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和平非暴力的省思

我不是和平非暴力的信徒。雖然我尊敬達賴,但是我也一直認為他的努力必然是失敗收場。

即便如此,我仍然希望我是錯的。前幾天看到他放棄自己的主張,我只有嘆息。

第一次聽到「非暴力抵抗」時,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有人這麼笨,竟會提出這種荒謬的理論呢?

漸漸地,我接受了這個理論,也對它有了一些瞭解。

可是,我對它的看法和一般人有相當大的差距。

首先,我認為在歷史上非暴力抵抗成功的例子裏,真正的英雄不是像甘地和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這些人。令人敬佩的其實還有他們所處的社會條件以及他們的對手。也就是說,在那個時代的社會、人民、以及對手的文明程度,都已經進步到無法以赤裸裸的血腥暴力去壓制以非暴力抵抗為手段的反抗者。英國人無法殘忍到以屠殺的方式來確保印度是大英帝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美國白人社會無法以鐵血手段來逼迫黑人繼續接受種族隔離 政策。在我看來,英國的殖民統治者以及美國白人社會其實才是值得稱頌的英雄。

在人類長遠的歷史上,能夠接受非暴力抵抗而且還被打敗的社會,也只存在幾十年而已。當人們在稱頌非暴力抵抗的英雄時,我看到的是偉大的現代文明。

因為我在看非暴力抵抗,往往都是從對手來檢視的。所以,對於一些提倡非暴力抵抗的團體,我只能感嘆他們必然的悲劇性。西藏人的對手是中國政權和文化社會,翁山蘇姬的對手是極權的緬甸軍事政府。這兩個對手鎮壓殺人都不手軟,對他們的非暴力抵抗根本不會有什麼效果。就算有諾貝爾和平獎加身,這些人的非暴力抵抗也只是在歷史上留下一個無奈的嘆息罷了。

非暴力抵抗運動的思想起源,一般認為是始於梭羅。臺灣人在看非暴力抵抗時,只看到光鮮的一面,常常忘了去問它最基本的內容是什麼。也因此,臺北街頭出現了紅衫軍,直接標榜了他們就是甘地、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抵抗,結果當然只是鬧劇一場。

非暴力抵抗的最基本動力是要用道德反差的對比來和國家政府機器對抗,進而來說服本來不支持的人。因為國家體制的龐大以及無所不在,必然會有所犧牲,而這個犧牲,必需要事先思考過,而且願意接受。換句話說,就是要違背國家法令,然後接受後果(入獄、罰款、退學、失業、解散、財產沒收)。

梭羅在他的著作華爾騰池 — 湖濱散記中,就親自去經歷什麼叫做犧牲。他在華爾騰池旁,把生活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他甚至紀錄到自己一天吃幾顆豆子就能過日子。於是,當他要實踐非暴力抵抗時,因為他自己一無所有,也一無所求,所以就算政府國家機器要沒收他的財產或拿走他的自由,他也能坦然相對。

也因為非暴力反抗所用的是道德訴求,它的領導人必需是道德上沒什麼缺點的(誠信尤其重要)﹔也因為要有一無所有的準備,所以實踐起來極為困難。嘴巴上說要實踐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領導者,在發現自己真的可能一無所有時,往往不知如何收場,於是就容易背叛支持者。

正因為訴求必須來自道德的感染,在現實上就有它先天的限制。除了在實踐上的努力之外,社會環境也是極為重要,尤其的對手的文明程度以及媒體的公正性。假如新聞媒體封閉受到控制,則不論道德如何崇高,也沒有人會知道,更別提要去說服別人了。而對手的文明程度更是決定了這種運動有沒有擴張的空間和時間 — 假如對手是殺人不手軟的政府,非暴力反抗就只是飛蛾撲火式的自殺而已。

梭羅認為美國政府是邪惡的,但還不至於邪惡到必須使用代價高昂的革命手段來推翻它。(不幸的是,美國還是要經過慘烈的南北戰爭來結束邪惡的黑奴政策。)身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他認清現實,絕不盲目 — 政府的邪惡程度和不合作運動的可行性是成反比的。

以邪惡的標準來判斷,緬甸和中國的社會沒有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空間,所以翁山蘇姬和達賴成功的機會渺茫。國際給緬甸的壓力也只是保住了翁山蘇姬的生命安全,而它對於中國就是根本沒有影響。

至於臺灣的狀況如何呢?

