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本文採自超高水準的 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 ,原文標題是「台灣人對得起達賴喇嘛嗎?」 。基於冤有頭、債有主、各人造業各人當的理念,我將這裏的標題改為當事人。(當然也順便罵那些該罵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台灣人對得起達賴喇嘛嗎?

(圖博流亡政府在印度的所有地,因八八水災之故,二百名喇嘛在為受難的台灣人祈福,連結

在法國的這幾年,台灣很少像這幾天這麼受國際矚目,最近只要一提到我的台灣人身份,對方馬上會說:「達賴喇嘛正在你的國家訪問。」不再有人是露出疑惑的臉;畢竟達賴喇嘛的國際知名度與吸引目光能力,遠遠超越台灣數倍,「一人敵國」的國際現實,是許多自大的台灣人所不知的。

「世運」、「聽運」都只是國際第二、三線的國際賽事,只有像台灣這樣因故被國際孤立的國家,才會灑下如此龐大的預算舉辦之;當大家被這些場面感動至流淚之際,其實我只會苦笑:「賽事委員會找台灣的城市辦活動,真的是賺到了。」有一天,當中 國的干擾消失,台灣已是個正常國家時,也許台灣人回頭看看這段「小題大作的榮耀」,會帶著心酸吧。

許多人認為一場成功的「世運」替台灣人揚眉吐氣了,我必需說,台灣人要揚眉吐氣,花上這幾億台幣預算,還遠遠不如一項不費絲毫民脂民膏的動作:沒錯,就是邀請達賴喇嘛訪台。

(馬英九:「國民黨同志不要再罵達賴喇嘛了,他救了我啊。」設計對白)

不只台灣人揚眉吐氣了,作為台灣一國之首的馬英九,作為點頭放行的他,也揚眉吐氣了; 我打開今晚的一份地鐵報:一個立場偏保守派的報紙《Direct soir》,第四頁的「每日一星」正是馬總統的半身照,標題寫著:「他迎接達賴喇嘛」,滿篇的溢詞,哇塞,把「this man」寫得像一代明君;這是我在法文媒體裏所見過,對台灣領導人最吹捧的一篇報導,身為台灣人的一份子,即使對「this man」暗幹連連,即使明瞭他不配被如此吹捧(又不是他主動邀請的 . . .),但也得對於他「迎接達賴喇嘛」所受到如此正面肯定,感到與有榮焉。

邀請達賴喇嘛來台,是不是政治操作?答案已經很明顯了,恭禧馬英九,這項政治操作對於他個人的國際聲望,具有翻盤的作用;另一方面,台灣也終於可以從「不敢讓達賴喇嘛訪問的二流國家」名單中除名,稍可回復開放且民主的國家的身份,國家形象與知名度並且同時提升;可以說是舉國上下,皆受惠於此政治操作,更別說災民在人道上受惠於達賴喇嘛的部份。

(蔡英文:「我們反對所有政治操作,由此可推,我們還該反對所有政治人物。」設計對白)

達賴喇嘛雖然聲明這是一趟人道之行,他的原始動機也是在此,但作為被中國政權處處封殺的人物,「邀請達賴喇嘛」的這個動作,從來就是一種政治操作,這是國際政治的ABC。然而,蔡英文昨表示(連結):「…邀請達賴喇嘛訪台,藍營認為是綠營的政治操作 . . . 。我們現在看到很多人對達賴喇嘛訪台的批評,多是從政治的角度思考,這些批評的人已經陷入政治的邏輯。」

她的這項反應,犯了二個毛病,一是鴕鳥心態,如果這不是政治操作,如果我們不依政治邏輯來解讀,為何這趟「達賴喇嘛訪台」會對馬英九與台灣產生這麼正面、這麼有利於大家的政治效應呢?達賴喇嘛否認此行是政治操作,是謙遜於自己的政治魅力, 蔡英文否認這是政治操作,則只能說是自欺欺人。

她的第二項毛病是缺乏國際觀,「預見」不了這項政治操作的善果,以至於會去否認自己曾經出手。台灣的媒體環境基本上還是以中共傳聲筒為大宗,置身其中,很容易失去國際觀,誤把中國的反應視作國際反應,以為中國會生氣就該低調;殊不知,中國只不過是國際社會的其中一員,並且咎於其領導班子向來反民主、反人權、反人道的作為,中國所彰顯的價值與觀感,一直是與國際主流者相逆;在二選一之際,不斷放大中國單一國之感受,並且顧忌之而委身編造謊言,已經意謂著就政治思維架構部份,是被中共及統媒所收編了。

