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我一直想在結束我所聽的文法學院課程後寫心得和感想。可是,每次的感想都是一大堆,寫下來大概三四個小時是跑不掉的,所以根本就沒有那種完整和靜下來的時間可以寫出來。

這幾天,剛好被邀請到很像是 Facebook 的 Google+。

我一向支持 Google,因為它是唯一敢對中國吐口水的大公司。

所以我就把它當新玩具來玩,也因此想到可以每天寫一些聽這些課的感想,當成每日小心得來看,這也算是新的嚐試。

—  07/19
開始聽「Machiavelli in Context」(馬基維利和其歷史社會背景),我猜大概是君王論的分析分析再分析。

不知什麼是「邪惡」的人是無法和邪惡鬥爭的。(像是相信什麼慈悲無敵人的阿扁?)

所以,我對「邪惡」一直很有興趣。

我覺得自己有些走向浮士德的感覺 . . .

—  07/20

聽「Machiavelli(馬基維利) in Context」前三節課。 (共24節)

1. 他的君王論只是他眾多著作的一部份
2. 他的背景就是中世紀文藝復興的背景(佛羅倫斯)。
3. 他不是那麼「邪惡」的人
4. 「君王論」是政治學最重要的一本書,很多人認為這也是第一本。(也有人認為應該是柏拉圖的著作)
5. 馬基維利堅決主張「共和」的政治體制。

—  07/21

聽「君王論」時,想到司馬光的資治通鑑。

這兩本書一樣都是為君王治理國家而提出意見。(拿歷史當鏡子?)

不一樣的是「君王論」一個人三個月完成,。「資治通鑑」是一群史學家,十九年完成。

「君王論」成為政治學的始祖和最重要的教科書﹔「資治通鑑」只成為中國歷史一部重要(卻沒什麼人去讀)的歷史文獻。

差別是什麼呢?

中華帝國在思考的單調性綁死了任何重要思想突破的可能性。

—  07/22
馬基維利有些像孔子,都是政治動物卻不得志。

不一樣的是馬基維利從頭到尾都效忠於 佛羅倫斯(國)和他夢想卻尚未存在的義大利﹔孔子則是週遊列國,有奶就是娘。

另一個不一樣是 馬基維利 談現實政治﹔孔子談道德(政治宣傳?)。一個走向現代﹔一個鎖入古代。

—  07/23
教授拿他和亞里斯多德來比較。

亞里斯多德派他眾多學生到各個城邦研究政治結構和運行狀況,然後寫報告。馬基維利則是上下研究古今歷史,又曾經是外交官,所以也是從真實狀況來提出看法。不同的是,馬基維利寫下來的是現實政治(權力和控制)如何運作的;而亞里斯多德研究的目的和重點則是尋找理想的政治制度。

教授稱馬基維利為第一個現代人,大概就是說他能不被道德觀綁架,是一個真正能看到現實的人。

君王論中的統治手段,確是「非道德」。

拿君王論的學說來檢驗民進黨和國民黨的統治,民進黨三十分,國民黨八十分。

馬基維利真正有料的著作,其實不是君王論,而是 The Discourses on Livy (利比<羅馬史>的討論), 可是一方面它比君王論厚很多。另一方面,它主要是從另一部 Livy 的羅馬史做評論,而Livy 的羅馬史本身就是可以擺滿一層書架的超級鉅作。因此,讀 The Discourses 的人不多。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The Prince 是為了求得一個官位而寫,耗時三個月。而 The Discourses 是為了宣傳他的理念而寫,前後花掉數年的時間。

The Discourses 提到馬基維利對於共和國政治體制的一個觀察,深得我心,也令我感慨於臺灣社會的幼稚。他說社會上普遍對於爭議與抗爭感到厭倦。可是,假如沒有爭議和抗爭,共和體制不會產生。

換一種說法,假如沒有「分裂族群」「撕裂社會」,民主根本就不會存在。很多說「分裂族群」「撕裂社會」的人,骨子裏其實就是反民主。

(我一直想寫一篇「讓我們分裂族群」,可是實在定不下心來好好地寫。)

—  07/24
老實說,我本來不想借這套馬基維利課程來聽的,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有什麼單獨個人值得用一整個課程來描述。更何況,馬基維利本人也沒有什麼偉大的成就。

