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Fuck You!

評 中央通訊社

美國沒有國家通訊社、英國沒有國家通訊社、法國也沒有國家通訊社。北韓有、中國有、蘇聯有。

國家通訊社這種東西,簡單地來講,就是極權時代的黨國餘孽。

台灣的中央通訊社本來就是沒有用的米蟲俱樂部,養了一堆反民主的國民黨米蟲。那些人搞出一些狗屁倒灶的東西,根本就是剛剛好而已。

林全政府處理中央通訊社,已經就不是換不換人的問題。把它直接廢掉才對。

這樣做,才能告訴大家兩件事:

  1. 財政困難是真的
  2. 改革也是真的

同樣的,民進黨的立委不是罵罵中央通訊社就算了,應該就把預算砍到一毛不剩。(三權分立,知道嗎?民進黨立委,你們除了鬼叫鬼叫之外,還有很多事可以做的,不要只知道要做被閹割後的行政院應聲蟲。)

 

 

A Closure ( 結清)

在煩悶令人窒息的台北市,我喜歡去逛建國花市,那一些些的綠和一點點的花,會給我一絲絲自然呼吸的感覺。

有一次,我從花市走出,不經意走到已經荒棄的空軍總部。在空曠的空地的很裏面,有少少的幾個攤位。

人非常少,空氣非常悶熱。我再向前走,一個幫助失護女孩的攤位上有一些手工藝品。幾個年輕的女生看我走過來,眼神充滿期待,興奮地站起來。她們就是失護的女孩吧?這些手工藝裝飾品是她們做的吧?

面無表情地瀏覽一下,都是女生用的小東西,老婆不在身邊也不愛用這些,買給其他女生一定會被罵死,丟掉又很可惜。揮一揮手表示沒有要買,那幾個女孩失望地坐了下來。

那個失望的表情,有事沒事就會浮出來。像是在問我為什麼就不花點錢鼓勵她們一下呢?讓她們知道這個冷冰冰的世界還是有些溫暖不是很好嗎?才那麼一點點錢,我有什麼捨不得的呢?

前些日子,一篇文章被採用,算是天外飛來橫財,稿費也很自然地捐到某個支援弱勢團體的基金會。

英文中有個字叫做 closure,就是將一件事做一個結清,不會再有遺憾。

也許,這個稿費是老天爺送給我當 closure 的?也許,那個失望的表情可以從我腦中抹去了吧?

和朋友聊天,他曾對蔡英文和林全演講。

從問的問題中,他可以看出林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蔡英文則是很認真學習,也聽得懂。

所以,現在檯面上第一號人物是認真學八年卻好像什麼都沒學到;第二號人物則是根本一開始就學不來。

這個真是上帝賜予黑色島嶼的黑色幽默。

我看兆豐金控弊案

兆豐銀弊案,對於民進黨政府來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神兵利器,可以將過去國民黨、無能和老舊官商勾結的官僚一舉掃掉。

結果,小英林全政府拿起這把武器,往自己的肚子很用力地插下去。

– – – – – – –

有人建議讓吳澧培去處理兆豐銀弊案,這個當然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事實上,我家女王在第一時間就說應該派吳澧培去處理。)

我的答案很簡單:「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林全的朋友、舊識、名流、利害關係人,可能會像粽子一樣,一抓就拖出一大串,搞不好林全自己都有分到一杯羹呢。」
– – – – – – –

我有朋友在兆豐銀當稽查,有朋友當公營銀行派外職員。若能請出吳澧培,讓我去查一定會比林全查得更好更有信用。

林全這個鳥內閣和小英這個鳥總統,用這種查法搞下去,就算是事實也沒有人會相信。
– – – – – – –

張景森的問題

張景森屢屢走鐘,卻仍然被擺上檯面來重用。

就我看來,問題不是他。問題出在用他的人 —— 傲慢,不把得罪人當一回事。

是林全?還是小英?還是兩者皆是?

越來越覺得也許我真的誤解了。小英天縱英明,她現在做的事就是在努力培養反對勢力。這樣子,民進黨才不會一黨獨大,民主政治才會比較正常。

小英民調繼續下探四十趴。

林全 . CEO

台灣社會是個崇拜商人的社會(或者說,崇拜有錢人的社會)。政治人物往往跟在商人後面,努力討好,像是提皮包的小弟。

林全這一輩子,做學者、做公務員,處理或者極度單純或者犯錯也無所謂的工作,對於商場的了解,我猜就是在交際應酬吧?或者就是在大公司做個顧問或董事。(這個顧問或董事,是看中他的經營能力還是他的政商關係呢?我的判斷是傾向後者。)

最近他說他在政府的工作像是公司 CEO,我一聽就覺得好笑。

就我所知,CEO 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為公司提供 vision (願景)。而且,他要將整個公司的方向,定位到這個願景上。 CEO 常常要一講再講地說服大家,把這個願景推到整個公司,變成公司的文化。

林全說自己是 CEO。那他是有告訴政府官員未來具體的願景是什麼嗎?有說出價值觀、資源分配、目標有衝突時,什麼是優先考慮的呢?這些,一樣也沒辦到,他做的就頂多是工具人的工作,而且還做得非常爛。

除非小英完全授權,垂簾不聽政,否則像林全這麼懶惰、沒有願景的名流人士,根本做不來 CEO 的工作。

缺乏實際商業常識,就只會畫虎爛。這樣一個小英的第一副手,很快會讓小英耗盡努力累積多年的政治資本。

蔡英文 作文比賽

政府很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資源的分配。社會福利、老人年金、稅負減免、公共建設等等,做一樣就會影響到另一樣的可能性。

簡單地說,很多事情就是沒有雙贏這種事情,它們就是赤裸裸的零和競爭(zero-sum game)。譬如說,你在市場和人討價還價,你省一塊錢,賣方就會少賺一塊錢,再怎麼美化交易的過程,都還是如此。

到今天為止,蔡英文(和林全)的想法還是在「和諧」「雙贏」中打轉,所有政策,既沒有中心思想,也不敢面對衝突。可是,現實上很多就是不可能這樣辦到。軍公教退休福利就是必須大幅減少,否則台灣年輕人不會有未來。這個是很清楚的零和賽局,再怎麼粉飾都是如此。

記得在小英還沒當總統前的選前之夜,我在現場聽到蔡英文的演講有進步,非常高興。很不幸的,她這些年來的進步,看起來也只是作文比賽而已。(應該說是她的幕僚在作文比賽上面有所進步吧?)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