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Posts tagged ‘馬英九’

釋放阿扁

往事一則:

兩年前,我和計程車司機閒聊。他說他是中間選民,沒有顏色,不管政治。

他憂心忡忡地問我,馬英九會不會將阿扁放出來。

我說除非馬英九覺得自己很危險,他是不會放阿扁出來的。

(我又說:「你不用騙人了,你明明就是藍通通的。」)

馬毛定理

管理學有一個很有名的定律叫做 Peter’s Principle(彼得定理),就是說員工常常因為表現好而陞遷,然後到了他不能勝任的位置,因為表現不佳就升不上去了。

政治學上也有 MaHair’s Principle (馬毛定理),就是說員工一定要給他往上升就對了。無能沒有關係,做錯事沒有關係,害死人不是問題,政府垮了也是無所謂的。重要的是老闆要爽,然後大家可以一直玩ㄧ直玩ㄧ直玩ㄧ直玩ㄧ直玩。

(看到馬英九用毛治國的感想。)

歐巴馬 魯蛇

歐巴馬剛剛在美國選舉中證明了自己是國內的魯蛇,昨天又在中國簽約,證明自己是國際魯蛇。

民主黨被他玩到要翻身很難了。

以前有人將他拿來和馬英九並列,稱他們為兩匹ㄌㄠˋㄙㄞˋ馬,我很不同意。現在,看起來還真是有拼。

歷史之不可思議

歷史常常有意外、偶然、和不可思議。

近代歐洲的第一個共和國是荷蘭共和國 (Dutch Republic,1581)。

怎麼出現的呢?

從西班牙獨立建國的荷蘭人其實也不是聰明絕頂。他們認為國家必須有國王,於是四處在歐洲尋找。連伊莉莎白女王一世都去找了,就是沒有人要幹。

偉大的荷蘭共和國就因此而誕生。

(太扯又太歡樂了,只好拿來分享。)


歷史常常有意外、偶然、和不可思議。

繼馬政府外交部印製分發「我是臺灣人」、「我來自臺灣」之後,中國外交部也跟著印製分發「我是四川人」、「我來自四川」、「我是浙江人」、「我來自浙江」 ⋯⋯ 等等幾十種的貼紙。

從此之後,全世界就不再出現反華暴動。

馬英九因此得到了他思思念念的諾貝爾和平獎。

(太扯又太歡樂了,只好拿來分享。)


 

馬英九. 讀經 . 孔聖

這幾天,馬英九又在提倡四書五經了。

老實說,假如有蠢家長相信他,決定要把自己的小孩變笨,我是絕對大力支持的。

不是有人說「不要讓自己的小孩輸在起跑點」嗎?

假如我的小孩跑不快,那麼,讓別人家的小孩在地上爬也是很好的。這樣子,我的小孩子還是會贏。

所以,我主張強制立法,全台灣公務人員的小孩,每日必須讀經兩個小時,否則一律開除。

至於我的小孩,我會讓他們學些日文啦、英文啦、或是去打球或打屁都好。
—————-
這幾天,我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我發現,雖然寫了這麼多關於孔子的文章[1] [2] [3] [4] [5] [6]  [7] [8],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批評過孔子。

為什麼呢?

那是因為孔教第一號傳人孟子的教誨。他說臣子殺死紂王不是謀殺君王,那只是殺了一個獨夫。這段對話是這樣子 :

<齊宣王問>曰:「臣弒其君,可乎?」(臣子殺君王,可不可以呢?)
<孟子答>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 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我只聽說殺了一個不仁不義,名字叫做紂的獨夫﹔我沒聽過殺死君王的。)

用孟子這樣的邏輯和思考方式,我當然是從來都沒有說過孔子一句壞話 :

<無聊人士問>曰:「謗孔聖,可乎?」(說孔子的壞話,可不可以呢?)
<昆蟲答>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 吾謗孔丘一夫矣 [5],未謗孔聖也。」(我只是罵孔丘那個王八蛋賊人,我從來都沒有說過聖人孔子的壞話。)

