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經濟學’

從華爾街日報學經濟學

女兒大一時修經濟學,一學期的內容遠遠超過我以前讀過的《個體經濟學》以及《總體經濟學》(郭婉容著)。女兒說那個叫作『除雜草課程』(weed-out class),它會讓很多想要進入經濟系的學生知難而退。

其中有一個同學想主修經濟系,考試成績都是超高分。女兒念得很辛苦,就跑去問他怎麼念的。

他說他在暑假期間,訂了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華爾街日報,每天從第一篇讀到最後一篇,看不懂的就找資料搞到懂。於是,大家覺得很難的經濟學就變得很簡單。

懂英文真的比懂中文有價值太多了,單單報紙的水準就不可同日而語。用英文的話,在美國(或全世界)還真的可以用看報紙的方式學習到有價值的知識呢。

廣告

花博 . 價格 . 價值

花博採購價格高得驚人,郝市府的說法之一是「價值不等於價格」,另一個是「花博不等同花市」。

這些腦殘式的辯解,大概只有支持郝呆政府的臺北市民會接受吧!

價值當然不等於價格,這是經濟學的基本原則。

可是,你拿出的錢是決定於商品的價格,而不是價值。

對於人這種動物來說,最有價值的絕對不是什麼花花草草或是什麼藝術品。

最有價值的是 —————

空氣!

沒有空氣,你活不到三分鐘。

所以,郝呆政府就可以用天價去購買最最最最有價值的空氣嗎?

我們退一萬步來說吧,就算台北市政府的花博確實把花花草草搞成絕世珍寶好了。

那也是在臺北市購買之後發生的。

台北市政府買的花,本來就應該只是在農民田裏而已,連花市的價值或價格都比不上。

花變成了藝術品,那是天縱英明郝政府在貪污完成之後才發生的,和購買價格一點關係都沒有。

另外,假如花朵藝術價格非凡,為什麼門票不是叫價上萬來讓花博帶來的收益直接以兆計算呢?

臺北花博是不是「國際」,我很懷疑。

不過,臺北市政府敢提出這些說法,證明了臺北人的愚蠢是超國際級的,倒是無庸置疑。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