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花博’

不是「花」博的花博

先簡單介紹幾個英文單字 :

  • Flora : 植物群
  • Floral : 花的
  • Flower : 花

– – – – – – – – – – –

臺北市政府辦的國際花卉博覽會,即將熱鬧登場。

除了層出不窮的污錢弊案之外,這個博覽會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弊端。

那就是 — 它根本就不是「花卉」博覽會。

臺北市政府是向「國際園藝製造者組織」 ( AIPH,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Horticultural Producers ) 申請主辦這個博覽會的。

問題是,臺北市政府申請到的不是「花卉」博覽會,它申請的是「臺北國際庭園和園藝博覽會」 —Taipei International Garden and Horticulture Exposition。(英文的 garden 是用來種花和種菜的 ,所以種地瓜菜和九層塔都合理。)

臺北市政府掛羊頭、賣狗肉地欺騙臺灣人民,將園藝博覽會改成「花卉」博覽會來對內宣傳﹔可是,它又不能向 AIPH 國際園藝製造者組織要求更改名稱。於是,只好繼續騙,中文一律稱「花卉博覽會」﹔英文則出現了兩個版本 — 「Taipei International Garden and Horticulture Exposition」以及臺北市政府憑空創造出來的「Taipei International Flora Expo」  :

這樣的詐騙手法,似乎滿足了每一個人的需求。

愚蠢的臺北市民平均每人花了五千元辦了只有中文叫作「花卉」博覽會的博覽會﹔國際園藝製造者組織以為臺北辦的是園藝博覽會﹔另外,當然還有一些人看了臺北市給的官方名稱,會認為臺北市在辦 Flora Expo。

可是,究竟什麼是 「Flora Expo」呢?

Flora 看起來很像 Flower (花)和 Floral (花的),但是它根本不是花!

查一下字典 :

Flora : The plants of a particular region, habitat, or geological period.  ( 一個區域或時期的所有植物)

Flora 一般是用在生物學,指的是自然成長的植物分佈,簡稱「植物群」。

換句話說,臺北市政府對全世界宣傳的名字是「植物群」博覽會!

這個,就只是英文 Floral 變成 Flora,少掉了一個「l」簡單的疏失嗎?

從馬英九到郝龍斌到高貴卻愚蠢的臺北市市民,不是整天在高喊國際觀嗎?怎麼「花卉」和「植物群」的英文都分不清呢?

不過,好巧不巧,日本東京也正要辦國際花博 — 7th International Flower Expo Tokyo!

這個東京國際花卉博覽會,明明白白地就說是 Flower (花) Expo,還號稱是「全亞洲最大的」花卉園藝貿易展!(郝龍斌是否該派保釣人士以及金素梅去抗議和出草呢?)

所以,國際花商以及愛花人士雖然有看到臺北市「植物群」博覽會的宣傳,大概還是只會跑到東京去看花博吧!

臺北市政府使詐,將園藝博覽會變成花卉博覽會,然後又變成植物(群)博覽會,竟然也沒有臺北市民發現問題,令我驚訝於臺北市民的愚蠢真的是無上限。

這麼愚蠢的臺北市民,和貪腐人郝龍斌真是相配。

愚蠢配貪腐,天經地義。郝龍斌如果沒有當選就太沒有天理了,你說不是嗎?

郝龍斌,凍蒜凍蒜!

廣告

花博 . 價格 . 價值

花博採購價格高得驚人,郝市府的說法之一是「價值不等於價格」,另一個是「花博不等同花市」。

這些腦殘式的辯解,大概只有支持郝呆政府的臺北市民會接受吧!

價值當然不等於價格,這是經濟學的基本原則。

可是,你拿出的錢是決定於商品的價格,而不是價值。

對於人這種動物來說,最有價值的絕對不是什麼花花草草或是什麼藝術品。

最有價值的是 —————

空氣!

沒有空氣,你活不到三分鐘。

所以,郝呆政府就可以用天價去購買最最最最有價值的空氣嗎?

我們退一萬步來說吧,就算台北市政府的花博確實把花花草草搞成絕世珍寶好了。

那也是在臺北市購買之後發生的。

台北市政府買的花,本來就應該只是在農民田裏而已,連花市的價值或價格都比不上。

花變成了藝術品,那是天縱英明郝政府在貪污完成之後才發生的,和購買價格一點關係都沒有。

另外,假如花朵藝術價格非凡,為什麼門票不是叫價上萬來讓花博帶來的收益直接以兆計算呢?

臺北花博是不是「國際」,我很懷疑。

不過,臺北市政府敢提出這些說法,證明了臺北人的愚蠢是超國際級的,倒是無庸置疑。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