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Posts tagged ‘走狗’

羅瑩雪 a.k.a. Law in Shit

看圖學英語:

Image

a.k.a. : also known as, 又名
Law: 法律
in: 在
Shit: 大便

– – – – – – – – – – – – – – – – – –

羅瑩雪想要執行死刑的理由之一是因為死囚想趕快死。

評語: 全世界贊成死刑最無恥的理由就是從這個無恥的狗官嘴裏冒出來。

參考: http://sunlightseeker.org/article/1126

廣告

交大校長吳妍華 當然是權力的妓女

2014年4月10日,太陽花學運後,吳妍華向太陽花學運執勤的員警道歉,並說「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沉默的大眾不代表沒有意見」。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周威佑在批評吳妍華是權力的妓女之後,出來道歉。

交大校長吳妍華當然是自作賤、當然是權力的妓女。

假如做這種下賤行為的賤人不是權力的妓女,那什麼又是權力的妓女?

( 周威佑在道歉個什麼鬼呢?民進黨怎麼盡是出一些廢物呀?)

 

陳芳明的人生五步曲

陳芳明是很幸運的人。他有一顆能夠清晰思考的腦袋,以及一支只有詩人才擁有的筆。

他除了將自己的樂曲譜得很精采之外,也有能力將它生動地寫成感人的詩篇。

陳芳明在臺灣的年輕歲月是國民黨洗腦社會下的標準產物 — 滿腦大中國大中華思想的青年才俊。

他在戒嚴的年代離開了思想遭到箝制的臺灣,來到美國。

此時,他呼吸到真正自由的空氣,進而體悟到自己在國民黨洗腦下的荒唐無知和幼稚。

他拿起筆對國民黨政府宣戰,成為反抗不義政權的重要旗手。

在那個有思考就會窒息的時代,我也漂流過海,到了美國。

那時還沒有 WWW網路 (World Wide Web) 這種東西。除了臺灣同學會的藏書外,臺灣公論報是我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的重要精神糧食。

在那裏,我看到了陳芳明。

我比陳芳明更早熟,在更年輕時就看穿了中華文化的虛偽性﹔但是在時間上,他還是我的前輩。而在文筆能力上,他是我永遠比不上的巨人。

他一篇又一篇反抗國民黨政府的文章,鏗鏘有力,令人振奮。

他的一些描述,至今仍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他用「一片死寂」描述中國文化大革命的喧鬧,令人震撼﹔他感慨自己和上一代認知的斷裂,令人長嘆。

這支利筆,在台灣走出戒嚴之後,更是擁有了政治舞臺,他成為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的文宣部主任。

這段期間,陳芳明走過了他人生的前三部曲 : 無知、覺醒、反抗。

然後,許信良下臺、民進黨執政,他的政治舞臺跟著消失。

接著,他自我標榜「知識份子只能扮演永遠反對者的角色」,反抗對象變成民進黨和陳水扁。

可是,馬英九和國民黨的重新執政,變成這位知識份子的照妖鏡。

馬英九一執政就立刻向他「請益」,陳芳明也喜形於色地和他大談「去除殖民的印記」,分明就是奴才等到主子關愛眼神的醜態。[1]

馬政府執政這幾年所做的事,明顯地和陳芳明過去的信念格格不入。不過,自稱「扮演永遠反對者的角色」的他,沉默無語,果然是奴才有了奴才的樣。

到了今年二二八紀念館重新開張,他的名字出現在審查委員中。[2]

重新開張的二二八紀念館,念玆在玆就是要替屠夫脫罪,將屠殺的罪惡轉為「催化地方自治重要過程」,將向殺人者討公道未成的事實扭曲成還給二二八公道。[3] [4]

身為一個臺灣人和一個歷史學者,他不在乎歷史如何扭曲,心甘情願地和加害者唱和呼應。

從沉默無語的奴才,變成親身上場,主動為執政者扭曲歷史化粧塗白粉。在這一刻,陳芳明踏出了他人生的另一個樂章 ——— 走狗。

無知->覺醒->反抗->奴才->走狗,陳芳明的才華和利筆,將他的人生五步曲,譜在大家眼前。

我十分明瞭他人生的前三部曲(無知、覺醒、反抗),因為那和我走過來的歲月相符共鳴,可以說也是我的前三部曲。

他後面的「奴才」「走狗」這兩部曲,是如何譜成的,我無法清楚。

是權勢?是名位?是財富?是美色?是這些的總合?還是有更幽微更陰暗的音符呢?

