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自由時報 曾韋禎 民進黨’

報紙 . 記者 . 職業道德

這一次民進黨總統初選,像一場超大型的實驗,賭注是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未來。(美國獨立革命也是大實驗 ,不過那時很多人是賭自己的人頭就是了)

結果,出線的是小英,比較符合黨員及支持者的意志和喜好,算是好狗運。(要算黨中央英明也可以,反正結果一樣,理由大家都可以亂編一通)

關於這次初選,我本來是一個字都不想寫的。(真的,我沒有騙人,我真的沒有在騙人)

可是,當我看到「詐術」、「仇恨」、「破壞團結」,我就火大了。(是的,我不是死人,也不是聖人)

我對世界的認知是「非道德」的。(不是反道德,假如你分不清楚,眼睛閉起來三分鐘,讓你生鏽的大腦做一下運動)

我認為道德和結果常常是不相干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只是神話而已。(宗教的死後世界是不能拿來辯論真假的)

道德的規範固然可以幫助社會的正常運作,但是它有它的多變性和極限性,在正常的情況下,能不提就不要提。(陳腔爛調的說法是 : 當你用食指指別人時,你的三根指頭在指自己。不過,有一堆白痴喜歡說是「四根指頭指自已」,那是錯的)

我一向把親藍媒體報紙當垃圾,所以,他們再爛我也不意外。

令我意外的是自由時報這一次在職業道德的自甘墮落。

首先,自由時報將「唯一支持」說成是「仇恨拉票」、「政黨若成為仇恨製造機」、「民進黨覆亡不遠」等等的。

他們不知道「唯一支持」是民進黨近來初選時的熱門口號嗎?他們有這樣嚴厲地批評過嗎?

他們當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們在這時選擇支持蘇貞昌,為了他們支持的人選,將不同看法的人用誇張道德式的方法抹黑成「仇恨的製造者」。

我相信,會說出「唯一支持」的綠營支持者是最團結的,他們只不過是在找「唯一」表達意見的出路,他們不是真的只蔡不蘇。

這些,自由時報的人難道不知道嗎?

假如自由時報的那些人不知道,那是愚不可及。可是,這個可能性很低。

假如自由時報的那些人違反良心,故意誇大衝突、製造仇恨來挺蘇,那是自我作賤。

假如自由時報的那些人真心相信那是「仇恨」,那真的是自己心中有仇恨,卻在綠色支持者的形象中看到自己心中仇恨的投影。(食指對上三支指頭)

接著,發生楊蕙如愚蠢地在噗浪上張貼民調監聽數據。她也在事後道歉了。

自由時報的曾大記者在部拉格用極為尖酸刻薄的字眼,將鬥爭目標瞄準整個謝系人馬,連續地攻擊。他的快樂和喜悅,真的可用「躍出紙面」來形容。

問題是,即使寫得這樣露骨了,自由時報還是不會認為他們的寶貝記者在製造仇恨。

然後呢,自由時報在網路上做了這樣的民調 :

民進黨從25日展開總統初選電話民調,有人在噗浪上張貼民調監聽數據,您認為恰不恰當?

自由時報的這個民調,就像是在問「您認為人可以不可以隨便殺人」一樣沒有意義,因為答案是有全面共識的。

那麼,做這個民調,為什麼呢?

好啦,我是小人,我就是用小人之心在看這件事。我認為自由時報這個網路民調,其實是在製造加強蘇貞昌被打壓、很可憐的形象,目的還是在為蘇貞昌拉票。

可是,自由時報那些人的手指伸出來責備支持蔡英文的楊蕙如時,忘記了自己的小指中指無名指。

自由時報的寶貝曾大記者,在攻擊楊蕙如時,將楊蕙如說出來的監聽數據,毫不避諱地貼在他的部拉格。(「阮昭雄監聽狀況,蔡Vs馬13:11、蘇Vs馬11:9」)

結果很有趣,楊蕙如公佈數字、接受公眾責備,自由時報趁機捅她(和謝系)一刀,他們的寶貝曾大記者沒有職業道德地將不該公佈的數字公佈了,他們卻當做沒看到。

自由時報假如不瞭解什麼是職業道德的話,我是建議他們再做另一個網路民調 :

民進黨從25日展開總統初選電話民調,本報記者在部拉格張貼民調監聽數據,您認為恰不恰當?

我一直說我對道德不是很在意的。可是,我就是討厭那些躲在道德幽暗處,用道德來譴責他人的人(和集團)。

這一次,自由時報死當不及格。

廣告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