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放屁教授 . 錢致榕

今天在自由時報看到一篇報導,是有關留美中國人教授錢致榕在臺灣放屁的新聞 :

在美任教二十多年的錢致榕舉例,美國大學殿堂每門課至少淘汰三分之一學生,「這是對品質負責」。但反觀台灣,大學課程太好過關,就連台成清交等頂尖大學也都如此,他直言:「但老師真的教得那麼好嗎?該擔心的是,大學品管是否出問題」。

每門課至少淘汰三分之一學生?拜託一下好不好,我在美國還沒有聽到敢當掉三分之一學生的教授。這個錢致榕根本就是在放屁。

首先用嚴格的邏輯來看。我以前在美國大學教過課,二十幾個學生當掉一個,不到 5%,所以這一句「美國大學殿堂每門課至少淘汰三分之一學生」是錯誤的。(一個反例可以證明整個原則的無效)

更何況,我們系主任那時還特別說我們這種課是比較難的(所以成績會比較低),那些學校球隊的學生都不會來修,所以不用擔心有「改成績」的校方壓力。

就算錢致榕說的是平均好了,我們還是可以計算一下 :

先看錢致榕說的一般正常狀況 (狀況 A ) :

1/3 拿 F,2/3 沒拿 F 的平均分佈在 A, B, C, D 上,GPA (平均總成績) =

1/3 x 0 + 2/3 x ( 4.0 + 3.0 + 2.0 + 1.0 ) / 4 = 1.6

或者,我們用極寬鬆的狀況來算 (狀況 B ):

假設沒有當掉的全部拿 A,雖然一般是 F 當掉,不過我們拿 D 算當掉。

三分之一學生被當掉,拿 D 是 1.0﹔三分之二學生沒有被當掉,拿 A 是 4.0。GPA (平均總成績) =

1.0 x 1/3 + 4.0 x 2/3 = 3.0

也就是說,按照錢致榕的說法,美國大學學生總平成績 (GPA) 應該是 (正常的狀況 A) 1.6, 絕對絕對不可能超過 3.0 (極寬鬆的狀況 B)。

那我們就舉例來看一些美國頂尖大學給的成績是如何 :

  • MIT : 3.2
  • Havard : 3.4
  • Yale : 3.6

換句話說,以哈佛耶魯來講,絕對大多數是拿到 A 和 B。就算是 MIT,被當掉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低。

我們再看一般學校這幾十年的狀況 :

美國的大學這二十年來,給的成績確是越來越寬鬆,但就算二十年前也絕對不可能是「美國大學殿堂每門課至少淘汰三分之一學生」。

我認為臺灣學生很可憐,整天要聽這些放屁教授以貶抑他們來成就自己的偉大。

在美國,這種教授一定會被學生嗆回去。

臺灣的學生應該要學美國學生為事實辯論的勇氣。這樣子,放屁教授就會少很多。放的屁也不會那麼得臭。

(當然啦,台灣新聞記者和編輯的水準也是低落的可以了,聽到這種放屁言論也不知道要稍微查証一下就登上報紙,真是丟臉。)

廣告

Comments on: "放屁教授 . 錢致榕" (14)

  1. 看起來真的有grade inflation的現象

    按讚數

  2. 這幾年教育經費吃緊 許多美國學校拼命招生 當三分之一的教授不多吧..當多了 會被「關心」加「約談」吧. (更何況家長上學校「爭取」學生成績的事也是有的)

    按讚數

  3. Edward Chen said:

    老兄所說同一篇報導,曾痛罵國內大學生差勁云云,令本人半信半疑.以本人親見的情形:小兒(兩個,看來都不算太愚蠢)進大學後,經常課前預習,課後讀書,討論,進行實作或弄報告等等,其大部分同學也如此,功課不輕鬆.即使如此,小兒的同學中,也陸續有些稍稍鬆懈而遭退學的.整體而言,這些學生的學習成果還不錯,絕非報導中所講的那麼遜.
    老兄舉數據解本人之惑,謝謝.

    按讚數

  4. 淘汰三分之一?吾在美三十餘年,未之聞也.若教學無方如此,且看學生在期末的student evaluations中如何控訴反彈,以後還有誰會選你的課?版主大批放屁教授,深得我心,為您喝采.

    按讚數

  5. 這個錢致榕大概也是跟洪蘭一樣是"腦袋裝大便型"的的教授.