歷史人物被記憶的,往往是人生最後最響亮的樂曲,陳芳明也逃不過這條鐵律。

在臺灣人的共同記憶上,在人類共同道德的天平上,被永恆地刻在陳芳明墓誌銘上的,將是 —

走狗陳芳明

司法大走狗-- 陳聰明 、賴英照

陳水扁在當總統的時候,選了陳聰明當檢察總長。我記得在當時就有一些人反對,理由是陳聰明是在官場混的人,不是有什麼司法價值的人。

昨天的新聞証明了這種說法 :

檢察總長陳聰明昨天於立法院拋出319槍擊案的新進展,指出在涉案槍枝部分,已經發現有與以前調查不同的情況。

不是偵察不公開嗎?要不然就公開講清楚吧!這種故意亂放話、讓謠言滿天飛的行為為什麼會發生呢?最好的解釋當然是檢察總長決心當走狗了。

陳聰明的走狗行為,當然不只是這樣。還有就是前幾天的立法院報告 :

扁家在海外的不法所得到底有多少,檢察總長陳聰明今天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表示,初步估計,有一億美元,但實際的數字檢方也還不能確定。

要嘛就列出來、要嘛就閉嘴。不能確定也能鬼扯,不愧是走狗行為。

陳水扁選用的這隻走狗,在換了主人之後,馬上回頭去咬自己以前的主人,實在是不愧為走狗群的大頭目。

阿扁另外選了一隻大走狗,那就是現在的司法院長賴英照。他拖了九個多月了,仍然不敢解決阿扁案換法官的釋憲案。

民進黨日前決議將拜會司法院長賴英照,盼扁案換法官釋憲案儘速做出解釋,但為賴婉拒。

阿扁在司法界的領導人上,撿來撿去就是撿了這些走狗。不知道有沒有想過走狗的本質就是忠於主人、是非不分。今天,這些走狗換了主人,回過頭去咬阿扁,也算是阿扁識人不明的後果。

林漢強 . 檢察官群 . 狗狗相護

今天看到一篇報導,阿扁到台北地檢署控告特偵組檢察官,結果是林漢強檢察官宣告不起訴。

這個連想都不用想的結果,阿扁是關到呆了嗎?

你要叫走狗去咬走狗,怎麼可能呢?

雖然說,主人要將走狗煮來吃,走狗群是連哼一下都不敢的。但是,那些都是狗主人放出來咬你的走狗,阿扁你算那根蔥,你自己到底搞清楚了沒有。

關於臺灣檢察官的本性,就看這篇吧 : https://insectlin.wordpress.com/2009/08/07/lin-dog/

江宜樺 ‧ 恐怖組織 ‧ 白宮 ‧ 距離

內政部長江宜樺以走狗的舌頭強辯,他說世維大會秘書長與恐怖組織關係密切,基於國家安全利益以及入出國移民法的規定,禁止熱比婭入境。

世維大會的總部在德國,它在美國分部的住址是 :

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UAA), 1700 Pennsylvania Avenue, NW, Suite 400 Washington, DC 20006, USA

這個住址實在是好熟,白宮不就在那裏嗎?他們和歐巴馬是室友嗎?

我查了一下古狗地圖 Google Map,原來白官是 1600 號,它是 1700號,相差 100 號。美國是隔一條街加一百號,所以就是隔一條街而已。

距離約 0.2 英哩(0.3公里),走路三分鐘就到。

以下 A 是世維大會美國辦公室,B 是白宮入口。

這麼近,搞不好爬到屋頂就可以用將近五十歲的 M16 古董步槍打到歐巴馬的辦公室。

和恐怖組織關係密切?美國的維安人員都是白痴不知道嗎?

江宜樺當走狗實在可圈可點,中國一定會感恩在心!

江宜樺也再度証實我一直以來的認知 — 臺大最走狗的系就是政治系。

靈感來源 : http://blog.roodo.com/lakatos/archives/10159161.html

孤狗勿忘走狗江宜樺 : http://www.google.com/search?q=江宜樺

江宜樺 . 走狗 . 恐怖份子

今晚轉臺時不小心看到臺灣內政部長江宜樺所說的恐怖份子熱比婭

她出現在「書的頻道」 (BookTV) 為她的新書「巨龍戰士 : 一個女人為了和平與中國奮鬥的傳奇」( Dragon Fighter: One Woman’s Epic Struggle for Peace with China ) 開記者會。

(繼續閱讀…)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