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蝗蟲’

這款的政府

く蝗蟲特稿> 這款的政府

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在促進國民的幸福。

可是,我們的處境正好相反,國民存在的目的是在促進政府的幸福。

政府教導我們要盡國民義務,我們要納稅、我們要當兵、我們要接受國民義務教育。

我們在官僚的餘威之下,不論是出於自願或非自願,我們都做到了。

這次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海嘯,損及福島的核電廠。法國這個歐洲核能大國知道核能災變的為害,第一時間進行撒僑。

美國、澳洲也相繼將僑民移往安全國家。

連人權記錄落後的中國也有大動作。

我們的政府做了什麼?

報載: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駐日代表處在東京的中華學校,禮堂備有食宿設備,請(僑胞)他們到東京來我們接待,可是現在為止並沒有人出現。」

強震讓日本東北部成重災區,在東京設置避難所卻唱空城計,災區6百多名僑胞、留學生哪裡去了?外交部兩手一攤,不知道怎麼回事。外交部次長沈呂巡:「如果打電話來(外交部),我們盡量提供資訊,但是有些資訊如果臉書上有,我們請他去看臉書。」

東北大學留學生藍國:「因為我不能上網,所以我就沒坐上那台(外交部)車,感覺就是只能靠自己吧,不知道那邊有提供食宿或是避難。」

外交部的意思大約是說,

  1. 你有本事逃到東京,我們就接待你。自己沒本事也就不能怪我們了。
  2. 逃亡的方法在臉書上,請自己找。
  3. 你為什麼沒辦法逃亡,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何人也?馬英九高中同學。據說是清代名臣沈葆楨、林則徐的後人,可是察其言觀其行比較接近滿大人葉名琛 (見後註)。

我們的政府在馬總統的領導下就是由一群這樣的人組成。平常我們加稅他們加薪;我們是死而後已,他們是退休十八趴;我們盡義務,他們享權力。我們存在的目的就是在促進他們的幸福。

他們提供了三流的服務,享用了一等的福利。

元旦鼓勵我們去總統府升國旗,告誡我們相忍為國,叫我們尊重元首,我們是愛國愛得威風八面的啊!

總統,憲法上外交事務是您的法定權力。當我們深陷苦難時,我們還要自力救濟?

註 : 中國清朝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英法聯軍進攻廣州當時的兩廣總督葉名琛不戰、不和、不守、不降、不死、不走」,最終導致廣州失守他本人被俘留下六不總督之名。

廣告

最誠實的一位國民黨員

く蝗蟲特稿>

身處在一個人權勢微的台灣,憲法宛如一冊兒戲。

我用力地重讀李鴻禧老師的舊作,一本1999年的作品「李鴻禧憲法教室」。希望在字裡行間得到一些養分,讓自己在今天污濁的政治空氣裡,能有一點安身立命的昂然。

書中的第五講李老師講析司法制度的生理和病理。

他說:「一個人的生命、身體、財產、精神自由和人權被侵犯的時候,通常必須仰仗司法來保障。但是,很弔詭地,侵犯人的生命、身體、財產等自由的,也是司法。因為專制獨裁的政權欲侵犯你的自由和人權時,必須假手司法權的運用。」

這段話對比當今馬英九治下台灣的現狀,真令人心痛。

我不明白,陳水扁是否有被羈壓的必要?

但看看有逃亡前科的辜仲亮、劉家昌、陳盛沺都是蕭逍自在,有人可去日本,有人可到香港開演唱會,有人在高爾夫球陽。

這叫公理!

廣義的司法體系法務部在王清峰的主持下,縱貫線大老國民黨之友立法委員顏清標,在苦牢中蹲的又短又舒服,刑期一過三分之一,就以高速鐵路的速度送返立法院。

這叫公理!

最奇特的千古怪現象,在馬英九主政下台灣的司法界居然發生了。

周占春法官將陳水扁無保釋放。特偵組陳雲南第一時間表示尊重法官看法,不提抗告,幾小時之後又反悔。周占春法官第二次又將陳水扁無保釋放後。周占春法官就被蔡守訓取代了。蔡守訓何人也?就是用宋朝的制度來証明馬英九的特別費無罪的古代判官。

以棒球來舉例,如果台灣之光王建民投了第一球,主審裁判甲判好球;再投,裁判甲再判好球,眼看打者馬上要三振了。比賽突然暫時中止,由幾個裁判假裝商議一下,換了一個「守著長官訓示」的裁判上場取代裁判甲。自此,不論王建民投球的內容如何皆判壞球。

陳水扁道德上是有缺陷。陳水扁犯法了嗎?我除了看到藍色媒體恨之欲其死之外,我真的不知道。

但別告訴我,棒球賽進行中可以任意改換你喜歡的裁判。

在司法之中,我們感覺到一隻看不見的黑手。

假手司法的程序不正義,來侵犯政敵的自由和人權。

我台大的師長李鴻禧看不下去;馬英九哈佛的老師孔榮傑也看不下去。

有一個最誠實的國民黨員,他是國民黨的大老,他曾是秘書長 ── 許水德先生。

他誠實又公開的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李登輝十二年過去了,陳水扁八年過去了。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只是由顯性變成隱性。

看到馬英九的偽善,令人不得不想起誠實的許水德。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