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蝗蟲專欄> 九二共識

馬英九告訴我們九二年的辜汪會談有九二共識,內容是一中各表。

辜振甫生前說沒有九二共識,當時的主政者李登輝也說不存在九二共識。馬英九硬要有九二共識。

其實九二共識的名稱並不重要,到底共識了什麼才是重點。

馬英九說九二共識的內容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胡錦濤說有九二共識內容是「一個中國原則」。

「共識」的意思就是共識的雙方對共識的內容沒有歧異。而「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和「一個中國原則」顯然是不相同的內容,怎麼能稱做共識?

馬英九要澄清九二共識的真偽並不困難。

他只要以公文致共識的對手胡錦濤,問明白是否同意九二共識的內容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如果胡回答:「Yes」不就結了嗎?

馬英九怎不簡單的處理問題,而一再地牽扯李登輝,讓病後休養的李登輝生氣?

因為,馬英九明白胡錦濤和他沒共識,「一中各表」是一則騙人的謊言,「九二共識」是包裝謊言的外套。

Comments on: "<蝗蟲專欄> 九二共識" (2)

  1. 國共都說有九二共識而且都說如果沒有九二共識則兩岸談判往來無法繼續 ,表示真的此九二共識是國共間的共識,中共老是說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而且一說再說,除ㄌ說一中各表有聽過國民黨反對一個中國??很明顯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定也是一個中國,不是?

    喜歡

  2. 轉貼網友文章:

    透過爭取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來破解其危害

    在2000年「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發明後,中共方面一直將其內涵定義為「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而不認爲「九二共識」的含義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換句話說,其對「九二共識」的定義是「只有一中,沒有各表」。況且,「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兩者有何不同?不但國際社會容易混淆,使用中文的兩岸人民中,能徹底搞懂的恐怕也不多。

    因此,若臺灣使用「九二共識」一詞做為兩岸談判的基礎,並同時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在國際上容易使人誤以為臺灣政府本身也同意(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認定的)「一個中國原則」—-臺灣是現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如同香港與澳門等行政特區一般),而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國號為中華民國)。可見這種做法(詮釋法)非常不利於維護臺灣主權獨立的現狀。

    「九二共識」既然是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的抽象概念,那麼,它本來就不意指某個具體存在世上的東西。一個抽象概念之所以是抽象概念,乃因為其只存在於人們心中(只在意念想像中存在),而不是人類感官所能明確察覺的某個具象東西。如同「人道主義」一詞,人們只會對「人道主義」一詞的涵義有所爭議,而不會去爭論「人道主義」這個東西到底存不存在的問題。同樣的道理,對於那些聽過「九二共識」此一概念,並且了解其被詮釋後的涵義的人們而言,「九二共識」此一抽象概念就已經存在於他們心中了。

    換句話說,「九二共識」,做為一個抽象概念,既已被人創造出來,那麼就已存在人們心中,而其主觀存在本身,也已成為一個客觀事實。因此,在1992年當時,國共香港會談到底有沒有什麼「九二共識」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從「九二共識」一詞於2000年被創造出來後,這個概念本身已經事實存在於這個世上了。可見,若一再爭論「九二共識」存不存在的問題,不但不智,也顯得荒謬。民進黨與國共爭論的重點,應從爭論其存不存在,轉而爭論其涵義到底是什麼,也就是說,民進黨應該去爭取並主導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

    一個「沒有共識」的共識,居然可以成為共識來各自表述,那麼,民進黨為何不也來「一個共識,各自表述」:中共對九二共識有一套自己的定義,國民黨對九二共識也有一套自己的定義,民進黨當然也能對九二共識有一套自己的定義(例如,九二共識,就是九二會談的精神,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或者「憲法各表」…… 等)。中共目前的做法,正是利用「九二共識」一詞來包裝其「一個中國」原則以遂行其統戰目的;國民黨的做法,則是利用「九二共識」一詞來包裝其「終極統一」的目標。然而,倘若民進黨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取得(或至少動搖)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使其內涵與「一個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脫鉤,中共就無法再完全稱心如意地使用「九二共識」這個華麗的辭彙。至此,若中共仍要強行其統戰目的,就會被迫再度搬出其「一中原則」或「一國兩制」的老論調,然而臺灣民眾對「一中原則」或「一國兩制」的接受度必定遠低於對「九二共識」一詞的接受度,如此一來,民進黨就不會在選舉中因「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而一再吃虧。

    1992年會談的基本精神與默契本是「擱置爭議」與「求同存異」,因此,兩岸的事務性協商,理當如同1992年會談那般,不去牽涉政治性的議題,如此一來,才能在不損及雙方主權地位的情況下,實際回歸1992年會談的基本精神,進行務實的協商與交流。1992年做得到,沒道理20年後做不到。現在與未來的中國領導人,如果考慮到後世歷史評價的問題,應該沒有人會自甘屈於20年前汪道涵先生的氣度之下。

    「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本是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的基本道理,可歸屬於沒有爭議的普世價值的一環,沒有被拒斥的道理。如同蔡英文在第三場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說的,「我們主張:兩岸要和平交往,要互利互惠,如果雙方還有歧見,我們願意擱置爭議,透過協商對話,尋求相互諒解的空間。…… 對於1992年,兩岸願意『擱置爭議、協商對話』的務實態度,我們一向抱持肯定的看法。」這也正是其主張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意思。(關於蔡英文對「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說明,可參閱以下影片。)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oRMEawWBGGg

    可惜,蔡英文選前並沒有進一步把此一看法與「九二共識」一詞連結起來,徒讓國共兩黨瓜分對「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的詮釋權,以致功虧一簣,實可謂:「有為者,譬若掘井,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猶為棄井也。」

    中國領導人,面對汪道涵先生當年也認同的「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此一普世價值,本就沒有拒絕的道理,況且,一旦民進黨能成功地在某種程度上把「九二共識」的內涵重新詮釋為「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將「九二共識」一詞賦予全新的意涵後,不但接受此共識,而且鼓吹此共識,那麼,在臺灣民眾對「擱置爭議、求同存異」也有共識的情形下(形成臺灣共識),中國政府對此勢必將更加難以拒絕。如此一來,不但解決了「九二共識」一詞對臺灣主權地位所可能帶來的危害,也自然解決了民進黨被中間選民與經濟選民所詬病的兩岸罩門問題。

    以上原文網址:http://corneredblog.wordpress.com/2012/02/09/1992-consensus-solution/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