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孔子在中華文化界被尊崇為「至聖先師」,地位自然是至尊至聖。從孔子的言論中,我們也看到了一再重複的仁義道德。可是,我們知道他的行為嗎?

高中時,我為了聯考而研讀「中華文化基本教材」。雖然內容枯躁無聊,可是為了考大學還是硬 K 了下去。

當時年少無知,雖然讀得痛苦不堪,倒也深信孔子仁心仁術,他的不得志是時代的大悲劇。

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孔子殺少正卯的報導,感到驚訝。接著,我在好奇心驅使,看了一下史記孔子世家。結果,孔子的殘暴,令我不寒而懍。

孔子曾經當過大官,所以他不是沒有實踐他言論的機會。雖然他得志的時間不長,但是,假如我們要在滿口仁義道德的外表下去看孔子的真面目,這段短暫的歲月應該是最有價值的。

在短短的敘述中,有兩件事說明了孔子本人是心胸狹隘、殘忍暴虐的。

第一件是他殺少正卯 :

《荀子·宥坐》原文:

「孔子為魯攝相,朝七日而誅少正卯。門人進問曰∶「夫少正卯, 魯之聞人也,夫子為政而始誅之,得無失乎?」孔子曰∶「居。吾語女其故。人有惡者五,而盜竊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辟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得免於君子之誅,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處足以聚徒成群,言談足以飾邪營眾,強足以反是獨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誅也。

く白話文 >:

孔子代理宰相職務,在第七天便下令殺死魯國的少正卯。門人問孔子說: 「少正卯是魯國有名望的人,老師才一上任就殺人,沒有缺失嗎? 」

孔子回答 :「坐下來,我跟你說我殺他的理由。人有五種罪惡,而盜竊還不包括在其中。這五種罪惡是: 1. 心地奸險,卻又智慧過人。2. 行事乖張,卻意志力極強。3. 講歪理又愛強辯。4. 學問淵博但知道的全是醜陋之事。5. 贊同並資助持不同政見者。只要是犯了這五者之一,雖然不是一般平民,仍需處死。何況少正卯兼有五種罪惡。少正卯並且在家裏聚眾收學生,講出來的言論已經可以鼓吹邪說、吸引眾人,程度已經可以造反獨立,是一般人眼中的傑出英雄,所以非殺不可。」

當意見不同時,這些「奸險、乖張、強辯、醒陋」的罪名就很容易套用,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假如柏拉圖或甘地這種少有的思想家落在孔仲尼的手上,免不了也是「不可不誅」了。

更何況,由我看來,孔子本人就很適合用這個罪名立刻處決!

這種假借名目誅殺不順眼政敵的手法,正是說明了儒家老祖宗本人口善心殘的本性。

孔子這種濫殺是為了剷除異己,雖然殘忍,倒還可以理解。可是,史記中所描述的另外一段,就根本是完完全全地以殘暴來治國:

《史記·孔子世家》原文:

定公十年春,及齊平。夏,齊大夫黎鉏言於景公曰:“魯用孔丘,其勢危齊。”乃使使告魯為好會,會於夾谷。魯定公且以乘車好往。孔子攝相事,曰:“臣聞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古者諸侯出疆,必具官以從。請具左右司馬。”定公曰:“諾。”具左右司馬。會齊侯夾谷,為壇位,土階三等,以會遇之禮相見,揖讓而登。獻酬之禮畢,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四方之樂。”景公曰:“諾。”於是旍旄羽袚矛戟劍撥鼓噪而至。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舉袂而言曰:“吾兩君為好會,夷狄之樂何為於此!請命有司!”有司卻之,不去,則左右視晏子與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頃,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宮中之樂。」景公曰:「諾。」優倡侏儒為戲而前。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曰:「匹夫而營惑諸侯者罪當誅!請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異處。景公懼而動,知義不若,歸而大恐,告其群臣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於魯君,為之柰何?」有司進對曰:「君子有過則謝以質,小人有過則謝以文。君若悼之,則謝以質。」於是齊侯乃歸所侵魯之鄆、汶陽、龜陰之田以謝過。

白話文:

定公十年春天 . . . 齊國官員過來進言說﹕「煩請演奏中的音樂。」齊景公說﹕「可以。」於是,一些歌舞雜技藝人和身材矮小的侏儒前來表演。孔子急忙登上階梯,說:「普通百姓人民敢來迷惑諸侯當殺!請命令主事官員去執行!」於是主事官員便奉命將他們處以腰斬。 . . .

 

孔子在諸侯聚會歡宴上,看到一些奉命前來表演的雜技藝人和侏儒,認為這是在迷惑諸侯,立刻找人來將他們推出去斬了(手足異處,應是腰斬)。

這種在現代社會根本是無法想像的殘暴行為,出自於口口聲聲以仁治國的孔子,不是很諷刺嗎?(假如生在現在,孔子會不會叫人把吳宗憲、張菲、甚至於林志玲都推出去斬了呢?)