可是,聽到一半之後,我發現我錯了,馬基維利在政治、軍事、以及社會方面,創立了非道德的思考方向,這個方向的原創性和影響性,應該可以超越類似牛頓或愛因斯坦在物理學上的地位。

—  07/25
馬基維利觀察歷史得到全新的見解,再從歷史事件去証明他的看法。他一直強調,要仔細觀察,歷史事件可能表面類似,但本質卻完全不一樣。他說領導者掌握權力之後,一定要做一件大事,一件大家都會記住的大事。

他舉的例子是羅馬共和國創立者(國父)的 Lucius Junius Brutus (盧修斯 尤尼烏斯 布魯特斯 )。

羅馬本來是王國,因為布魯特斯領導,革命成功,才建立共和體制。

布魯特斯就任之後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把他圖謀推翻共和國的兒子處決。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Lictors_Bring_to_Brutus_the_Bodies_of_His_Sons)

他說他假如不能要求自己,就不能要求其他人。

我想到阿扁。

阿扁上任後,我記的最清楚的就是他低聲下氣(下死下賤)地去拜訪極右派的王昇和聯合報,尋求和解。

然後我想到他的兒子在眾人合作、眾目睽睽之下,增額錄取司法預官。

前者讓人看出他的懦弱可欺。

後者讓人開始將他的道德形象逐步摧毀。

這兩件事,都是馬基維利告之誡之,絕對不可以做的。

—  07/26
中華帝國幾千年文明產生的書籍,最被西方人重視的,應該就是「孫子兵法」。你到美國書店去看,它的位置很顯眼﹔你到電子書的書店尋找,它也是免費書籍的前幾名。換句話說,西方人真正願意學習的中華文化,絕對不是孔孟儒家的那些垃圾。

孫子兵法說 : 「兵者,詭道也。」。所以,也可以算是詐術。

馬基維利和孫子兵法其實有些類似,都在求勝。事實上,馬基維利也出了一本和孫子兵法一樣英文名稱的「The Art of War」(戰爭的藝術)。

不同的是孫武本身就是名將,有實際戰果可以証明他的學說。

不過,孫子兵法只是偏向軍事,又沒有真實例子來分析實用,非常可惜。

馬基維利的著作則是以政治為主軸,以實際的歷史典範當研究的實體,再加上歐洲歷史和政治的複雜和多樣性,以致於他的著作變得更加生動。

—  07/27
馬基維利認為宗教是非常重要的「工具」。馬基維利認為基督教在當時的儀式習俗,使得佛羅倫斯的人民弱化,沒有戰鬥力。(看法和後來的大歷史學家 Edward Gibbon 將基督教當成羅馬帝國覆亡的主要理由可能類似吧!)

我倒是認為佛教,尤其是輪迴的概念,才真的是奴才的養成哲學。

教授對馬基維利翻案,認為他是一個偉大的人道政治思想家。他對於共和體制的思考,深深影響後來的民主國家。(譬如美國)

這一門堂,今天結束,五顆星。

Comments on: "馬基維利 . 研究 . 感想" (8)

  1. 好文,台灣知識份子人人如此就好了。歷史的僵局,本來就是要創意解決,創意來自歷史的廣闊視野。

    喜歡

  2. 昆蟲:馬基維利很棒吧~??哈哈哈哈~相信我了ㄏㄡ?

    喜歡

  3. 昆蟲還有一點你又錯了
    你應該再去深究基督教,它.其實也講輪迴~
    “研究",應該要客觀且深入,而非隨意妄下"論斷"
    太多的"bias"會障住自己看到真相而讓自己失掉許多珍貴的人;事;物的面相
    我們一起在有限的生命中一起學習吧~

    喜歡

  4. 還有馬基維利並不邪惡,他對人性所有的面相看的非常透徹而不矯情是個直心的哲人

    喜歡

  5. 台灣知識份子人人如此就好了

    喜歡

  6. 我一向支持 Google,因為它是唯一敢對中國吐口水的大公司 這話真不錯

    喜歡

  7. […] 在它之前的政治學家馬基維利 ( 1469 – 1527 )也認為基督教的儀式,使他的人民懦弱。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