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變的憤怒鳥

Posts tagged ‘語言’

英文.中文.醫療

最近臺灣政府想要推行病例中文化,也就是要用中文取代醫學界大家慣用的英文。

這讓我想到我大學時的一門實驗課。助教說,實驗報告可以用中文或英文,但是不可以中英夾雜。

結果,所有人交的報告都是用大家比較不熟悉的英文。(背景:那時的課本,幾乎都是原文書。)

我的語言立場一向都是將英文納入官方語言。所以這件事嘛,我立場清晰,也不用再多說了。

其實,醫生和病人的溝通,問題不是出在中文或英文,因為根本沒有醫生會用英文和病人溝通。

問題出在:(1) 沒有人(病人與家屬)可以一下子記下那麼多(醫生說的)東西。 (2) 病人與家屬不知道要問什麼。

所以,解決的方式也應該朝解決這兩個問題才對。

關於 (1),應該是走上錄音錄影講義網址的解決方向。

關於 (2),要朝向病情咨詢的更友善更容易。($$$$$)

政府將問題扯到要強制使用中文寫病歷,那根本是搞錯方向,再怎麼做都是勞民傷財沒有效果。

廣告

語言癌

關於語言癌,我的看法如下:

1. 語言和文字都是約定俗成,其中有非必要的複雜成分是很正常的。換句話說,大家高興就好,沒有什麼對或不對,癌不癌症的問題。

2. 譬如說:對於講(普通話=Mandarin=北京話)國語的人來說,台語的八音是累贅。對於拉丁語系民族來說,不管四音七音八音,都是多餘沒有用的。

2. 對於台灣人而言,英文中 he, she, it 的區隔是沒有必要的,apple 和 apples 根本是多餘,the 以及 a 當然也是沒有價值的。

3. 對於台灣人、美國人來說,德文、西班牙文名詞中的性別,絕對是語言癌。

4. 至於這句『做一個XXX的動作』,我只有在餐廳聽到服務人員說過。那個應該是餐廳服務業的強制規定,要顯示顧客的高貴與服務的認真親切。雖然結果是給人蠢上加蠢的感覺,但是說這種話和個人表達能力、說話技巧完全無關,那是公司規定。吃這行飯說這種話,就是這樣而已。

5. 要說語言的精準與簡要,那就很好玩了。人類語言,根本早就脫離簡單扼要的功能。同樣一件事,很多詞都可以用,根本與簡要無關。譬如說:中文的死,有:去了、不在了、 走了、 逝世、 死、亡、故、卒、逝、歿、殪、斃、殂、徂、殞、薨、死亡、喪亡、亡故、身故、物故、物化、去世、逝世、棄世、過世、下世、就世、謝世、凋謝、死滅、斃命、畢殞命、殞滅、捐背、捐館、殂落、徂落、殂謝、徂謝、遷化、疾終、長逝、永訣、永別、永眠、長眠、就木、故去、溘逝、溘死、斷氣、嚥氣、合眼、閉眼、沒了、挺腿、完蛋、嗚呼、回老家、玩兒完、翹辮子、上西天、見閻王、登鬼錄、填溝壑、粉身碎骨、見馬克思、與世長辭、溘然長逝、壽終正寢、命赴黃泉、嗚呼哀哉、一命嗚呼、天奪其魄仙逝、仙遊、千古、作古、歸西、歸天、大故、不在、過去、不祿、不諱、不可諱、跨鶴西遊、千秋之後、百年之合、三長兩短、山高水低見背、棄養、 犧牲、捨身、獻身、就義、捐軀、捐生、殉職、殉國、殉難、殉節、殉、效死、效命、授命、陣亡、成仁、殺身成仁、舍生取義、以身許國、馬革裹屍、肝腦(膽)塗地橫死、強死、兇死、喪命、送命、斃命、暴卒、倒頭、死於非命餓死、殣升天、涅槃、坐化、羽化、鶴化、物化、圓寂、歸寂、示寂、入寂、入滅、滅度、示滅、屍解崩、駕崩、山陵崩、晏駕、升遐、登遐、賓天、大行、千秋萬歲夭折、夭亡、短折、早世、早逝、早死、中殤、殤、蘭摧玉折、玉樓赴召、玉樓修記、玉殞香消、香消玉殞 . . .

6. 談到國文教育的必要與優越性,那就更好笑了。中國古文確實是很精簡,可是那是口語的語言嗎?還是說以前書籍印刷抄寫成本太高,在盡可能減字下產生的書寫形態?就算在過去,古人真的是那樣說話嗎?這些搞古文的,可不可以花些心思思考一下為什麼中國古文像拉丁文,基本上已經算是死亡的呢?

7. 台灣的國文老師有沒有學過語言學呢?怎麼一講話就露出井底之蛙的真面目呢?

以上是區區在下小的不才敝人我,看到一群不識字又沒衛生的教育人員做了一個鬼叫鬼叫的動作之後,所得到的感想。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