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Archive for the ‘故事’ Category

機關槍的故事

機關槍的發明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歐洲國家最早將它用在殖民統治上,效果非常卓越。從此,極少數的人可以在戰場上輕易地擊敗大量的敵人。

當時歐洲文明人士認為這個可以用於大規模殺戮的神兵利器,只適用於對付野蠻沒有文明的殖民地被統治者。進步與文明的歐洲國家想當然是不會將它用在進步與文明的歐洲人身上的。

結果,機關槍成了一次大戰歐洲戰場最重要的武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大量死傷與戰線的膠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歐洲國家還在用騎兵思想戰術進行以機關槍為主的戰役。

中國人最愛說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用中國人的歷史來做反證已經是陳腔濫調了,我們就用歐洲歷史當反証吧 — 歐洲人也曾經認為機關槍只是用來對付野蠻人的。(你看,我真的沒有歧視中國人呀。)

另外,我想到今天這個世界很多國家所擁有的神兵利器 — 原子彈。很慶幸這幾十年來,真的沒有國家敢再使用了。(是的,人類文明真的是有在進步。)

巴菲特.普立茲.慈濟

大家都知道 Warren Buffett 巴菲特是超級巨富。很多人知道他捐出百分之九十九的財產。可是,絕少人知道他拿過新聞界最崇高的 Pulitzer Prize 普利茲獎。

他得獎的報導就是關於慈善團體。從報稅資料,他發現收容問題男孩的慈善機構 Boys Town 男孩城的收入遠超過它所需要的支出,並進而累積了龐大的財富,而且還在到處募款。另一方面,被收容的孩子並沒有受到良好的對待。

Boys Town 的負責人是一位神父,但是並不清楚經營細節。很快地,Boys Town 停止募款並改善孩子的生活。

台灣的慈濟和這個有非常強烈的類似與對比。Boys Town 和慈濟都是從宗教起頭做善事,但是結果大不相同。美國的 Boys Town 檢討改進、不再呼風喚雨;台灣的慈濟理不直氣很壯,完全不檢討,繼續以宗教老鼠會的手段詐騙全台灣。

台灣真的是滋養妖尼妖僧的溫床。

故事:巴菲特.種族與宗教隔離

在不到四十歲時,Warren Buffett 巴菲特已經是奧馬哈 Omaha 當地有名望的投資商人。

當時,奧馬哈俱樂部為商業界最高級的俱樂部。這個俱樂部只收白人,連猶太人也不接受。巴菲特的一個猶太朋友對這種狀況非常不高興。

巴菲特於是找上這個俱樂部的董事會。董事會告訴他:「猶太人有他們自己的俱樂部,他們也不接受非猶太人。」

巴菲特於是跑去申請加入猶太人的高地鄉村俱樂部。經過一番努力,在1969年10月1日,巴菲特成為這個俱樂部的第一個非猶太人。

然後,巴菲特回去那個不接受猶太人的奧馬哈俱樂部,再次要求他們接受猶太人。奧馬哈俱樂部跟著也同意了。

基督教白人與猶太人的宗教和種族隔離傳統,就這樣被打破。

(後來,有人問巴菲特,為什麼他會加入猶太俱樂部?巴菲特解釋說,因為那裡的東西比較好吃。)

註:巴菲特是全美第二巨富,僅次於 Bill Gates。

故事:蘋果.Xerox.視窗

很多年以前,當蘋果公司還只有蘋果二號 Apple II 時,蘋果公司的一些員工去 Xerox 的實驗室參觀,看到了最新發明的電腦圖形界面(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

Steve Jobs 大為驚歎,決定下一代的蘋果電腦要有這些讓使用者很容易用的圖形界面。

圖形界面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可以重疊的視窗。

蘋果公司的 Bill Atkinson 認為 Xerox 做得到,他一定也可以做得到。於是,他將記憶中 Xerox 實驗室的示範 demo 當成學習的對象,以拼命三郎的精神找到方法,做了出來。

事實上,Xerox 根本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也沒有示範給他們看。

結論:自我欺騙和拒絕現實(self-deceiving and self-denial) 有時比理性認知更有力量。

故事:賣糖水 或 改變世界

在蘋果公司還只是沒有多少人的時候,他們碰到經營上的困境。

公司裡面,儘是二十來歲的「小孩子」。他們需要成熟有經驗的「大人」來做真正的管理。

於是,Steve Jobs 找到百事可樂公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董事長  John Sculley ,對他說:「你是要一輩子賣糖水,還是要改變世界。」

然後,John Sculley 成了蘋果公司的 CEO(總裁)。

巴菲特 .捐款

和女兒走路聊天,聊到我正在聽的 Warren Buffett (華倫 巴菲特)。

說到巴菲特決定要將他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捐出來時,我有點為他的孩子感到抱歉。

然後,我算了一下:「Buffett 的小孩,『只』能繼承到大約七億美金。(相當於兩百多億台幣。)」

忽然之間,為自己感到很抱歉。

故事:你只是『人』

羅馬帝國在戰勝後,帝王、將軍、和軍隊會有盛大的遊行。

羅馬皇帝會將臉塗紅,穿上長袍、戴上桂冠,坐在馬車上,接受眾人的歡呼和喝采。

傳說中,在光榮勝利的慶典下,羅馬皇帝的後面會有一個奴隸,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地重複同樣的話。

“Respica te, hominem te memento" (“Look behind you, remember you are only a man")

“Memento mori" (“Remember (that you are) mortal").

「不要忘記,你只是『人』。」(不是神,是會死的人 “mortal" )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