臺灣今天的媒體雖然兩極化,但還算自由﹔政府雖然腐敗無能,但是還不敢赤裸裸地以暴力相向。所以,臺灣還可以實行非暴力反抗來改變不義的狀況。

可是,臺灣的現況是動態的。最近的黑白兩道挾持王定宇事件、搶走路權不准向陳雲林示威、向中國投降,都顯示了馬政權是快速地把臺灣政府帶往專制邪惡的方向。假如臺灣人民沒有立下不可超越的底線,只是軟弱地邊抗議邊退讓,那臺灣將會連不合作抵抗的條件都失去。

很多人在談阿輝阿扁的功勞時,會提到他們最大貢獻就是「深化民主」。

我期望這是真的。

假如這個判斷是錯誤的,那台灣真的會萬劫不復了。

廣告

Comments on: "和平非暴力的省思" (11)

  1. 上禮拜才寫到有關於civil disobedience
    我馬上想到紅衫軍, 也很順便把它寫進去我的文章
    文章不是很美麗, 但是老師卻可以馬上禮會到我想表達的訴求
    畢竟, 我不是那種會寫很美麗的語言的學生

    按讚數

  2. a different angle and I appreciate it.

    按讚數

  3.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按讚數

  4. 昆蟲大難得寫長文喔。

    按讚數

  5. 我的想法是,由於西藏沒有經濟獨立的條件,遇上惡鄰,很有可能不論以暴力或者和平方式,都沒有希望了。和平方式也許可以爭取最多的時間,在藏人徹底失去自由(或者民族的 identity)前,將西藏文化儘量完整的保存下來。

    實在太過悲觀。但每每看到相關紀錄片或者電影時,總會有“這要怎麼繼續下去啊“的辛酸感。

    按讚數

  6. 我覺得台灣有非暴力抵抗的環境,可是民進党不會使用。
    7000警力保護陳雲林,大家靠近不了。如果大家不約而同地
    到一些辦手的囉嘍家散步,讓他們出不了門,並心情有壓力,要壞事並不難。
    沒有小囉嘍助威,這些大笨蛋是沒能力做事的。
    在台灣沒有主事者下,大家不約而言到某處散步,不是遊行沒有聚眾,
    一點也不違法。

    按讚數

  7. 版主這句"假如臺灣人民沒有立下不可超越的底線"很重要!大家應該討論一下底線要畫在哪裡。

    按讚數

  8. (A)~昆蟲先生說":也因為非暴力反抗所用的是道德訴求,它的領導人必需是道德上沒什麼缺點的(誠信尤其重要)﹔也因為要有一無所有的準備,所以實踐起來極為困難。嘴巴上說要實踐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領導者,在發現自己真的可能一無所有時,往往不知如何收場,於是就容易背叛支持者。

    我轉貼
    一篇中國高考滿分的作文

    下面的文章是中國前年高考的一篇滿分作文
    文章樸實簡單,要找出用字遣詞比這篇好的文章實在多不勝數,然而為什麼這篇小短文卻可以在千萬中國考生中得到滿分,看完就知道了。
    撼動了每一個改考卷老師的心靈…..

    【"誠信"漂流記】

    話說誠信被那個「聰明」的年輕人投棄到水裡以後,他拼命地游著,最後來到了一個小島上。

    「誠信」就躺在沙灘上休息,心裡計劃著等待哪位路過的朋友允許他搭船,救他一命。

    突然,「誠信」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陣歡樂輕鬆的音樂。 !

    他於是馬上站起來,向著音樂傳來的方向望去:他看見一隻小船正向這邊駛來。
    船上有面小旗,上面寫著「快樂」二字,原來是快樂的小船。
    「誠信」忙喊道:「快樂、快樂,我是誠信,你拉我回岸可以嗎?」
    「快樂」一聽,笑著對「誠信」說:「不行不行,我一有了誠信就不快樂了,
    你看這社會上有多少人因為說實話而不快樂,對不起,我無能為力。」說罷,「快樂」走了。

    過了一會兒,「地位」來了,誠信忙喊到:「地位地位,我是誠信,我想搭你的船回家可以嗎?」
    「地位」忙把船划遠了,回頭對「誠信」說:「不行不行,誠信可不能搭我的船,我的地位來之不易啊!
    有了你這個誠信我豈不倒霉,並且連地位也難以保住啊!」
    「誠信」很失望地看著「地位」的背影,眼裡充滿了不解和疑惑,他又接著等。

    隨著一片有節奏的卻不和諧的聲音傳來,「競爭」們乘著小船來了,
    「誠信」喊道:「競爭,競爭,我能不能搭你的小船一程?」
    「競爭」們問道:「你是誰,你能給我們多少好處?」
    「誠信」不想說,怕說了又沒人理,但「誠信」畢竟是誠信,他說:「我是誠信…… 」。
    「你是誠信啊,你這不存心給我們添麻煩嗎?如今競爭這麼激烈,我們不正當競爭怎麼敢要你誠信?」
    言罷,揚長而去。
    正當「誠信」感到近乎絕望的時候,一個慈祥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孩子,上船吧!」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船上掌著舵道:「我是時間老人。」
    「誠信」問道:「那您為什麼要救我呢?」

