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 .總統

大概一年前,我聽了「偉大的美國總統」,諾貝爾獎得主卡特總統也被提到。不過,它是屬於對照組,也就是爛總統的那一組。

授課的教授說,卡特一直強調他很誠實,(不像尼克森)他沒有對人民說過謊話。

可是,教授接著說,總統的責任不是「誠實」( The responsibility of a US president is not being honest. )。

誠實不是絕對有或絕對沒有,它有它的限制、功能、和後果。(不誠實和說謊,也是一樣。)歷史在評價總統時,很少是在看他是否誠實。像林肯,他在當選總統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絕口不談要廢除黑奴。

我不反對政治人物說謊,但是我要他們承擔說謊被拆穿的後果。政治人物說謊被拆穿,絕對應該要有嚴厲的懲罰。

感想:我們如何學習、記憶與ㄧ生

這幾天聽了 The Great Courses 的 How We Learn (我們如何學習)。這個課程從嬰兒談到老人,從動機談到性格,從記憶談到理解,從觀念談到實驗,非常有趣。不過,它不是教學手冊。雖然有提到教學和實用,但是都大而化之地帶過去。另一方面,對我而言,美中不足的是我已經對發展心理學與實驗心理學有所涉獵,有些內容是在重複。

聽完後,覺得自己可以當第一流超級棒的老師。(這個就是學習實用理論時的膨脹心理。就像讀三民主義就搞懂民主政治,上一堂管理學的課就可以當總經理,讀 Steve Jobs 的傳記就可以取而代之。人,其實是很容易蠢蠢地滿足地當井底之蛙的。是的,這些都是我的經驗,我夠蠢了吧?)

有趣(而且我還記得)的內容:

  • 用獎品當獎勵會摧毀學習的興趣,用口頭獎勵則比較沒有這個問題。
  • 口頭獎勵還是要小心,不要帶威脅或要求。譬如說,「你做的很好!」可以。「你做的很好!有達到要求。」就不可以。
  • 只有在自己覺得有成就時(譬如說,比別人好。),學習的興趣才能真正地維持下去。
  • 智商不是固定的,它會隨環境和時間改變。從老鼠的實驗,我們發現老鼠的聰明或平庸,環境的因素遠超過基因。
  • 個人化(聲音、文字、圖像)的學習方式,對於學習結果而言,沒有差別。
  • 圖像絕對是最佳的學習方式。
  • 睡眠不是完全休息,大腦會重新整理白天經歷的事物(與學習)。
  • 靜坐對學習有幫助。
  • 過了青春期,記憶能力就開始衰退。(所以,我覺得大學時光很長很長,現在的日子則一下子就溜走,算是正常的了。)
  • 就算是老年人的記憶,仍然可以使用技巧來改善,。但是,用同樣的技巧,小孩子還是絕對勝過老年人。
  • 人類的幼兒會自願地幫助其他人,猩猩則沒有這種行為。(是的,人類的心地真的不比其他動物差。)
  • 語言的學習,在嬰兒時,所有人類語言的聲音都可以辨識。然後,這種能力漸漸地流失。
  • 語言的學習是從辨識聲音的基本單元 ( phoneme) 開始。(日語和中文的聲音比較少,所以,學日語和中文,相對簡單。)
  • 重複測驗檢討是最有效的學習方式。

更前一段時間,我聽完 Memory and the Human Lifespan (記憶與人的一生),學到很多記憶的方式與技巧。然後覺得自己原來不是真的天生沒救的記憶力不好,而是沒有方法。

依樣畫葫蘆,用這些方法加上一些發明,我就開始用技巧來記東西和學日文。

短短一段時間的結果:

