑的市長。

上面寫著 ─── 「台北市國際風箏大賽,特別第一名獎」。

我真的拿到第一名了!


最後一章

從此以後,神奇鬼怪的事情就一直跟著我,就像一般童話故事裏的王子和公主,永遠也分不開了。


最後一章的下一章

當你聽到人家罵你「豬八戒」,你一定會不高興吧!不過,假如你真的就是豬八戒,你還會不高興嗎?有一陣子,我就是豬八戒,豬八戒就是我,我們一起上學,一起吃飯,一起玩電腦,還有,一起被人家叫「豬八戒」!這就是我以後要跟你說的故事。

廣告

Comments on: "阿凡的世界(─)~ 龍山寺" (1)

  1. 好厲害的說故事高手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