    按讚數

  6. “實物"經驗….
    你了解什麼是實務經驗嗎?
    其實就是自然法則…就是"道"理….自然的物競天擇…其實就是"小孩子"說、想、感受到的殘忍!!
    淘汰三分之一?其"實"1/10都還不到…當你還在用數據佐證他人的錯誤時,表示你的思考還未實體化…
    當你將理論數據都實體化時,你就謙虛了,你就靜默了…因為你已經了解極限(數據)邊界之內(實體化)的差異在哪?!
    數據只是無限的收斂而已,而實體化之後又被世俗分為好的(成功)與差的(失敗)…
    不要將思考邏輯…都變得好像"理所當然"…因為你會喪失很多慈悲心…
    智慧是甚麼?!就是一切事物發想的源頭;而慈悲呢!?就是源頭向外的極限延伸。
    我們靈魂之所以被實體化為人類,就是要搞清楚實體化的極限在哪!?你可稱之為有趣、痛苦、或是"道"之內的把戲…
    成功是最爛的老師;成功只是失敗的最後一次結果!
    你可試想?做事一次就成功的人與失敗十次才成功的人。哪一個會是好老師呢?!
    我們的教育就是在教做事要一次就成功的人…
    因為…所以…因為…所以…可能…也許…然後……你認為太浪費時間,還是這樣做事才是對的!!
    多去了解實體化後的延伸是什麼…然後…結果呢?!這就是智慧—>慈悲的過程…
    知道極限邊界的人很多,但延伸極限的人卻很少!更何況我們都是還沒到達極限邊界的人呢??

    按讚數

  7. 這位Jonqian 講話相當趣味啊!XD
    昆蟲用數據來反駁錢致榕的「美國大學殿堂每門課至少淘汰三分之一學生」。
    這位Jonqian開始扯什麼實體化,開始胡言亂語跳針。
    至於他想表達什麼我不是很關心,對我來說不過是想想幫錢致榕辯護,但是越描越黑,變成在練洨話的可憐蟲。

    錢致榕大概想宣揚當人當越多的學校就是好學校這種鬼扯淡邏輯,所以隨口胡謅拿這個說嘴,說米國大學是多麼的嚴苛之類的屁蛋。

    敝人大學唸私立學校,敝校在不是什麼名校,不過我呆的科系也是每年21一狗票學生,甚至還有放個暑假回來發現同學少一半。好啦!畢業之後我們這些被「嚴選」出來有多威嗎!?我還看不出來,不過在社會上打滾口飯吃而已,也沒多別厲害。

    不過呢!我得這麼說,看看台大校長最近的演講內容(把大學生當小朋友看待),看看李家同、洪蘭這種在喜歡亂放炮的「磚」家學者,台灣教育低落也是可想而知,這些人還不要臉的端嘴臉訓人呢!

    按讚數

  8. 美國大學的淘汰率的確是1/3,台灣的確遠不及1/3,錢教授的確說的沒錯。也許你周圍有的學校有的科系到達三分之一,但是以全台灣而言,學生在大學裡學到的的確比美國不足。美國淘汰學生不是只看GPA ,學生入學時是不分科系的,所以還要另外申請major,申請到major還要取得畢業資格。我念的大學要申請工學院的平均GPA至少要3.0,而且某些科目必須要A以上。我教書時有2/3的人拿不到A,這些人會對畢業產生恐慌,因為有好幾種major可能因此拒絕他們的申請。我教書兩三年之後,的確發現有三分之一的人離開學校,因為他們只能申請自己實在沒興趣的科系(熱門科系都拒絕他們),但是學費又比台灣貴很多,更何況就算是冷門科系花大錢去念將來也不一定能取得major,因為取得major還有限制。

    錢教授說的資訊是正確的,台灣的學生如果要反駁,至少也要理解廣大的現像才罵人,我在台灣讀書時系裡只有一半的學生能畢業,但是我知道只有這個系這樣,全校只淘汰不到1/10。全台灣也不可能到達1/3。

    在美國能畢業也不表示有多威,也有很多靠爸族沒讀書一樣混得很好。但是對全國產業有很大的影響,因為專業人才不好找,就不能形成好的投資環境。很多跨國企業在台灣只願意投資技術中心,不願意投資研發中心,就是這個道理。

    按讚數

    • Did you read the paragraph I quoted from this guy? He said that AT LEAST 1/3 of college kids are flunked in EVERY course. “A" is not the criterion of flunking, I suppose this is common sense to EVERY American teachers and students.

      Please do not argue with something like “Taiwanese kids do not learn as much as American kids in college", nobody is arguing about that. The college education in Taiwan sucks, I totally agree.

      Please read, read, and read before showing your incapability of argumentation.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