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托克維爾看到的美國社會是一個和歐洲(尤其是法國)非常不相同的社會。他和我一樣,最想找到答案的疑問,應該就是 : 「為什麼美國是民主國家?為什麼我們不是?」

托克維爾和我看待美國的態度當然完全不同。他來自於文明程度遠超過美國的法國,我則是從文明程度落後美國一大截的臺灣。

他提出來的理由之一是地理因素 — 美國沒有真正的外患。

這個解釋符合現代一般常識 — 對付外患、準備戰爭需要資源的統合和集中管理,民主制度是無法迅速有效處理這些事務的。

可是,外患也常常變成反民主政權的最佳藉口。沒有外患怎麼辦?那就製造出外患來 : 蔣家政權永遠有萬惡共匪、中國永遠有臺獨日寇美帝、北韓也有邪惡美帝稱腰的南韓。

而美國的民主,則是在和大英帝國的戰爭中逐漸成型的,不太適合這個理論。

現代的以色列也是這種說法的反証。

而今天的台灣,將中國當外患的民進黨及臺聯主張和執行民主,而不將中國當外患的中國國民黨則在實際上反民主,更是諷刺。

托克維爾這個看法當然不是錯誤,外患只是民主難以實現的因素之一。所有的原則都會有例外、所有的例外還會有例外的例外。除了「外患」之外,托克維爾還找到好幾個很有力的理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