臺灣的教育系統一再地對孩子們洗腦,說孔子的身教和言教是如何的偉大又偉大的。可是,他們只會叫孩子們去讀四書五經,對於這兩則「偉大」的故事卻是絕口不提。問題是,有這種思想的宗師竟然可以做出這些令人髮指的事,他的言教還有信用 (credit) 嗎?還值得聽嗎?

這樣的儒家身教言教,果真能夠實現,臺灣會是什麼樣的國家呢?阿富汗?北韓?緬甸?

事實上,我們應該檢討的一個問題是 : 誅殺異己、濫殺無辜、殘暴不仁的孔子在今日的社會到底還有沒有教育價值呢?

根據我的看法,答案是肯定的。

現代社會的人民必須能看穿執政者往往是滿口仁義道德,骨子裏男盜女娼,手段上殘忍暴虐的本質。

從這個角度來看,孔子的這些身教和言教也就是他在現代社會中應該有的教育價值。


孔子代行宰相職務的第7天,便下令殺死魯國的聞人少正卯。門人看不過去,問孔子說: 「少正卯是魯國聞人(有名望的人),夫子才剛上任就殺人,沒有缺失嗎? 孔子理直氣壯的向門人說:「坐下來,我跟你說,人有五種惡行,盜竊不包括在內,五種惡行是:1、心達而險,意思是一個心地奸險,卻又智慧過人。2、行辟而堅,意思是一個人行事乖張,卻意志力極強,不肯接受勸告。3、言偽而辯,意思是聽起來很有道理,實際上是偽言惑語,仍辯稱全是實話。4、記醜而博,意思是學問很淵博但知道的全是醜陋、荒謬、邪淫之事。5、順非而澤,意思是順著邪惡顛倒是非黑白,把錯誤潤飾為一件好事。只要是犯了這五者之ㄧ,不得免于受「君子之誅」,意即雖是具有文化內涵非竊盜之徒,因為思想邪惡,行為乖張,仍需誅戮。

何況少正卯兼有五種惡行。

少正卯並且在家裏聚眾成群,鼓吹邪說,嘩眾取寵,已是小人中的雄傑,所以非殺不可。

孔子又提了歷史上的案子強化其殺少正卯的正當性,提到湯殺尹諧,文王殺潘止,周公殺管叔,太公殺華仕,管仲殺付裏乙,子產殺鄧析史付,此七子者,皆異世同心(同樣有邪惡的心),不可不誅也。

最後引詩經:「憂心悄悄,慍於群小。小人成群,斯足憂也。」表示對群小的憂心及厭惡。

Comments on: "孔子的身教 — 殘暴不仁" (22)

  1. ~匹夫而營惑諸侯者罪當誅!請命有司!~

    白話應該翻譯成「我把你們當人看,我來教育你們,不要一臉cynical….」

    我的問題是,孔子為什麼只殺跳舞的小老百姓,而不是主事的官員?

    喔,余文喔!中國文化真的是一脈相傳,死的人永遠是最無辜的。

    喜歡

  2. 數千年後,台南女中還有人鼓動異端邪說暢言穿短褲的自由,符合孔子及文言文老頑固聯盟皆約可殺的標準。
    殺……..

    喜歡

  3. 那些言必稱"中狗文化博大精深"的人,我認為他們不了解中狗文化,只知道要拜中狗文化.那些啥洨古文聯盟的白痴就是最好的例子.

    按照經驗法則,這裡接下來就出現一些狗來吠說,不准污辱恐子之類又講不出道理的屁話,

    布袋戲裡的"儒教"一詞,還真是諷刺到的極點了~~~~XD

    喜歡

  4. 這篇借走了,謝!

    喜歡

  5. push up~

    喜歡

  6. 尖嘴猴腮的董事長 said:

    老子的智慧(《第十九章》)
    在老子看來,人類社會不要“聖智”、“仁義”、“巧利”,國家就大治了。這三種東西不足以治國,最好的辦法是,使人們著意于“樸素”, 少有“私欲”,不求知識,就可以沒有憂患了。 老子的社會歷史觀是不現實的,他爲了反對當時的剝削制度,從而反對一切社會制度。爲了反對剝削階級的文化,從而反對一切文化。爲了反對欺詐,從而反對一切知識。 這是他消極的一面。他以爲只有抛棄了智慧,人民才有百倍的利益,只有抛棄了文化學問,才能免於憂慮,這種思想,也被後世的統治階級所利用成愚民政策。 那麽,老子所嚮往的理想世界是什麽呢?是小國寡民的原始社會。他說:“小國寡民,使民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 使民複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聞, 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喜歡

