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托克維爾拿到的學位是法律,他本人也是 lawyer(法律人?)。他觀察美國社會,發現美國人雖然教育程度不高,但是對於自己在法律上的權利義務及法庭程序司法標準都有相當程度的瞭解。

為什麼呢?

因為美國的法律訴訟是以陪審團來做裁定,而不是由職業法官來做判決。﹝註 1 ﹞﹝註 2 ﹞

陪審團的制度讓一般人不再是法律程序的旁觀者,大家都有機會成為審判者。也因此,一般人也進而必需觀察訴訟人之間的攻防、學習參考正反意見的思考,瞭解法律制度的運作。(簡單地說,不再是會讓人隨便唬哢的法律白痴。)

而我自己也兩度被召去當陪審員。第一次我要求延期,第二次是 dismissed (庭前和解或認罪?),喪失全程參與的機會。不過,在真正步入法院之前,我兩次都被要求看一段影片,它大致解釋美國的法律系統、法院程序、以及陪審團的職責。

當過陪審團的一般平民,有親戚、有朋友、有左鄰右舍的三姑六婆,在聊天打屁中,法律不再艱深難懂遙不可測。

也因此,這個陪審團的制度,不只將審判的執行平民化(恐龍法官不會存在),也讓人民直接參與和影響政府系統的運作,是美國民主的一個重大基礎。

這一點,我完全同意。今日全世界最早最穩固的民主國家,就是英國、美國,他們就是使用陪審團的制度。

另外,就台灣而言,這個制度不只可以教育人民。那些反民主的司法走狗,在陪審團的制度下,權力以及作惡能力也必然會大幅削弱。

註 1 ﹕Jury 翻譯成「陪」審團實在不恰當,jury 決定訴訟的結果,權力甚至超過法官,翻譯成「主」審團比較適合。

註 2 ﹕以臺灣使用的法律名詞來說,美國實行的是「英美法系」,而不是「大陸法系」。

註 3 ﹕美國現在的 jury 系統,大概沒有如此的效用。不過,美國的民主早已根深地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