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偶遇櫻花鉤吻鮭

最近我在聽珍·古道爾的「動物和動物世界的希望:如何挽救瀕臨絕種的生物」(Jane Goodall’s “Hope for Animals and Their World: How Endangered Species Are Being Rescued from the Brink")。

珍·古道爾是非常非常非常有名的動物學和人類學家。

聽著,聽著,「福爾摩沙櫻花鉤吻鮭」(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進入了耳朵。它是珍·古道爾選擇出來一些精采故事中的一個。

臺灣人若是認真對待自己的土地和社會,全世界都會看到,根本不用擔心什麼鎖國、邊緣化。

最近,很多臺灣人在正在努力挽救石虎。我向這些人致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