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要談民進黨的內鬥之前,必須要有一個比較健康的觀念,那就是內鬥是正常的。不論是理念或利益,只要把人放在一起,就會有衝突。除了「家庭」之外,一群人的理念和利益一致的可能是微乎其微。

先想一個最簡單的問題 : 假如你要選舉,你是要從同志挖票比較簡單?還是從對手挖票比較容易?

換一個角度來問吧,在政治界,假如你要往上爬,外鬥(把餅做大)比較容易呢?還是內鬥(搶自己人的餅)比較容易呢?

當臺灣還沒有民進黨時,黨外的反對人士就有了內鬥。最有名的就是編聯會(新潮流前身)的激進派「小」朋友以「雞兔問題」路線之爭鬥倒了穩健派的康寧祥。(現在倒是很好笑,新潮流的「老」朋友像林濁水,常在報紙、電視上罵比他激進的支持者為﹝害人害己的﹞基本教義派。)

我們可以換個好聽一點的「黨內競爭」來談。不過,就我看來,「競爭」與「內鬥」本質上仍然是指同一個東西。勉強要將「競爭」與「內鬥」做一個區隔,大概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道德,一個是結果。

從道德的角度來看,「競爭」就是有風度的「內鬥」。問題是,道德也只是個人主觀所畫出非常不可靠的一條線而已。最鮮明的一個例子就是新潮流的一些人鬥倒康寧祥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我有風度),被鬥倒了就覺得全世界都欠他們(鬥倒我們的人沒有風度)。

或者,從功利的結果來分辯競爭和內鬥 — 「競爭」是有益的,「內鬥」是有害的。這種說法同樣是有問題的。「因」和「果」在政治(或其他社會科學)上,並不是黑白分明。什麼是有害和什麼是有益更不是那麼清楚。再用前面的一個例子來看,若有人說編聯會拉下康寧祥是對民主運動有益的,所以是競爭﹔而新潮流被「十一寇運動」拉下來是對民主運動的傷害,因此叫做內鬥,那也只是主觀的笑話。

當然啦,內鬥到處都有,不會僅限於新潮流的流內流外之爭。黨外時期有一個名詞,叫做「搶雞骨頭」。也就是說,國民黨壟斷幾乎所有資源,反對人士搶來搶去也只能搶到國民黨看不在眼中的一些小利益罷了。我有一位姓楊的朋友,他看當年民主運動人士的內鬥,要我心理有所準備,他說﹕「現在還只是搶雞骨頭而已,以後搶的可是大魚大肉。」

一般人的觀念中,「內鬥」的反面當然就是「團結」。大家都希望團結,一起努力,把餅做大,然後大家都可以分到比較大的餅。

說的很容易,理論上也很可行。可是,團結的困難度又是非常的高。為什麼呢?

「團結」的前提是大家要做犧牲、互相容忍,為了共同的利益而努力。問題是,你做了犧牲和容忍之後,是不是可以參與團結得到的成果呢?還是,在你為了團結而犧牲之後,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我們就拿李應元來當例子,他在民進黨沒人要選臺北市長時去選台北市長而落敗。然後呢,為了阿扁欽點羅文嘉選臺北縣長而放棄他在北縣多年的經營。接下來,他去雲林縣當副縣長,理由是蘇治芬說她只要當一任。後來蘇治芬決定要再選一任,李應元只好認了,想說就去選雲林縣立法委員,結果是黨內初選敗給劉建國。李應元除了立法委員有參加初選之外,都是為了團結而「讓」的。可是,團結到最後,原來的經營都泡湯,什麼都沒撈到,還被人批評他「什麼都想要」。(當然啦,他的「讓」有一大半也是因為實力不是太強。)

「團結」是美麗的口號,但是參與的人總是會學習。先不要說直接受害了,就算是直接受益,也往往會認為自己並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而心有不干。

更糟糕的自然還有「人性」 — 爭功‧諉過‧自以為是。

關於這個,我想到的例子是林濁水。他偏執地自以為是真理和正義的化身,「我可能是錯的」這種觀念似乎從來沒有在他的心中出現過。於是,民進黨執政,新潮流功不可沒﹔民進黨執政,新潮流分到的官位並不多﹔民進黨大敗是阿扁的錯、是林義雄的錯、是深綠「基本教義派」的錯(這種藍營創造出來的藐視性用語,他用得如此順口,實在不可思議),但絕對不是現在很清楚的投機派好友沈富雄的錯,也絕非在蘋果日報寫馬英九「並非貪瀆」的「好人」(摧殘民主還不邪惡嗎?)和主張單一選區的林濁水的錯,更不是從農運工運社運令人感動而起家卻在一執政馬上背棄這些的新潮流的錯。有這麼堅強的信念的人,團結的內涵自然不會再是相互容忍以及為共同的目標而奮鬥,團結自然必需要有前題,不接受我的路線和手段的,就是罪人,當然可以毫不留情面地上對手的報紙和電視臺向本來應該是同志的人開罵。

(其實,在十一寇事件中的主角,我還有些敬意的大概就只是林濁水,我《可能根本是一廂情願地》認為他是真心地在為臺灣而努力。我用這個例子不是要在這裏批評林濁水《雖然結果就是在批評他》,我想說的是,正常人都有一個傾向,就是將團體的利益和自己的利益與信念相等化,進而將自己的信念和利益強化到超越於委屈和團結的必要性。)

美國通用電器 (GE) 在上一次遴選 CEO 之後,其中一個落選者告訴當時的總裁 Jack Welch 說他會風度很好地留在 GE 為公司努力。 Jack Welch 回答說 : 「像你這樣優秀的人,雖然沒有選上 GE 的CEO,外界的公司都會搶著要請你去當 CEO,你不可能會留在 GE 的。」

Jack Welch 說的「無法團結」是人性﹔而妄想將最好的人才全數留在 GE ,共同團結為 GE 而效忠是反人性。

總結地說,要團結而不內鬥是非常困難的。

至於要如何達到「團結」的目標呢?那就是要順應人性,提供足夠的誘因(或威脅)。

許添財已經是民進黨的叛賊

廣告

Comments on: "民進黨 . 團結 . 內鬥 (1)" (2)

  1. 很高興能夠認識您

    喜歡

  2. 一點點修正,主張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是林義雄,那個人格者(不怕批評、也顯少有人批評的神格者)
    林濁水在修憲期間一直主張的是反對單一選區兩票制。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