總之,蔡「英九」不應該否認這是項政治操作,也不該從人道與政治二選一,這不過是統媒設下的幼稚陷阱;她應該與統媒辯論,首先闡述人道與政治二者根本不會互斥,再者,論證政治的部份是對全民有利的,不分藍綠。

(陳菊:「我順從中央的指示,把您這趟台灣行的國際記者會給臨時取消了,哈哈。」設計對白)

不過,民進黨內有一位表現得更糟,幸虧國際媒體不知此事,否則民進黨的國際形象一定毀於一夕。

台派界有一個笑話,就是陳菊不論談論哪一件事,都有一個固定的發語詞:「本人從事人權運動幾十年…」這個發語詞,從2009年8月31日起,可以不用再提了,因為她在那一天,以政治髒手摀住了達賴喇嘛的嘴,陳菊主動告知以取消達賴喇嘛國際記者會的這項動作(連結),跟當年國民黨干擾黨外人士向國際社會發言的作為有何差異?

陳菊在怕什麼?以達賴喇嘛的智慧,他的發言會為主人帶來麻煩嗎?當然不會;王金平就此事向記者表示(連結): 「如果你們不問政治的問題,就沒有問題嘛,但是你們會不問嗎?」台灣如果配稱為自由民主的國家,任何一個國際賓客,從達賴喇嘛到陳雲林,都應該可以在台灣的任一場合發表其政治意見,並且召開任何型式的記者會;當台灣愈來愈多的人,思考模式如同王金平與陳菊,台灣的政治就是愈加中國化;此現象對前者而言,是惡習不改,對後者則可見價值淪喪。

(達賴喇嘛在打狗)

也許有人會說:「我就是目光如豆,我的國際只有中國,我只在乎中國因素,我只忌憚『中國人的情感』,才不管西方社會如何看輕台灣,因為中國才是我們的重要鄰國,它對我們影響不是西方社會可比擬的。」就算如此,我們的處理方式也不該如同目前國、民二黨協手演出的情節。

「達賴喇嘛訪台會破壞兩岸和平」是藍營在此事件唯一的論述,綠營對這個議題採取完全迴避的態度,等於是默認;其實,從各國案例來看,包括台灣前二次達賴喇嘛訪台,中共馬上扮出嗔怒的動作是一定會有的,部份交流也果然是暫時停嘎,但從來沒有真的破壞過二國關係,更遑論和不和平;藍營過度誇大中共的反應,只是用來嚇那些無知的台灣人。

再者,交流從來是該以互利為基礎,但馬政權過度親中的態度,許多交流都只是偏利中國一方廠商,三通就是最好的鐵證,再來,就算對台灣亦有利,通常也只對特定人士有利,例如,許多中國觀光客都只被帶到國民黨椿腳處消費;在民眾對這些疑慮未除之前,如果達賴喇嘛訪台能暫停一些交流,那是項意外的禮物吧。

(達賴喇嘛昨日會單國璽樞機主教)

關於國際社會對達賴喇嘛的接納,中國人必需學習接受,如此才能讓中國社會有轉型為開放民主的可能,也才能換取台灣的長久和平;但是,學習需要刺激來啟動,達賴喇嘛訪問世界各國,就是一劑苦口的葯針,大家輪番刺中國一小下,不僅代表自己的自由民主立場仍然堅守著,也意謂著對中國轉型盡一份心力;若有台灣人視中國因素有天大的重要,那更不該在此缺席。會提出上說,身處的環境給予我很大的啟發, 支持台獨的中國人,在法國比在中國比例高出很多,這是因為去中國的台灣人,大多不敢主張台獨立場,相反的,留法台灣人卻勇於、習於「刺激」中國同學,而我的確觀察到這些葯針在中國同學圈裏產生了美妙的化學變化。

達賴喇嘛雖然是一介尊者,但他的國家與台灣一樣,面臨了同一強權的壓迫,而且程度更慘烈,其實,不僅台灣需要達賴喇嘛,來給我們心靈慰藉、提昇台灣形象與知名度、暫息那些不對等利益的兩岸交流,他也需要台灣,這是他在華文世界唯一踏得進來的地方;台灣、圖博本來就該彼此扶持,這道理簡單不過了:被同一流氓欺負的二個人,都可憐到想出門走走就被流氓嗆聲,有必要欺負比我們更可憐的一方嗎?更何況他千里而來,著實對我們國家與總統幫助頗大,這些藍綠政治人物,做人可不要太低級啊。

廣告

Comments on: "呆小英 . 爛阿菊 . 達賴" (3)

  1. 這文章太好了!

    喜歡

  2. “達賴喇嘛訪台會破壞兩岸和平" Great! do it again! Who care what the bloody Chinese think!

    喜歡

  3. you can say that again!!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