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英雄無語

關於美國人在二次大戰、韓戰、越戰等等的戰爭經驗,我看了一些紀錄片(像是 The War) 、聽了一些書( 像是The Greatest Generation, Reporting War ) 。我發現一件很特殊的現象,那就是「英雄無語」。

絕大部份得到獎章的美國戰地英雄,都很不願意談到自己在戰爭中的經驗。當被問到他們得到勳章的事蹟時,最標準的答案就是「我只是做我的工作。」(I just did my job.)

這個現象,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美國人一般是膨風的,他們很會說自己有多少又多少貢獻。可是,在最令人感動的事件上,當事人卻一反常態,安靜得令人無法想像。

前幾天聽到一位戰地記者的一段描述,稍微解釋了這個現象。

我所能記的已經不是那麼清楚了,他大概是這樣說的 : 「我對於宣稱自己在戰爭中有多英勇的人感到可恥,也對於將戰爭染上浪漫色彩的人感到厭惡。這些人有親自體驗同伴被砲火打到身體裏面器官流出來的經驗嗎?當你被突擊,連敵人在那一個方向都不知道,而你只知道立刻找掩蔽,甚至於有意識或無意識地躲到同伴後面,希望子彈打在別人,而不是你自己的身上,這種醜陋的感覺,你能感覺到嗎?」

我想,另一方面應該是所謂「倖存者的罪惡感」。這些活下來的英雄,即便是視死如歸地立下戰功,仍然無法將自己拿來和死亡的戰友相提並論。

我想到台灣這些當過兵(包括我)卻完全不知戰爭為何物的臭男生,一講到當兵就口沫橫飛,根本就是可笑。

另一方面,我也想到那個整天在鬼叫自己對民主運動有什麼又是什麼貢獻的無恥施明德。(或許,呂秀蓮、陳菊 too?)

Comments on: "英雄無語" (9)

  1. 就算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大都也會保持緘默,畢竟那是「合法」殺人、泯滅人性、慘絕人寰的事情,回憶是痛苦的。

    只有那些根本沒有真正交戰,一路竄逃的才會膨風、吹噓當年是多麼勇猛,其實,這些人都是逃得比誰都快、躲得比誰都遠! 一天到晚最愛談「八年如何如何的」就是屬於這類吧?

    最後論述應對比過去的政治受難者大都不願去談坐牢時的情景是否比較適宜? 愛談這段者幾希? 大概就剩施某吧?!

    喜歡

  2. 戰爭是殘酷的,極度沒有人性!能夠倖存的英雄,一定不願提到及回憶戰時的情景,並且不居功.諾曼第大空降影集的主角 Richard D. Winters 本人曾在專訪中,提到他的一位戰友回答孫子所提的問題(孫子問:爺爺,你是大戰的英雄嘛?),說,相信歷經戰爭摧殘的英雄戰士都會這麼想!

    喜歡

  3. 抱歉,補上他的戰友回答是

    喜歡

  4. 我不是英雄,但我與英雄們一起服役!

    喜歡

  5. 我突然想到我媽常說的:
    如果你是真心幫助人或做了什麼貢獻,那就別說出來討人情。
    這應該等於英雄無語吧?!

    喜歡

  6. 輸光頭跟失明的, 還有呂後, 應該都不會來讀蟲大的文章

    眼裡, 心裡除了我,我,我,以外別無他物的人, 就讓他們埋葬在歷史垃圾堆裡吧
    過五年十年後, 看還有誰在提這幾個天天講當年勇的人?

    喜歡

  7. 抱歉,補上他的戰友回答是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