  • 記日文字彙的能力真的大有進步。
  • Major System 來記數字,效果不大,因為沒有很多數字需要記,找詞彙也找得很辛苦。
  • 用來記英文單字還算有效。
  • 用來記一串名詞,超有效的。  (譬如,生物學的界門綱目科屬種:kingdom, phylum, class, order, family, genus, species 可以用另一個句子來記: Kings play chess or family games seriously。)
  • 日常用品的記憶,我想到的方式是和十二生肖結合。可是,還沒有真的使用過。
  • 有靜坐,每天將近三十分鐘。影響如何,無法得知。
  • 練習記人名,找了大約一百個電影明星來記。(終於可以和 my lovely wife 家中女王談明星的八卦了!)
  • 記骨頭記了一堆 — frontal, parietal, temporal, occipital, vomer, maxilla, mandible, lacrimal, zygomatic, sphenoid, … 超沒用,超無聊的。

賈伯和巴菲特的超簡單比較

我讀過兩本現代商業巨人的傳記,一本是關於蘋果公司賈伯 Steve Jobs,另一本是關於巴菲特 Warren Buffett,在這裏做個簡單的比較。(另外,還有一本是 Jack Welch 的 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不過,這是自傳,屬於老王賣瓜的廣告行銷。)

常常聽到有人說,成功的人都是這樣那樣。單單從這兩人來判斷,我會說那是鬼扯。

Steve Jobs Warren Buffett
———– ————– —————-
從小知道目標 no yes, yes, yes
乖孩子 no no
藝術美感 滿分 零分
偏食 yes yes, yes, yes
健康飲食 yes no, no, no
嚴父 no yes
慈母 yes no
成績(到高中) 普通
學歷 大ㄧ 碩士
數學 不是普通的好
怕醫院 yes yes
壽命 不長(56) 非常長 (84, 還是活跳跳)
科技 超厲害 超白癡
跳級 yes yes

故事:蘋果.Xerox.視窗

很多年以前,當蘋果公司還只有蘋果二號 Apple II 時,蘋果公司的一些員工去 Xerox 的實驗室參觀,看到了最新發明的電腦圖形界面(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

Steve Jobs 大為驚歎,決定下一代的蘋果電腦要有這些讓使用者很容易用的圖形界面。

圖形界面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可以重疊的視窗。

蘋果公司的 Bill Atkinson 認為 Xerox 做得到,他一定也可以做得到。於是,他將記憶中 Xerox 實驗室的示範 demo 當成學習的對象,以拼命三郎的精神找到方法,做了出來。

事實上,Xerox 根本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也沒有示範給他們看。

結論:自我欺騙和拒絕現實(self-deceiving and self-denial) 有時比理性認知更有力量。

巴菲特 .捐款

和女兒走路聊天,聊到我正在聽的 Warren Buffett (華倫 巴菲特)。

說到巴菲特決定要將他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捐出來時,我有點為他的孩子感到抱歉。

然後,我算了一下:「Buffett 的小孩,『只』能繼承到大約七億美金。(相當於兩百多億台幣。)」

忽然之間,為自己感到很抱歉。

感想:領導改變 …

這個最近聽完的課程,名字很長也很不好翻譯 —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How Leaders Change Teams, Companies, and Organizations 「造成改變的領導:領導者如何改變團隊、公司以及組織」。

好笑的是當我從頭聽到尾時,根本沒有注意它的名稱,只知道是關於領導的。到結束之後才發現另一個重點是「改變」,我倒是一點都沒有聽出來。

內容比 Peter Drucker 的 Management 來的淺顯,沒有Management 那樣的架構,是比較容易懂。

課程裏面提到一些書,我發現大概讀了八成。所以,我真的是管理學的專家了。(也就是說,紙上談兵和打屁,我應該是一等一的。)

因為別的書讀得夠多,架構的也有了(Peter Drucker 的 Management),所以覺得好像是在做學習總複習 — 這個也知道,那個也學過。可是,問題是聽一聽又忘了到底是聽到了什麼。這是說學的東西已經內化了?還是說學了又還回去了呢?

