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初選民調 . 唯一支持

く本篇是接續前一篇﹝民進黨 . 團結 . 排綠民調﹞>

我對於民進黨初選方式的變來變去,其實是不以為然的。

這種隨時可以改變遊戲現則的作法,有一個很大的危險性。那就是權力最大的,可以不斷地更改規則,來配合並鞏固自己(和自己派系)的權力基礎。

另一方面,我覺得民進黨為了「勝選」,已經到不擇手段的地步了。

首先,我們回到政黨政治的基本觀念來看。

政黨政治本來就是由兩邊(或多邊)推出自己人支持的來競爭,看看那一邊的路線、看法、意見比較受到大部份人士所接受,進而取得政權,實現(或實驗)政見。

這樣,將會突顯出競爭者差異之處,新觀念和新思想也比較容易出頭。這個不只是人的競爭,也是意識型態的競爭(和表演)。

而民進黨提出的初選剛好相反。

為了贏,採用的是全民調,不管阿貓阿狗想法是否和民進黨吻合,通通可以參與,和自己黨員信念的差距程度變得不重要,是否在自己黨員中受到支持也不重要。

我們來看一個極端的例子 : 先不談資格,假如馬英九參加初選,他的信念和民進黨完全相反,也完全不受支持民進黨的人所信任,但是他的民意調查卻贏了,那民進黨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全世界有那一個政黨政治是這樣搞的呢?

是啦,臺灣國情不同、民進黨黨員人數太少、支持民進黨的都太激進(也太愚蠢?)、等等等等的。

這些理由,在我看來,都是無能、懶惰和奪權的藉口。

支持民進黨的,在以前的民進黨初選,不是也選出陳水扁當了兩任總統嗎?和民意有那麼大的落差嗎?

上次民進黨的總統初選,謝長廷認為自己在黨員初選會輸,必需在民調上拉回。結果他卻是在黨員初選就贏了,民調根本就只是配合而已。這個也說明綠色支持者不是只會支持激進、絕不屈服、不知妥協的人,要不然出線的應該是臺灣永遠的革命家史明吧!

當然啦,假如民進黨可以完全違反政治學的政黨常理,發明出這種排除自己支持者意見的初選方式,進而取得政權,那也不是不可以啦。

只是,這樣拿兩千三百萬人的未來在做一個不符合政治常理的實驗,我的看法不是那麼正面就是了。

就因為這種排除支持者意見的民調太過背離常理,參選人及支持者希望他們(比較)支持的人能出線,喊出了「唯一支持」的口號。到現在搞得蘇貞昌和他的支持者跳出來批評蔡英文以及她的支持者,又是「詐術」又是「分裂團結」的,彷彿綠營的世界末日一般。

這件事,到底是誰的錯呢?

我認為兩個人都有過錯,只不過理由完全不同。(來人啊,拖出去各打五十大板!)

首先,這件事看起來意外,可是也不應該是完全令人意外。

不管是「對比式」、「並列式」或其他民調初選,表面上是要選出比較受到支持的候選人。可是,在「你贏就是我輸」的零合競賽 (zero-sum games) 上,它們主要的目的其實還是要刷下某一部份(甚至於是大部份)的候選人。

誰願意被刷下來呢?大家都不願意,所以都會在遊戲規則下找到自己最有利的手段。

民進黨的這種民調方法,造成參選者尋求支持時,假如宣傳只是「支持我」就變得沒什麼用處,必須改說「唯一支持我」,講白了,就是「只支持我,不要支持其他民進黨候選人。」

老實說,當我第一次聽到民進黨(市議員)候選人說「唯一支持」時,我的第一個感想就是這個候選人是王八蛋,怎麼可以在同黨競爭下推出這種「製造衝突與分裂」的文宣呢?

過了一陣子,我搞清楚民進黨初選的民調方式之後,才發現這些候選人只是在求生存而已。也就是說,他們做了混蛋的事,但是其情可憫。畢竟逼人去做混蛋事的制度遠比做混蛋事的人還可恨(譬如說 : 共產主義或納粹政權)。

所以,要追究責任,應該要追究到底是那一個或那一些黨中央的豬腦袋想出來這種初選制度呢?在黨內初選時,這些 豬腦袋看一個又一個的候選人提出「唯一支持」時都沒有感覺,不知道這樣不太好嗎?

