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く接自漢文 . 臺文 . 語言 . 文字 (一)  漢文 . 臺文 . 語言 . 文字 (二)

一般人對於文字,總會覺得那是很多人,經過很長的時間、非常多的努力,然後逐漸形成,約定俗成後為大家所接受,才能一代一代地傳下去,並逐漸緩慢地改進而成長。

這種看法,對於像中文這樣複雜的文字,大概是無庸置疑的。

中國傳說中的倉頡造字,是無可考証、神話式的故事。即使倉頡真有其人,他所能夠創造出被大家所接受的字,也必然非常有限。

可是,歐美系統字母式的文字上,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當年歐洲人的往外殖民,並非全然是邪惡的。他們往往也帶給被殖民者文字,讓當地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擁有他們自己的文字。我們所看到發生於臺灣的新港文只是不少例子其中的一個。

這些新生的文字,一般都是殖民者所為。他們按照被殖民者的語言,套上殖民者本來就熟悉的文字型態,重新組合而成。需要的時間其實不多,大概沒幾年即可完成。然後,再藉由殖民者所擁有的權力和影響力來推廣。

文字可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形成,對於生活於中華帝國文化圈的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更不可思議的,則是一個美國印第安人,一個沒有接受過任何的教育、不折不扣的文盲,以一己之力創造出被衆人所接受的文字。

這個印第安人屬於 Cherokee 族,名叫 西魁亞 (Sequoyah),  他因為工作的關係而和白人有所接觸。

白人可以讀書的現象帶給他極大的震撼,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將文字帶給他的族人,不達到目的絕不罷休。

一開始,他和人類文明初始時的作法一樣,一個符號代表一個字。

經過一段努力,在他瞭解到這種作法的複雜程度超出他的能力以及族人可能接受的範圍後,他將所完成的努力完全放棄。

然後,他重新開始。

這一次,他改用字母式的文字。他一方面自己設計這些字毋,一方面到白人的書籍去「借用」一些 ABC 的符號。

有趣的是,他根本就不認識英文。他甚至於連這些字毋的音都念不出來。

於是,同樣的字母,在英文和在他設計出來的文字之中,發音和功能完全不同。

雖然建構出文字,他的族人根本還是當他是瘋子,沒有人理他。

沒有人要學怎麼辦?他只能拿他女兒當實驗品,將他的發明出來的文字教給自己的女兒。

有一次,他在一個族人的聚會上做示範。他將族人講的一些話寫下來,然後再叫他不在埸女兒念給大家聽,以事實證明他發明出來的文字是確實可用的。

於是,開始有少數人跟他學:然後,越來越多人學習這個文字。

在 1825年,整個印第安的Cherokee Nation 將這個文字訂為官方語言。

為什麼這個文字這麼快被接受呢?

因為它容易學容易記。

至於它到底容易到什麼程度呢?

據說,一個完全不識字的族人(在此之前,他們沒有文字),只要兩週的學習就能閱讀。

後來,這個族的識字率甚至於超過住在他們部落附近的白人。

西魁亞創造文字的過程所反映出來的,剛好也正是人類文明幾千年的經驗。

一開始,最直覺、最原始的想法和作法就是以圖形來當文字,這是幾乎所有文明的起源。

然後,用發音拼湊出整個語言的方法被發現。假若圖形文字還沒有根深地錮,字母式的文字幾無例外地很快就佔到了絕對的優勢。

從這個超乎我們想像的例子上,我們又學到了什麼呢?

第一,文字只是語言的重現,它可以很快地被創造出來,也可以很快就被學習起來。

第二,文字不像語言,它不見得有我們想像中的複雜。

第三,文字的普及化也不是非常困難。

這些,當然都不是我們學習中文的經驗。

我們只要回想自己要花多少時間在學習已經成熟的中文,就可以體會到,圖畫系統的文字和字母系統的文字,差距實在大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世界文明基本上是互相學習,去蕪存菁的。可是,在學習新的思考方式和生活習慣時,舊的也往往要被放棄。

不幸的是,習慣轉換的過程往往是痛苦的。

像中文漢字這種東西,每一代已經在使用它的人都可以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繼續使用下去,讓下一代、下下一代、下下下一代繼續受苦:另一個選擇是接受改變的痛苦(讓自己變成文盲,再學另一個文字),讓子孫後代可以有一個比較容易、比較進步的文字。

對於放棄漢字這件事,我是完全悲觀的。我們只要看日本和韓國在這一方面所做的努力和他們所能達到的結果,就可以知道文字的慣性有多強了。

可是,當我看到臺語文字化時,我就沒有那麼百分之百的悲觀。

基本上,過去臺語的漢字表達已經遺失,而羅馬字也沒有多少人會使用。所以,現在的文字化可以算是「新」的。

另一方面,自認為是中國知識份子的人,對於臺文基本上是不屑一顅的。他們對台文的忽視,可能反而是台文最佳化的機會。

而且,假若我們希望孩子們的台文學習不會變成「寄生」於國語的次級品,最好還是不要用漢字。

更重要、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字母式的文字,本來就簡單多多。假如採用接近英文式的發音法,孩子們更是可以一方面很快地上手,一方面也可以「順便」學習英文發音(或者是學英文順便學台文?)

在理想狀況下,孩子們在幾個月內就可以讀、寫、甚至於打字,遠早於中文漢字的學習。(搞不好,這些孩子長大後真的明暸漢字的落伍,乃決定將漢字完全廢止)

待續 . . .

Comments on: "漢文 . 臺文 . 語言 . 文字 (三)" (3)

  1. […] 漢文 . 臺文 . 語言 . 文字 (三) […]

    喜歡

  2. 我是支持全面拉丁化的(或是去表意化),可以參考日本的作法,甚至將國、台、客語融入到統一的表音系統(雖然不知道有沒可能…)

    不過,我自己在FB上的發言如下:
    中文字是藝術,但真的不是很好學的學習工具。語言是學習基礎的基礎,文字更是如此,要花那麼多時間才能掌握,難怪我們常覺得外國的小孩較早熟。
    最近覺得,語言學習主要集中在舌頭和耳朵,但中文符號的特性,讓學習必須花費相當的心力在眼睛和手腕,沒有辦法,不管甜不甜蜜、包不包袱,這就是我們的文化。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