假如要說有什麼心得的話,那就是:在學這些抽象和ㄧ般原則,ㄧ定要用實例,也就是說,說故事為講課之本。

人類語言的故事

昨天聽完人類語言的故事(The Story of Human Language),非常過癮。

過癮的理由是因為它讓我知道以前不知道的事實,更改變很多我過去對語言的認識。

語言和文字是不一樣的。人類文字的出現,和語言的使用比其來,其實是非常短暫的。

在正常的狀況下,語言變化的速度非常快,也會越來越複雜。文字的出現,往往將語言釘住,使語言不再容易變化。

在眾多語言以及方言當中,被選為官方語言的,並不是最「高貴」或最「進步」或最「流行」或最多人使用。一個語言是否被選為官方語言,決定於政治實力(geopolitical power)。

語言的複雜度和文明的進化程度不相關。譬如說,一些非洲土著和美洲印地安人的語言,絕對比英語要複雜。

關於台語方面:授課教授直接用台語(Taiwanese Language)稱呼。他說台語和閩南語是同一個語言。台語和 Mandarin 漢語官話(也就是我們說的國語,中國人說的普通話)是兩種不同的語言。台語不是漢語官話的方言(dialect)。

關於國語方面:國語就是 Mandarin 漢語官話,和台語、廣州話、西藏話同屬 Sino-Tibetan languages (中藏語系)。國語是這ㄧ個語系中最簡單的。理由應該是中國北方有很大數量的外來民族,當大家都說的不好時,語言自然就會被簡化。

關於台灣原住民語言:它們屬於 Austronesian 語系。這個語系有四個分支,大約四億人在使用。它的這四個分支,三個出現在台灣。因此,台灣被語言學家認為是 Austronesian 語系的發源地。(按照語言推測,台灣的原住民在台灣呆了很長的時間,語言分化後移民出去,成為這幾億人的祖先。)

關於語言的消失:語言的數量龐大,以千計算。很大一部份會死亡,會消失,這是現實。一個語言只要二十年(ㄧ代)就會死亡。我非常期望台灣的所有語言都會延續下去,但是,現實上,這是沒有可能的。

———-

Austronesian 語系 (language family) 有大約四億人使用。

它有四個分支,三個出現在台灣。因此,台灣被語言學家認為是 Austronesian 語系的發源地。

按照中國人很愛用的文化或血統論來看,台灣的固有領土,西到非洲馬達加斯加,北到北美加拿大,東到南美智利,往南則超越澳洲紐西蘭。這些,當然都是台灣人了。

台灣,絕對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超級大帝國。我們一定要恢復固有領土 . . .

聽 「托克維爾與美國實驗」 [6:結社]

托克維爾觀察美國人民,發現美國人會為各式各樣的目的成立組織。這些組織,不只是數量驚人,它們的目的更是五花八門、無所不有。

所有的組織,基本上都是社會上的少數。而成立組織的目的,就是要使少數人感覺到他們不是那麼的少數,進而將群體的努力、信念或影響力放大。(譬如說,小小的美國少數「愛槍人士」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集結的力量可以「綁架」整個國會,不敢訂下嚴格限制槍枝的法案)

托克維爾認為這種成立組織的習慣,對於美國民主有重要的影響。

第一,  它讓少數人有勇氣也有機會站出來表達他們的看法。

第二,  它讓美國人習慣於和不同背景的人共事,更進而比較能接受別人的看法。(譬如,「流浪貓之友協會」中的成員,可能有天主教徒、同性戀者、鉅富和乞丐)

第三,  經過這些組織,一般人會參與執行各種組織工作,進而學習分析各種方案的利弊和得失,政府要唬爛人民也就沒有那麼容易。

第四,  有興趣有能力的人經由民間組織的訓練和篩選成為領導人,然後得以跨入政壇成為政治領導人。簡單地說,就是訓練人才。(歐巴瑪就是一個例子)