領導者要居功,就要擔過,所以這些豬腦袋幹了這種事,最後大頭頭還是要負責。

而這些豬腦袋的頭頭是誰呢?是 ~~~~~~ 蔡英文主席!

所以,蔡英文在這件事有領導行政的過失。

那麼,蘇貞昌的過失在那裏呢?

他的過失在於「小題大作」。

首先,我們必需認清「唯一支持」這四個字,並不是蘇貞昌參加總統初選以後才出現的。假如這是「詐術」,那麼民進黨這段日子直接或間接參與初選的,一大半都使用過「詐術」。

我對道德這種東西很反感的理由,在這件事上又表現出來了。

蘇貞昌(和一些他的支持者)要用道德的角度批評「唯一支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等到謝長廷說出來之後才攻擊,正當性早已不存在了。

當我第一次聽到「唯一支持」時覺得很可惡。可是,漸漸地,「唯一支持」就和「反攻大陸、消滅萬惡共匪」一樣,只是一個傳統(雖然很不好)的儀式,「唯一」的涵意早就 改變了。

蘇貞昌不是剛從石頭蹦出來的,「唯一支持」是民進黨最近的熱門名詞,他早該習慣和鈍化了。

團結的真正內涵就是要有人犧牲,在曾大記者等人批評「唯一支持」是「詐術」之後,蘇貞昌假如真的那麼愛團結,就應該說這個「唯一支持」不是很好,但是民進黨的初選制度讓很多人必須這麼說,所以沒有關係。這樣子,就不會有什麼蘇貞昌一再提出的「分裂」、「團結」問題了,不是嗎?

可是從蘇貞昌口中說出來的,竟是具有高度道德色彩的「有所為、有所不為」,然後放任﹝他可以有影響力的﹞支持者在到處小題大作、煽風點火,甚至於到藍營的電視節目去,將「唯一支持」轉化成蔡英文的人格污點。

我雖然討厭「道德」,但是我其實不反對「泛道德化」的人,那個是他們的自由。我對這些人的標準很簡單,要有「一致性」(Be consistent.)

不喜歡「唯一支持」?可以,但是要一開始就不喜歡,不可以等到對自己不利才出來鬼叫。

甚至於,對自己不利才出來埋怨也是馬馬虎虎啦。但是用如此道德化的言詞來攻擊對手,就變成黨同伐異,非常不恰當。

邏輯是多面刃。你可以說「唯一支持」是「詐術」,我也可以說你以前都不批評「唯一支持」,現在對手的支持者在使用才批評,這種入人於罪才是不折不扣的詐術。

然後呢,你當然可以再編一些東西出來,我也可以再去編一些來回應,這種詭辯式道德式的攻擊,是可以沒完沒了的。一個把團結掛在口上的領導人,該做的就是要打破這種惡性循環,而不是在算計之後火上加油,亂中得利。

最後,我想說的是,蘇貞昌最近這些不適當的作法,不改我對他的尊敬。人都有情緒、慾望、目標,蘇貞昌比 99.9% 以上的人都強太多了,只是他的機會可能已經過去,太過牽強的執著不見得是好事。

Comments on: "初選民調 . 唯一支持" (3)

  1. 蘇共業及其幕僚如此牽強執著在這 “唯一支持"上,鬼叫嚎叫不停地打轉著地強調, 以為選民都是白痴, 看不出來他們正在循著楊秋興的模式, 以此為藉口作為總統初選民調失利後脫黨競選的佈局

    喜歡

  2. 企圖心強烈的人
    如果沒有堅強的信念或信仰支撐
    到最後~
    多半都會被"權力慾"所掌控
    蘇貞昌能夠擺脫這樣的慾望淵藪嗎?????

    喜歡

  3. 講得太好了 真的這種唯一民調 擺明看不起自己黨員的作法 實在有夠爛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