    老人微笑著說:「只有時間才知道誠信有多麼重要!」
    在回去的路上,時間老人指著因翻船而落水的「快樂」、「地位」、「競爭」,
    意味深長地說道:「沒有誠信,快樂不長久,地位是虛假的,競爭也是失敗的。」

    (B)~昆蟲先生以上內文~梭羅認為美國政府是邪惡的,但還不至於邪惡到必須使用代價高昂的革命手段來推翻它。(不幸的是,美國還是要經過慘烈的南北戰爭來結束邪惡的黑奴政策。)身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他認清現實,絕不盲目 — 政府的邪惡程度和不合作運動的可行性是成反比的。

    馬基維利很多人誤認為他是奸詐狡猾甚至是無道德的邪魔
    錯錯錯
    那是因為很多人未認真看待他的真實理論內涵
    他是說實話的偉人
    他以非常客觀的角度所謂科學的態度
    客觀細膩的觀察與研究政治與政府實際運作的人之作為
    無論在何處
    我們看見人類為了地位與職位的晉升奸巧的鑽營與陷害
    手段之卑劣不堪
    不只在政治圈也在專業團體裡
    製造業甚或是服務性機構
    在宗教團體裡
    教會裡
    俱樂部和其他志願團體中均涉及這些奸巧的鑽營與媾害
    這些普遍確鑿的事實
    印證馬基維利深入的洞見
    馬基維力堪稱是說實話的偉人
    很厲害

    所以人生就像看戲一樣
    等到快死的剎那
    看看這人生戲劇的腳本
    自己是屬於奸佞吃相難看的奸丞
    還是正直為大眾謀事的忠良
    哈哈哈哈哈哈
    人生的腳本
    由自己的良知所顯現
    所以人生很簡單
    沒有這麼複雜
    只不過很多人假借面具也好
    假借許多名義都好
    說穿了不過為了名利二字
    再由名利衍生出所有慾望
    人生其實再也簡單不過

    以下是轉貼文
    禪宗師父鳥巢名言: 三歲孩童雖知道,八十老翁行不得
    這是一個禪宗故事,白居易求問鳥巢禪師修行精進之道,禪師告曰諸善奉行諸惡莫做,大詩人可能覺得佛學之道,不過爾爾,而有輕蔑之意。鳥巢禪師告知斯言。其實,就是道理簡單,但著實知易行難

    唐朝有一位道林禪師,不住在寺廟裡,反而住在樹上,學鳥雀做了一個窩,後來就有人稱呼他「鳥窠禪師」。

    有一天,詩人白居易去拜訪這位鳥窠道林禪師,他一看到禪師搖搖欲墜的坐在樹枝上,就說:「禪師,您住在樹上,實在太危險了!」

    鳥窠禪師回答說:「太守,你的處境才非常危險!」

    白居易聽了以後,非常不以為然。他說:「下官是當朝的官員,我會有什麼危險呢?」

    鳥窠禪師說:「薪火相交,縱性不停,怎能說不危險呢?」
    意思是說,功名富貴場中,勾心鬥角,浮沉不定,危險就在眼前。

    (以下是多餘的隨便看看就好啦)
    白居易聽了以後有一些領悟,不過他轉了一個話題,問鳥窠禪師說:「什麼是佛法的大意?」

    鳥窠禪師就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白居易以為鳥窠禪師會有什麼高深的道理開示,沒想到只是這麼簡單的二句話,就很失望地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連三歲的兒童也知道呀!」

    鳥窠禪師說:「三歲兒童雖懂得,八十老翁行不得。」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首〈七佛通偈〉看起來雖很平常,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做得到?如果我們每個人不只消極地不作惡,還積極地去行善,人間那裡還有邪惡?社會那裡不充滿愛心和樂呢?所謂「千里路程從當下一步開始!」白居易聽了鳥窠禪師的話以後,終於改變了他的觀念。腳踏實地去做,就是禪的宗要。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人真複雜

    按讚數

    • 我說的「誠信」是政治領域上的用詞 — 不要說些自己做不到卻一下子就會被檢驗出根本是鬼扯的話。我沒有要她說出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

      我沒聽人說過馬基維利這個人是奸詐狡猾甚至是無道德的邪魔,我自己也不同意如此說法。馬基維利只是觀察而提供「贏的策略」,這些往往在道德的反面。我讀過至少兩本書提到「馬基維利手段」都是意含完全不理會道德、以邪惡殘忍手段達到目的在所不惜的意思。( 其中一本是Collapse )我說那本書邪惡,就是本於這種現象。

      按讚數

      • 感冒藥斯斯有兩種
        原來誠信也有兩種喔??

        Insect Reply : You must be in the Disney Land. Go to see The Enchanted, and ignore the happy ending.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