第五,  學習對於衝突的容忍與妥協 — 一般的民間組織都不是強制性的,每個人都有看法,而這些看法往往會互相衝突。在組織實務上,人民學會組織行動的 ABC。

第六,  人民可以學習對於目標的專注。譬如說,愛貓協會的成員可以有反同性戀和同性戀者,也可以同時有愛死狗和討厭狗的成員,大家一起參與愛貓活動時就不要計較其他議題。

總而言之,人民自己以組織的型態站出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標有多種的功能,是民主社會一個很重要的基礎。

托克維爾的這個觀察,當然不是獨創,

反民主政治思考的文化和政權大概也都知道人民結社對他們的威脅,像是中華文化中的「君子群而不黨」— 也就是說,中華文化認定「結黨」是壞事,「結黨」的目的一定是在「營私」,卻沒有任何反省問「為什麼結黨一定是營私?」或「結黨而營私又有什麼不對?」結果呢,接受中華文化教育而無法覺醒的人民(尤其自認為是知識份子的),幾乎清一色是反民主政治的奴才、廢物、甚至於走狗。

另外,國民黨在全世界最長的戒嚴統治年代,對於人民集會結社的態度就就像是一般人在防強盜那樣。對不瞭解或不聽話的,或是查禁迫害(一貫道和長老教會)、或是圈養(豬仔和尚星雲法師的佛光山)、或是收買(農會水利會)、或是滲透監視(人二、教官、調查局)、或是分化(地方派系)、或是明令禁止(黨禁報禁)、或是設下障礙百般刁難(人民團體法、集會遊行法)。

結果是今天的臺灣社會對於組織的工作不只陌生,沒有執行力,甚至有相當的敵視。更糟糕的是在國民黨幾十年的洗腦和滲透之後,一大半的社會團體在思考和行動上依然被國民黨所綁架。

最近臺灣有些人在呼籲「公民團體」的重要性,它其實和托克維爾的這個看法是相關聯的。這樣的呼籲是正確的,只不過,呼籲的人可能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或者中了中華文化和國民黨的毒素仍不自覺。

首先,提倡「公民團體」的人,心中想的是利他性公共議題的團體,這個其實是太過狹隘。就算是利己性的組織或者非公共議題的團體,也應該鼓勵。譬如說是插花俱樂部或獨角仙養殖協會之類的,都有助於民主社會的發展。重點是鼓勵人民結社、鼓勵社團走入社會、不要害怕碰觸政治議題。(推廣插花可向政府申請經費嗎?借場地嗎?獨角仙是保育動物,要不要對立法委員施壓,開放所有人養育呢?政治議題確實無所不在。)

其次,臺灣的公民團體將道德極大化,往往大到忘記他們的目標是什麼。譬如說,常常出現在他們口中的就是「國民兩黨一樣爛」,一竿子打爛政治上可以說服、恐嚇、收買、求情的所有對象。剌蝟性格、唯我獨尊、沒有辯論溝通妥協的能力,其實也是中華文化下產生的人民幼稚病。(公民團體的人看到這個一定很不爽。好啦,政治人物沒有完全支持你們關心的議題算是沒有正義感和沒有良心吧!那麼,國民黨霸著黨產欺負兩手空空的民進黨臺聯甚至親民黨,像是流氓打小孩,你們是瞎子還是良心被狗吃掉了,為什麼不站出來支援呢?這種將人的道德無限上綱純粹化、非黑即白的作法,只是自我毀滅而已。)

托克維爾對於民主的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權力必須分散以及由下而上。人民在組織上的看法態度、結社傾向、運作能力,都是民主社會權力分配的重要基礎。美國的民主基礎鞏固、臺灣的民主基礎空虛,從「結社」這個角度來看,其實也是非常清楚。

(註:對於台灣的公民團體做這樣的評論,當然也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味道。臺灣一等一的公民團體也是有,像是Freddy 那一幫和紙風車那一掛。另外,對於熱心參加公民團體的絕大多數人,我基本上還是要稱讚的。)

