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憶 鄭南榕

我從未見過鄭南榕,自然也沒法像很多人親密地稱他「Nylon」。

我從未真正參與他的活動。唯一接近的那一次,我在龍山寺外看著警察部署鎮暴工具。他們被封在寺內,不能出來;我在寺外,不能進去。

和他最近的關聯就是站在雜誌攤,看呀看的,將他辦的雜誌看完。久久才拿零用錢買上一本。

那一年,或許是四月七日吧?我聽到令我震驚的消息。

接下來,不記得有多少天的早晨,還未張開眼,閃進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鄭南榕走了。」

我不敢看到、聽到、或讀到紀念鄭南榕的詩、歌、詞、音樂會、悼念會。那種咬牙不讓眼淚流出來的感覺,我受不了。

我不敢說要學習鄭南榕。我能學他嗎?不自量力罷了。

那麼多年,我也不敢說要紀念他。我夠格嗎?

我想對他大聲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知道這給我們多大的負擔嗎?你知道這讓我們覺得自己多可恥嗎?」

我的心,常常回到那一刻。如何不讓它發生呢?那一刻,假如成千上萬的人一起站出來公開主張臺灣獨立,它就不會發生。我為什麼那時沒有做?為什麼?

鄭南榕是心中的痛,是放入心頭永遠拿不出來的痛。

Comments on: "憶 鄭南榕" (3)

  1. 龍山寺那場是「519綠色行動,反對戒嚴」!警方史無前例的將準備示威遊行的群眾鎖在龍山寺內一整天….
    Nylon 後來又推展了「228和平日」、「新國家運動」…,他是個說到做到、劍及履及的行動家。台灣若多幾個像他一樣的人,台灣的歷史將完全改觀。

    喜歡

  2. 我雖然不至於懦弱, 但是不夠勇敢

    喜歡

  3. You have spoken my heart.Sigh~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