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許菁樺’

從英美法系看洪仲丘案

我對大陸法系沒有研究,但是對英美法系應該也算是專家了。我就從這個角度來看最近的洪仲丘案。

英美法系的陪審制度,重點是把法官排除在審判的決定上。為甚麼呢?因為他們的文化和歷史經驗讓他們不信任(上層社會的)法官。執政者常常藉由法官之手壓迫人民的事實,是他們學到的教訓。他們不要最聰明的法官,他們要的是藉由像他們一樣販夫走卒 (layman)的智慧和角度對法律案件做決定。

這種系統,當然是以中華帝國文化為主,將包公視為偶像的臺灣社會無法理解和想像的。

洪仲丘案最近的判決,就是和英美法系會產生相反結果的現象。

一個神志還算清楚的普通人,隨便瞄一下,就知道洪仲丘是被害死的(有沒有意圖就是另一回事),中間又有那麼多的證據被摧毀,一定又是罪加一等。

可是呢,臺灣的法官就是能謅出莫名其妙的理由來做違反一般人常識的判決。

然後呢,法學界的一些人就以專家的姿態出現。另外,一些信任專家的人也會跟著說,法律就是這樣。可是,我們不是都知道,專家常常也只是訓練有素的狗嗎?今天臺灣的法律界,其實就是歐美社會所恐懼的「貴族與法律的互惠共生體」。

我根本就不認為這幾個法官做的是客觀中立的判決。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假如死的是馬英九的女兒,你認為他們會這樣判嗎?

我對台灣的法律界,基本上是鄙視的。會出現這種判決當然也不會意外。因為沒期望,自然沒失望。

我只是希望不要有人再說什麼「司法死了」或是什麼「司法最黑暗的一天」。臺灣的司法,從來也沒有活過,從來也一直是黑暗的。洪仲丘案只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一個例子罷了。

=======================

這三位法官,我們不會遺忘 : 鄭吉雄、丁俞尹、許菁樺。

廣告
獨白

魔術法官 : 鄭吉雄、丁俞尹、許菁樺

臺灣的法官認定洪仲丘並非遭集體凌虐致死。

他們應該改行去當魔術師,因為他們的魔術令人歎為觀止。

有沒有「集體」? 有!
有沒有「凌虐」? 有!
有沒有「致死」? 有!

然後,他們把「集體凌虐致死」變成沒有。

這三位將法律當魔術來耍的法官,臭名將永垂不朽 : 鄭吉雄、丁俞尹、許菁樺。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