西方文明的基礎 • 聽後感 • 之一

我在聽完「古典神話」之後,愈加對於文學、歷史、以及社會科學感到好奇。就像一個從來不知道什麼是飢餓的人,在吃到一小塊麵包之後,發現自己竟然是一直都處於飢餓的狀態,只是從來沒有感覺而已。

接著,我到圖書館,借了也是 Teaching Company 發行的「西方文明的基礎」(The Foundation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一樣是有聲書籍、一樣是一片一片又一片的CD,我再一次地將它們轉到我的 iTouch。不過,我這個最陽春型的 iTouch 雖然是號稱可以容納幾千條歌曲,有 8GB 的記憶體,竟然還是容不下兩個課程。 於是,我只好和 iTouch 上的「古典神話」說 bye bye 了。

在聽前一個「古典神話」時,我的感覺是驚艷不已,假如要給它打個分數,想都不用想,一百分就是了。

這一個「西方文明的基礎」則是給我更多的震撼。

假如也要給它分數,一百分已經不夠用了,就給個超現實的一百二十分吧!

這個課程不只是講述歷史,它改正了一些我對西方文明發展上的錯誤認知。它更提供了新的歷史觀—- 歷史是什麼、歷史應該包括什麼、如何看待歷史事件的前因後果。

在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系統的解釋下,歷史應該是過去事件的陳述。

再加上我們很自然地認為事實只有一個,我們的歷史意識型態很自然地就卡死了。我們會認為歷史應該是有系統的、不會改變的、沒有矛盾的知識。

這個認知,其實是很有問題的。

首先,歷史的真實性,尤其是年代稍微久遠的事件,常常是神話、歷史、宣傳、偏見混在一起,要做事實的確定是很不容易確定的。真正要做出歷史事件比較接近事實的瞭解,往往必須經過像是人類學以及更深入更廣泛的研究,才能獲得。歷史的陳述常常被修改、更正、甚至於完全推翻。譬如說,歐洲文藝復興前的黑暗時期的文明其實也是快速地在進展,它一點也不黑暗。

另一方面,歷史的陳述也常常因為觀點不同而有所差異。像是羅馬帝國的沒落,假如從君王、帝國的角度來看,確是一大悲劇;但是,若是從一般人民(絕大部份是住在鄉下,從未見過羅馬官員的農民)的角度來看,它其實沒有多少意義;再若是從文明發展的角度來看,它的意義就更是見仁見志了。

那麼,歷史是什麼呢?

照講課教授 Thomas F.X. Nobel的說法,歷史是過去發生的事件,以及人們對於這些事件的認知

因為歷史包括了人們的認知,所以它應該是多面向和動態的,它應該是隨著文明和時代的改變有所變化。

這種看法,對於中華帝國思想教育下的漢民族,不只無法接受,更是無法想像。

另一方面,歷史應該描述什麼內容呢?

這堂課是西方文明史,重點自然是西方文明演進的過程。

於是,君王的沉浮、朝代的興替,不僅不是重點,甚至於只是背景和文明發展的材料而已。

歷史的重心在過去的人,是他們碰到的環境及挑戰,是他們用什麼方法去面對、去處理。而在這些過程中,他們累積了什麼樣的經驗和知識,進而成為西方文明的基礎。

我一邊聼一邊想到過去讀歷史的經驗。

直到最近這幾年,我對於歷史是毫無興趣的。

其實,說我以前對於歷史沒有興趣算是客氣。應該說的是,我一向是痛恨讀歷史的。什麼朝代什麼之治、什麼皇帝無道某某人叛變、等等等等的 … 從這些跟現實無關的敍述,看不到一般人民的生活、也不知道文明如何變化,更是千篇一律的聖君一出天下治、昏君治理社稷亡的歷史陳述,無聊至極。

換句話說,我以前被強迫灌輸的歷史,其實是空洞沒有內涵的。反過來說,對這些不感到厭惡的,才是怪胎和神經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