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Archive for the ‘記錄’ Category

柯文哲的市政顧問

和朋友聊天,有人抱怨宋楚瑜被柯P聘為市政首席顧問。

一位在場的朋友馬上接著說:「那沒什麼,我也是市政顧問。」

然後他說,既沒錢又沒權,和柯P見面時,柯P 連和他進行一個打招呼或說話的動作都懶得做。

原來如此 。。。

(這篇有『進行一個語言癌的動作』,感覺上好像還好啦。)

廣告

釋放阿扁

往事一則:

兩年前,我和計程車司機閒聊。他說他是中間選民,沒有顏色,不管政治。

他憂心忡忡地問我,馬英九會不會將阿扁放出來。

我說除非馬英九覺得自己很危險,他是不會放阿扁出來的。

(我又說:「你不用騙人了,你明明就是藍通通的。」)

在美國投票

昨天去投票了。

到了投票所,My Lovely Wife 家中女王說她忘了帶 ID 證件。正準備回家拿證件時,看到一個大大的告示:投票不需要 ID 證件。

結果,真的不需要證件,報上姓名住址就可以了。

圈選投票的地方有一堆人走來走去,沒有人擔心亮票的問題。記票的工作就交給讀卡機去做。

投票日是什麼時候呢?四天之後。

怎麼會這樣呢?因為這裡有一週的時間可以提早投票。

這些方便,共和黨正在全力刪除,因為他們發現提早投票和沒有證件的,大部分是投給民主黨的。

交大校長吳妍華 當然是權力的妓女

2014年4月10日,太陽花學運後,吳妍華向太陽花學運執勤的員警道歉,並說「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沉默的大眾不代表沒有意見」。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周威佑在批評吳妍華是權力的妓女之後,出來道歉。

交大校長吳妍華當然是自作賤、當然是權力的妓女。

假如做這種下賤行為的賤人不是權力的妓女,那什麼又是權力的妓女?

( 周威佑在道歉個什麼鬼呢?民進黨怎麼盡是出一些廢物呀?)

 

圖片

法學緒論 之 偵查要點

Image

SOB : 紀凱峰 法官

謹以此文此圖向  紀凱峰法官致上最崇高崇高的敬意。

您們對林益世的判決,大家大家都看到了。

您們在臺灣人的眼中,將永遠永遠是 SOB (沙灘上的太陽)

絕對不要不要念錯,念成: Son of bitch. (母狗的兒子)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b-ji

1. 今天又口吃,不好意思。

2. 我沒有在獵巫。我貪玩,只是在找太陽與沙灘,請法官不要誤會。

3. 本來也要對發言人致敬。可是想想後,覺得他的事跡沒有那麼出眾,就先欠著。

SOB : 林孟皇法官

謹以此文此圖向林孟皇法官致上最崇高崇高的敬意。

您們對林益世的判決,大家大家都看到了。

您們在臺灣人的眼中,將永遠永遠是 SOB (沙灘上的太陽)。

絕對不要不要念錯,念成: Son of bitch. (母狗的兒子)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Son of bitch.

Image

1. 今天口吃,不好意思。

2. 我沒有在獵巫。我貪玩,只是在找太陽與沙灘,請法官不要誤會。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