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Posts tagged ‘思想’

好奇心

上一篇 (歷史學家是偉大的預言者) 提到我在聽大學課程。你可能會想像一個老頭子(好啦,也不是那麼老啦,頭髮還是可以蓋住頭皮的),在一堆年輕黃毛小子(真的是美國「黃毛」小子)中,認真看教授噴口水。

事實完全不是這一回事。

我只是在生活中找時間,用蘋果 iPod Touch 來聽課。

老實說,要我特別空出時間來聽課,也是很難的。所以,我只能找手腳不自由、但是耳朵腦袋卻不受限制的時間來聽這些東西。

以下是臭屁文,不喜聞昆蟲臭屁者,請在此止步。

= = = = = = = = = = = = = = = =

前幾天,女兒要去獎學金面試,我試著問她問題 :

我 : 妳有什麼優點?

女兒 : 我有一顆好奇心。

(我心想,妳根本是鬼扯。)

我 : 為什麼?

女兒 : 我愛看書。

我 : 可是,妳看的就只是那些文學作品,那算什麼有好奇心,那只能算是愛讀書而已。

女兒 : @#$%^&*

我(指著我的 iPod Touch) : 有好奇心就應該像我,聽的是「西方文明的基石」(The Foundation of Western Civilization)、「希臘羅馬神話」(The Classical Myths), 和工作無關,也和生活無關,這些大家想都不會去想的東西。

女兒 : 可是,你是大人,我是小孩。

我 : 不應該說「可是」,應說說「尤其是」 — 尤其是到了這一把年紀,還對這些東西有興趣。

= = = = = = = = = = = = = = = =

我的臭屁眾人皆知,連我女兒也常常受不了,以上這段對話,足可証明!

親身經歷的教育方式

2006年,美國 Apopka Memorial Middle School ( Apopka 紀念中學 ) 的一個老師想出一個方法來教育他八年級學生關於 Holocaust (猶太人大屠殺) 的歷史 : http://www.clickorlando.com/news/8345157/detail.html

在屠殺猶太人紀念日 (Holocaust Memorial Day),學生的姓從 L 到 Z 的,都要在胸前戴上黃色的星星,他們不能使用飲水機,上課時只能站在後面聽課。其他的學生則擁有各種特權。

有一個學生中午在餐廳排隊時,屢次被學校人員叫到隊伍最後面,他排了四次才領到午餐。

有些小孩回家,跟父母邊哭邊說:「我不要當猶太人。」

結果,有些家長不高興,到學校告狀,這個教育方法也就不再實施了。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是很好的教育方式。一般人要從抽象的觀念去培養同理心並不容易,只有親眼所見,甚至親身經歷,才會了解人世間的痛苦、無奈以及各式各樣的不公不義。

這種教育方式,其實也可以套在台灣上。或者是「外省人」及「臺灣人」,或者是「原住民」及「漢民俗」都可以。

可惜的是,這種親身經歷的教育方式,震撼性太過強烈,連美國人都無法接受,要想在台灣進行,大概也只是我的癡人說夢罷了。

認罪

假如阿扁認罪,代表的將是馬政府的邪惡更上一層樓,和阿扁是否有罪毫無關係。我想到的是,在 1984 中的一些片段 :

“If I confess, they’ll shoot you, and if I refuse to confess, they’ll shoot you just the same. “

“如果我認罪,他們會把你槍斃,如果我拒絕承認,他們也一樣會把你槍斃的。

The confession was a formality, though the torture was real.

認罪只是一種形式,但是刑求是真的。

There were other times when he started out with the resolve of confessing nothing, when every word had to be forced out of him between gasps of pain, and there were times when he feebly tried to compromise, when he said to himself: ‘I will confess, but not yet. I must hold out till the pain becomes unbearable. Three more kicks, two more kicks, and then I will tell them what they want.’

有時,他決心不認罪,每一個字都必須從痛苦的喘息中擠壓出來;還有一些時候,他試圖妥協,他對自己說: 我將承認,但是再等一下。我必須堅持,直到疼痛變得無法忍受。再踢三次,再踢兩次,然後我會將他們想要的告訴他們。

在台灣,現在還相信司法的是白痴。

不相信司法而要人認罪的,不是愚蠢就是邪惡。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