由此可見,中華儒家帝國文化,博大精深,玩弄泛道德文字遊戲的技術冠絕天下,死的可以說成活的,黑的可以染成白的。說它不偉大實在有違良心。

祝   (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的) 馬一夫讀經運動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款的政府

く蝗蟲特稿> 這款的政府

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在促進國民的幸福。

可是,我們的處境正好相反,國民存在的目的是在促進政府的幸福。

政府教導我們要盡國民義務,我們要納稅、我們要當兵、我們要接受國民義務教育。

我們在官僚的餘威之下,不論是出於自願或非自願,我們都做到了。

這次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海嘯,損及福島的核電廠。法國這個歐洲核能大國知道核能災變的為害,第一時間進行撒僑。

美國、澳洲也相繼將僑民移往安全國家。

連人權記錄落後的中國也有大動作。

我們的政府做了什麼?

報載: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駐日代表處在東京的中華學校,禮堂備有食宿設備,請(僑胞)他們到東京來我們接待,可是現在為止並沒有人出現。」

強震讓日本東北部成重災區,在東京設置避難所卻唱空城計,災區6百多名僑胞、留學生哪裡去了?外交部兩手一攤,不知道怎麼回事。外交部次長沈呂巡:「如果打電話來(外交部),我們盡量提供資訊,但是有些資訊如果臉書上有,我們請他去看臉書。」

東北大學留學生藍國:「因為我不能上網,所以我就沒坐上那台(外交部)車,感覺就是只能靠自己吧,不知道那邊有提供食宿或是避難。」

外交部的意思大約是說,

  1. 你有本事逃到東京,我們就接待你。自己沒本事也就不能怪我們了。
  2. 逃亡的方法在臉書上,請自己找。
  3. 你為什麼沒辦法逃亡,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何人也?馬英九高中同學。據說是清代名臣沈葆楨、林則徐的後人,可是察其言觀其行比較接近滿大人葉名琛 (見後註)。

我們的政府在馬總統的領導下就是由一群這樣的人組成。平常我們加稅他們加薪;我們是死而後已,他們是退休十八趴;我們盡義務,他們享權力。我們存在的目的就是在促進他們的幸福。

他們提供了三流的服務,享用了一等的福利。

元旦鼓勵我們去總統府升國旗,告誡我們相忍為國,叫我們尊重元首,我們是愛國愛得威風八面的啊!

總統,憲法上外交事務是您的法定權力。當我們深陷苦難時,我們還要自力救濟?

註 : 中國清朝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英法聯軍進攻廣州當時的兩廣總督葉名琛不戰、不和、不守、不降、不死、不走」,最終導致廣州失守他本人被俘留下六不總督之名。

新 新 馬皇生活運動

前幾天看到一則胡志強稱讚馬英九的新聞,那是馬英九和胡志強的第一次接觸。有很多值得我們這些被馬英九當人看的小老百姓來學習。

東吳大學舉辦的一項救國團活動時,清晨6時許,才考上台大法律系的馬總就穿著運動短褲,一邊跑步、一邊背英文。

馬英九背的是「英文」,不是什麼四書五經。所以,大家對於搶救古文哭夭聯盟的哭夭就不要太在意了,英文才是正途呀!

另外,要記得,參加團體活動一定要秀出與眾不同的特色。自己跑步還不夠,還要邊跑邊背英文,更要在剛考完聯考之後做給大家看。

胡志強形容,當他第一眼看到馬總統時,就覺得這個人不是才大學剛放榜,怎麼還在晨跑時邊背英文,實在是很用功,見到他還很有禮貌地說,「胡大哥您好!我父親是馬鶴凌,請多多指教」。

第一次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老爸是某某某,這個証明了馬英九家教的成功,大家要跟著學習,沒事就說「我父親是 . . . 」。

做不到這些的就不要鬼叫了。馬皇不是一天造成的,你們還不懂嗎?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