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我在大學時代聽李鴻禧憲法學時,有一個觀念給我很大的震憾,那就是﹕資本主義(右派)國家容易走上窮富不均,社會福利(左派)國家容易走上獨裁。

資本主義的烏托邦是讓市場機制完全發揮,讓資源、勞動力、資本(甚至人命)自由競爭,沒有效率的政府最好閃到一邊去。結果很自然的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社會福利的理想國則是「各盡所能共取所需」,也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 — 平等。政府必須使用公權力,主動地去管理市場機制,或者抽重稅或者企業國有化,甚至於政府本身可能變成唯一的市場。換句話說,它必需建立在政府有極大的權力上。在此同時,人民必需放棄(像是交易或謀利的)自由,極權政府就因此容易出現。

總歸一句話,自由與平等在本質上就有不可避免的衝突。

托克維爾寫下「美國的民主」時,馬克斯的「資本論」尚未發表,左右政治路線自然不是托克維爾考慮的方向。

托克維爾對於美國的民主政治,也不是沒有憂慮的。托克維爾認為權力的分散是美國民主的重要基礎。他憂慮當人民對政府期望增加時,政府的權力就會越來越大。而且,當政府有了權力之後,它就不會把權力還回去,民主的基礎就會逐漸流失。

托克維爾預言的美國中央政府權力會越來越大是正確的,但是美國的民主卻沒有流失。

為什麼呢?

我認為那是美國的文化及社會已經奠定了非常穩固的民主基礎。

譬如說,水門案時,特別檢察官 Cox 要求美國總統尼克森交出錄音帶,尼克森於是要求檢察總長開除 Cox。結果,檢察總長不從並辭職﹔尼克森接著要求副檢察總長開除 Cox,副檢察總長也不從並跟著辭職。美國<絕大部份>的檢察官知道民主法冶的政府是該如何運作的。

而臺灣呢?今日的檢察總長黃世銘只是馬英九政爭工具下的走狗頭目,底下的特偵組也只是精選出來走狗中的走狗而已。民主與法治的根基,淺薄得令人嘆息。

我成長的上下幾代都是在國民黨標舉「大有為政府」的宣傳下長大的。這個概念,其實是對民主非常危險的,只不過,大家都沒有異議地接受了這個理想,而我也竟要幾十年之後才完全體會出來。

Comments on: "聽 「托克維爾與美國實驗」 [5: 大有為政府]" (3)

  1. 美國是英國的孩子
    他們始終害怕政府權力太大
    再加上美國憲法授到盧梭思想影響
    保障人民反抗政府的自由

    美國的權力開始集中化與金融市場(華盛頓與華爾街的競合)息息相關
    美國開創時是沒有中央銀行的 聽來很神奇吧!

    喜歡

  2. 李鴻禧到底是姓社還是姓資?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