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儒家’

呂世浩的「不嗜殺人者能一之」

前些日子聽呂世浩講秦始皇,講到秦朝滅亡,呂世浩用它來證明孟子的「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是真理。(「不嗜殺人者能一之」=不喜歡殺人的人可以統一天下)

從歷史尋找教訓當然是好的,可是,呂世浩將這句話用在這個單一事件卻是完全錯誤的。

當孟子說「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時,孟子是在預測誰能結束春秋戰國的狀態。很不幸地,結果與他的預測完全相反。真正完成「六王畢,四海一」的,就是很喜歡殺人的秦始皇。

不管孟子有多「聖」,要他預測秦國的興起、統一與滅亡,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可是,身為台大歷史系教授的呂世浩,就是可以睜眼說瞎話,將秦王一統天下的事件視而不見,直接套用「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在秦朝滅亡後的局面。

我當然也知道,孟子的「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基本上是他的願景。可是,儒家的願景,明顯地就是經不起現實的檢驗,史達林和毛澤東就是清楚的反例。即便是孟子的祖師爺孔子,滿口仁義道德,殺起人來也是絕不手軟[1]

儒家一開始只是當時少數人的願景,但是因為它的利益與統治者相吻合,才被統治者以政治力強迫推行到整個教育和國家官僚系統中。從統治者的角度來看,最好當然是所有百姓都是樂天知命不會抵抗的奴才。儒家思維和這個利益最吻合,於是,兩千年來,不論漢人、滿人、或是蒙古人統治者,都樂此不疲。

今日的台灣教育體系中,還是保守學者當道,還是將洗腦視為重要目標。要將這些人清理出去,不讓他們繼續奴化學生,還真不知要多少年呀。

廣告

儒家 . ISIL.殺殺殺殺

關於 ISIL 伊斯蘭國,很多人認為那是因為回教暴力特質所造成的。

這個看法其實是不對的。基督教徒十字軍東征在奪得耶路撒冷後的屠城,絕對比 ISIL 伊斯蘭國不遑多讓。

聖經新約舊約都沒有說可以這樣亂殺人。可是,基督徒以愛為名,以神為後盾,就是這樣幹。

那麼,號稱以仁義為本的中華文化如何呢?

被認為是儒家聖經的四書五經中,禮記王制篇有這麼一段:

【文言文】析言破律,亂名改作,執左道以亂政,。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器以疑眾,。行偽而堅,言偽而辯,學非而博,順非而澤,以疑眾,。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此四誅者,不以聽。凡執禁以齊眾,不赦過。

【白話文】凡是斷章取義曲解法律,擅自改變事物的既定名稱而另搞一套,用邪道擾亂政令的人,殺掉。凡是製作靡靡之音、奇裝異服、怪誕之技、奇異之器而蠱惑民心的人,殺掉。行為詐偽而又頑固不化、言辭虛偽而又巧言利舌、所學陷入異端而又自以為博聞、言辭謬庚而講得冠冕堂皇,以此蠱惑人心者,殺掉。凡是假託鬼神、時辰日子、蔔簽招搖撞騙以蠱惑人心者,殺掉。上述的四種被殺者,不再接受他們的申訴。凡是推行禁令,就是要使民眾一律遵守,所以即使是過失犯禁,也不饒恕。

所以,信基督教、佛教、法輪功、統一教的,全殺了。

蘋果公司、Google、Facebook、微軟、宏基、hTC、台積電、還有其他創新科技業上上下下所有員工,全殺了。

服裝設計師、魔術師、科幻小說作者、科幻武俠電影拍攝公司員工,全殺了。

林志玲、雞排妹、...全殺了。(只知道這兩位,真丟臉。)

談民主、爭人權、要平等的,全殺了。

完全就是 ISIL 伊斯蘭國的翻版,不是嗎?

在現代社會,儒家因為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而被馴化。但是,在本質上,假如情況和現在中東相同,儒家搞不好比 ISIL 還更殘忍。

簡單地說,ISIL 伊斯蘭國問題的最基本源頭,不是回教教義,而是原始的人性。

(為什麼高中必選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沒有這一段呢?這一段很能代表儒家呀!)

平庸 . 邪惡 . 江宜樺

台灣人很喜歡玩文字遊戲。譬如說:『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說得好像政策錯誤和貪污無關或是兩害相權我們一定要選擇ㄧ個的選擇題。事實上,政策錯誤和貪污根本就常常是連體嬰。國民黨這幾年的政策,不折不扣的,就是既貪污又政策錯誤。

最近又有人說江宜樺不是那麼邪惡,他只是平庸、只是相信儒家思想(所以才會做那些邪惡的事)。

拜託一下好不好,平庸和邪惡、儒家和邪惡,並不是對立的。假如有人說:希特勒不是那麼邪惡,他只是愛國,你同意嗎?

更進ㄧ步來看,江宜樺已經做到決策層面,而且非常清楚ㄧ般人容易因為平庸而聽命、而執行邪惡工作的危險性。他本人的邪惡,早已超過一般平庸的邪惡。他的邪惡,是經過思考之後,存在主義所說的有意識選擇的邪惡。

既平庸(無能)又邪惡、既儒家又邪惡,這個正是我們應該給江宜樺蓋棺論定的評價。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