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文言文、 45% 、幹

文言文比率減少到45% ,新聞報導說很多反對文言文教育的人表示欣慰。

我的反應是:「幹,還有 45%,加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根本超過 50%。」

有人覺得降了 10% 就很好。

我覺得,降到 10% 才算是可以接受。

以這種改革速度,台灣的學子,想要能在課堂上接觸一流的世界文學,還要好幾代的時光。

幹!

廣告

vis-a-vis 是拉丁文,後來變成法文,然後變成日常英文。(這種例子一大堆,只是我將會用這個字再來說文言文的問題)

文言文的詞句,假如有價值,不管是優美還是有特殊、無法取代的含義,就會很自然地轉成生活語言,變成白話文的一部分。(這個也有一大堆例子)

講得清楚些,就是語言並不是固定的,它是會流動的。有需要的話,再古老的語言,都會變成日常用語。某些文言文轉換成白話文,一直都在發生。

所以,用文字優美或成語使用的理由來強迫孩子們讀文言文,根本毫無意義。

賺錢.開政府.開廟

還沒出社會前,我就已經找到最容易賺錢的最佳途徑

開政府、開廟

開政府就是當貪官污吏官商勾結。連戰一家、林益世、白海豚等等的,族繁不及備載

開廟當然就是去搞個上人法師 Seafood 來表演啊。

資質沒有問題,應該做得來

可是,有一個東西卡住了

那個東西,叫做良心

我討厭講道德、講良心的人,偏偏這些人最愛談這個

用統計的術語來講,在美國,道德和成功有一些些正相關;在台灣,道德和成功有絕對明顯趨近於 -1 的負相關

【完全在夢中出現的「朋友說」】

= = = = = = = = =

朋友是世大運開幕火炬的設計者,他說他花了很大的力氣,說服合作廠商賠錢把它做出來。

我想,這些人的努力,也就是在世大運後柯P民意高漲的理由。

這位朋友,後來再加上一句:以後再也不會做這種事了。

= = = = = = = = =

朋友在台大醫院護理部待很久,她說柯P帶人苛刻,無法留人。這麼多年,他在台大也只能留下蔡璧如,理由是他們可以互相利用。蔡璧如因為跟著柯P,水漲船高,儼然成為葉克膜在護理方面的專家。

她說,大家其實都討厭很驕傲的蔡璧如。

= = = = = = = = =

「去中國化」有什麼不對嗎?

日本走向強盛,不就是舉國大力宣揚「脫亞入歐」嗎?

然後,日本不只變成世界強權,也是亞洲國家將傳統文化保存到最精緻完整的。

活在盒子裡的人,恐懼盒子外的世界,一聽到 out of the box 的東西,就像受過訓練的狗一樣,會條件反射地去亂叫亂反對。

其實,走出盒子後,就會是海闊天空。(譬如說,像是暴民啦、漢奸啦、居心叵測、偏激啦、數典忘祖啦,我都是欣然接受。)

兩千年前的羅馬城,定期不定期地,舉辦超大型的競技、鬥獸、遊行。它們凝聚羅馬人的優越感,鞏固領導人的聲望,也提供娛樂給(欠缺娛樂又鬱卒的)羅馬人。

舉辦這些活動,所費不貲,勞民傷財。(單單想說要將大象、獅子、長頸鹿這些珍禽異獸活活地運到羅馬城好了)

時間快轉兩千年來到台北。二流世大運的花費是全台北市民每人一萬元,辦得有聲有色。(三百億,要辦不好也難吧?)榮耀歸於一身,柯屁現在是刀槍不入,聲勢高漲。

柯文哲說:「兩岸多交流可產生新品種」

柯屁的這句話是對的,他自己就是這個新品種。

就像古代的龍是好幾種動物的新雜種一樣,柯P去中國才沒幾天,現在已經是紅藍綠集一身的彩虹新雜種。(號稱深綠,實為深藍淺紅)

這個新品種,能否繼續雜交繁衍稱霸生物界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