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黃春明 • 臺語文學

這幾天的一則熱門新聞是黃春明認為臺語不需要有文字,他更是反對用臺語這種方言來做文學創作。

他認為臺語已經混雜在官方語言的國語中了,並非被全然抹滅。另外,臺語只要在家中說就不會消失,這樣就可以了。

至於他比中指、用國語講髒話,這個我們就略過。

就我的看法,在黃春明的眼中,國語是優於臺語的。臺語所能扮演的角色就像古代的婢女一樣,它是上不了檯面的,只能在家中和底層社會有所功能。

這種說法,其實也有它的道理。

語言和文字就像是窗戶,透過不同的窗戶,你所能看到的景觀,是截然不同的。

只要客觀地將國語中文拿來和臺語臺文來比較時,我們自然會發現,臺語被使用於現代知識與生活上,是相對貪瘠的。以臺文來寫作,無論在讀者的數量和水準,都是比不上現有中文作品的。

這是社會菁英一般的共識和普遍的看法。

問題是,這樣的看法,是不是永遠都是正確的呢?

我認為,這個看法是否正確,必需要到五十年、甚至一百年後才會有答案。不過,這個答案又會決定於今天臺灣社會對這種看法的認同程度上。

也就是說,它一方面是以成敗論英雄;另一方面也是社會對它看法所產生的 self-fullfilling result(自我實現、惡性(或良性)循環的結果)。

怎麼說呢?

假如幾十年之後,臺語像上千上百曾經存在、但已經消失的語言一樣,不復存在。那麼,黃春明這樣的看法是正確的。

或者說,大家像黃春明一樣,都反對自己和別人為臺文努力。幾十年之後,透過臺文所看到的,除了荒蕪還是荒蕪。那麼,黃春明的看法也是正確的。

可是,除了這樣的未來,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呢?

我們就來看看以前發生過的例子吧。

旦丁的神曲(Dante Alighieri’s The Divine Comedy) 被認為是義大利文學空前絕後的偉大作品,旦丁本人也是全歐洲中世紀無人可以相提並論的詩人。文學評論家甚至有這樣的評論:「這個世界由兩個人平分,一個是莎士比亞、一個是旦丁,沒有第三個人。」

旦丁寫下神曲的文字是義大利文,而那時的官方文字是什麼呢?它是羅馬的拉丁文。而羅馬城又在那裏呢?在義大利!

另一個例子在日本。

著名的日本文學作品「源氏物語」不僅是人類史上第一部小說,它對於日本的文學和民族性格更是影響深遠。

「源氏物語」的作者紫式部用的文字是什麼呢?當然是日文。而當時日本的官方語言是什麼呢?是中文!

當旦丁以意大利文描述天堂與地獄時,當紫氏部以日文敘述皇朝宮廷的愛恨情仇時,我們可以想像,那時的文學作者和文學批評者,不論是正統的、是有權勢的、是認同統治者的、或是官方供養的,對於他們用不入流、只適合在家中使用的方言文字來寫作,會是有什麼樣的態度。

這些人對於旦丁以及紫氏部的嗤之以鼻,和黃春明今天對於臺文寫作的看法,應該是不相上下吧。

旦丁和紫式部假如像黃春明那樣鄙視自己的語言,認為它們只適用為家中溝通的工具,神曲不會誕生,源氏物語不會出現,今天也不會有人知道誰是大文豪旦丁、誰是大作家紫式部。甚至於,日本的官話應該還是中文,歐美文明應該還是只有拉丁文。

我無意去預測臺文寫作一定會產生像是旦丁或紫式部這種曠世文豪,我甚至於不敢斷然否定今天在臺文寫作上努力的成果不會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些,都只能在數十年或甚至上百年之後才能論斷。

文學本身就是引導人們作夢,做出往往是不可思議、無可想像的夢。文學家假如左支右絀地活在現實的限制之下,沒有勇氣去突破,最終也只能當個二三流的作家。歐美文學如此、日本文學如此、臺灣文學理當也就是如此。

文學作者如果自己沒有能力作夢,卻又配合霸權文化和政治勢力去反對和打壓其他作者的夢想,那是媚俗和無恥。

當我在看臺文寫作的爭議時,我看到兩個對立的理想和價值。

一方面,我看到臺文寫作者努力地在實現重重艱難的夢想。

另一方面,我在黃春明等人的身上看到的是狹隘、現實、媚俗、以及無知。

誰是對的?誰又是錯的?

答案對我其實不再是爭論的重點。

我喜歡有勇氣做夢的文學家,我也喜歡跟著他們一起作夢。這個,才是重點。

================

後記 : 真正不可不看的是這一篇「可以這樣來理解黃春明與蔣為文事件」。

Comments on: "黃春明 • 臺語文學" (5)

  1. 打到靶了
    文字化是種建制過程
    知識要要形成權力結構
    沒有文字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謂俗民文化不是因為比較俗或比較喊民(台語)
    而是因為地位並未處於權力核心
    如果處於權力核心的陋俗如「裹小腳」都可以成為民間效法的對象
    那真要說的話「幹你娘」的口頭禪為何不能很講得高級

    黃春民的想法就是否定台語文化的奪權欲望
    PTT有個香港人C大曾經解釋過
    廣東話的興盛和流傳除了朗朗上口
    還有個重要原因是可以完全文字化(音完整對字)

    以上 參考至光頭老婦科的知識-權力論分析

    喜歡

  2. 感謝昆蟲先生,
    台灣的語言與寫作問題,最主要的徵結在於台灣被外來殖民統治,並施以強制性的文化殖民教育(持續進行中的政治性文化霸凌),外來殖民統治者們及其媒体們當然既喜歡並照顧像黃春明這類不知自己被成功洗腦的台灣人,或者是肯乖乖順服外來統治以求得私人名利的台灣人….如台灣多數人能覺醒並有意扭轉這種外來的強迫的[反台教育],台語才有活路,否則將慢性死亡,…唉,不說了,感謝

    喜歡

  3. Your viewpoint reminds me of the book, Imagined Communities.

    語言 文字對建構國族認同有重要的功能
    所以KMT要處心積慮的消滅台灣文化和台語
    所以當年有一批御用作家 甚至當年的校園民歌我以為都有兼負消滅台語歌曲的責任
    自幾年前看破KMT的手腳後 曾經陪伴我成長的民歌 我再不願多聽 (雖然偶然聽到心中是有些淡淡的惆悵) 更不用說文壇上有"名"的作家的新作品 我也不再關心 他們有幾個是以台灣為主體創作的

    幾年來 我立志要認識近代台灣的文學創作者(在KMT"播遷"來台之前的作家)閱讀他們的作品 希望了解台灣土地曾有的面貌 感覺上這是一段孤獨的自我學習的過程 因為我的先生 我的朋友 — 和我有同樣成長背景的人 他們不認識 鄭清文 葉石濤 呂赫若 但是 張曉風 白先勇 朱家三姊妹 甚至香港的鍾曉陽都知道 真令人覺得悲哀 生氣
    回想起來 我們的受教過程是怎樣的被screw up!

    最後 我想為阿扁總統說句話 是他任內的努力 讓台語更普遍 說台語的人變多了

    喜歡

  4. 唯有突破侷限的框框才能真正得到文學的美!加油台灣本土的文學!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