  7. […] 孔子殺少正卯,因為他妖言惑眾﹔孔子殺雜技藝人和侏儒,因為他們迷惑諸侯 [1]。按此標準,吳國的使者應該做是 : […]

    喜歡

  8. 看底下的連結,怎麼在有些人眼中看來,同樣這件事情就變成孔子不是讀死書了….
    反正中國文化就是,真要幫人硬凹的話,怎麼說都可以的啦

    http://blog.yam.com/collegeofhumanities/article/29021195

    3、遙想孔子究竟何樣?在夾谷之會中,據理力爭,得理不饒人,依法斷人手足,豈慈悲態?但可見孔子讀書非是讀死書,能讓一國使其治理,則見文王之風,難怪齊國大夫黎鉏懼之。可見孔子確有治國平天下之本事,古人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非假想,孔子即實例也。

    喜歡

  9. 昆蟲上述貼文所云:當意見不同時,這些「奸險、乖張、強辯、醒陋」的罪名就很容易套用,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假如柏拉圖或甘地這種少有的思想家落在孔仲尼的手上,免不了也是「不可不誅」了

    所以…柏拉圖或甘地在昆蟲先生心中心裡的評價是歸屬於「奸險、乖張、強辯、醒陋」之流??

    喜歡

  10. 喜歡

  11. 喜歡

  12. 離開學校十年了 said:

    這兩則故事我以前補習的時候國文老師有聊過
    但是他並不是批評孔殘忍,而是罵孔子骨子也是法家
    第二則中齊公看到孔子因為有人在諸侯面前唱歌跳舞就把人砍了
    所以怕得立刻把土地還給人家,這擺明了是拿百姓當作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第一則也是,當然我們並不清楚孔子到底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可以砍人

    喜歡

  13. 只能說相對於同時代的西方文明,孔儒根本毫無可取之處
    可悲的是幾千年後的現在,人們不是處在不能做選擇的時候
    台灣人的小孩子腦袋還要被迫塞這些無意義的,偽道德的,教條式的垃圾
    還一堆人把論語,文化基本教材當成是寶

    喜歡

  14. […] 孔子看到殷瑋這種「大辯士」(或者應該是大便士),大概就是「拖出去斬了」吧![1] Share this:FacebookEmailTwitterDiggLike this: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post. […]

    喜歡

  15. […] [2] [3] [4] [5] [6]  [7] […]

    喜歡

  16. […] 真是這樣嗎?我去查了一下史記中的孔子世家,看到他短暫得勢時的作為,令我毛骨聳然。滿口仁義道德的孔夫子,種族歧視之深、手段之殘忍,在現實的世界能和他匹配的國家,大概就是北韓、緬甸和古巴了。[2] […]

    喜歡

  17. 高中上論語時,國文老師問我們對孔子的看法,
    同學說自誇,驕傲,往臉上貼金,膨風,看不起女人,
    因為選讀,老師幫你選好的,沒讀到蟲大這兩篇血腥殘暴的行為,
    不知孔子還有這樣的嘴臉,我們的教育真會替孔子隱惡揚善,
    這樣的教育真是狗屎,造神罷了

    喜歡

  18. 文史小叛徒 said:

    對於孔子確實不必造神,不過倒也不必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當時人的作為。古代是階級社會,有些作為和措施在當時人眼中其實沒那麼邪惡,把人造成神或打成魔其實都失之偏頗,孔子世家這麼長的文字,司馬遷還在文後加上了自己的總評,全部總和起來,才能夠對一個人下論斷。

    耶穌說,沒犯過錯的人可以丟第一顆石頭,即使是我們,也曾經或多或少做過一些不可告人的是、或動過什麼不可告人的心思,若是有人據此就把我們打成十惡不赦的壞人,我們自己應該也會感到莫名吧!

    我就是底下網友推文中,會告訴學生不必盡信書的國文老師。但我也不建議學生,延伸閱讀到一兩個片段,就當作把柄重新翻轉一個人的所有形象。

    Liked by 1 person

    • 整票留言裡面你說的最中肯。挑出一個人毛病並無限放大,這不就是鑽牛角尖嗎?

      若書讀的多或眼界開闊,自然用不同層次的思考,筆者想必讀了不少中外知識,我看完文章也換了另一種角度了解孔子。但是無可否認是孔子的影響力,還有世代流傳的思想,並不是單純洗腦,更是一種精神層面上的教化。

      吸收知識不難,但是轉化成智慧才是每個人的學問。:))

      Liked by 1 person

  19. […] 我當然也知道,孟子的「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基本上是他的願景。可是,儒家的願景,明顯地就是經不起現實的檢驗,史達林和毛澤東就是清楚的反例。即便是孟子的祖師爺孔子,滿口仁義道德,殺起人來也是絕不手軟[1]。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