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

Made in Taiwan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

台北市的民生東路上,一個老翁在翻垃圾桶。

路人甲經過,看了一眼,剛開始以為老翁是在做垃圾回收。然後,看到收集的袋子中有像是裝了一半果汁的塑膠袋。

路人匆匆經過,告訴自己沒有能力改變這個社會。

綠燈,過馬路。

過了一半,走了回來。將手上剛買來要當晚餐的涼麵拿給老翁,說自己吃太飽,請他幫忙。

然後,邊走邊想,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 。。。

Fuck!幹 ! 這個富有的社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還有甚麼資格談最美麗的風景。

四月 27, 2015 Posted by | 隨筆 | 發表留言

台灣總體經濟的誘因

政府要改善經濟,必須提供一般人民增加生產力的環境。而且,增加生產力的誘因要超過其他活動的誘因。

這幾年來,台灣人民努力的誘因基本上是:1. 當公務員。2. 房地產。3. 宗教斂財與被斂財。4. 官商勾結。5. 到中國賺錢。

一看就知道,環境誘因沒有改變,台灣的經濟很難好轉。

三月 31, 2015 Posted by | 隨筆 | 發表留言

孫子兵法的小檢討

游泳時,我喜歡帶一張紙,上面印些有趣又值得記憶的東西。邊游邊背,我才不會無聊到一直想上岸。

昨天背孫子兵法。想到幾個問題:

1.中國古代和近代的軍事將領,每個人應該都學過孫子兵法。可是,中國從宋代之後,幾乎就是給外國打著玩的。(所以,孫子兵法的能耐還真是有限?)

2. 孫子兵法說,只要照著它講的去做就會打勝仗。可是,假如爭戰雙方同樣都用孫子兵法,那麼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誰會贏呢?邏輯上根本就不通嘛!

3. 沒有提到兵器。沒有提到兵器。沒有提到兵器。孫子活的時候也許沒有這個問題,可是它往往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三月 30, 2015 Posted by | 隨筆 | 1 則迴響

反薏仁 (anti-ism-ist)

這幾天開始聽「Why Economies Rise or Fall – 經濟體興衰的理由」。 授課的教授要大家不要用「主義」( -ism) 來思考問題。 這個,非常合我口味。

我對於 -ism 薏仁向來過敏,聽到「新自由主義」、「美帝主義」、「資本主義」、「共產主義」這些名詞就很全身不舒服。 那些反 -ism 的人,其實根本無法了解複雜的問題,就只能用一個簡單但是定義很不清楚的標準和標籤來檢視和描述所有的局勢。簡而言之,反薏仁的人,其實也是腦袋僵化 -ism的信徒,只是他們自己還沒有標籤而已。 以「反 -ism 」意識形態而當意識形態的,我們就就叫他們反薏仁主義的信徒( anti-ism-ist)好了。 哪些人呢? 我想到的有苦勞網的一票,開口閉口就是「新自由主義」的一票,還有有事沒事反美帝的另外一票。 ( 寫完這篇,我的讀者會少掉一半吧?)

三月 26, 2015 Posted by | 經濟 | | 發表留言

但丁.小確幸

女兒為了要畢業去修營養學分,她選的是 Dante 但丁 的 The Divine Comedy 神曲。

結果她愛死這門課。

有一天,我們就在車上聊神曲聊了將近半個小時。

忽然覺得自己好偉大:

  1. 女兒長大了,竟還可以和她有共同的興趣與話題。
  2. 話題竟然是純文學,但丁的神曲。
  3. 用英文聊文學耶!

是說我終於了解什麼是人生「小確幸」了嗎?

三月 24, 2015 Posted by | 生活 | , , | 1 則迴響

李光耀 . 新加坡

關於李光耀的新加坡:

  • 有人因此認定獨裁很好。我的看法很簡單,統計一下獨裁政權對民主政權下,人民的生活水準,然後做簡單的算術。獨裁政權之下,人民生活水準先進的,就只有一個,機率低到不行。假如你拿全家財產和人賭博,你會賭機會這麼小的一邊嗎?
  • 以中華文化影響的範圍來看,很明顯的,離中國越遠越幸福。以前香港當殖民地時也很好,可是他離中國實在太近了,前途堪慮。
  • 李光耀的新加坡讓英文成為最重要的語言文字,直接和世界文明及市場接軌。台灣要學的,第一步應該是這個。
  • 然後,很簡單,宣布獨立不就是李光耀成功的第一步嗎?趕快做吧!

三月 23, 2015 Posted by | 隨筆 | 1 則迴響

世界大戰,歷史詮釋

從西歐以及美國的角度來看,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壞的戰爭(bad war)。在那場大戰中,除了(無謂的)犧牲,大家都沒得到好處。第二次世界大戰則不一樣,那是一場好的戰爭(good war),是一場正義擊敗邪惡的戰爭,被侵略被壓迫的人民因為這場戰爭而得到解放。

對於東歐人民來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好的戰爭。奧匈帝國、日耳曼帝國、奧圖曼帝國、俄羅斯帝國通通瓦解,很多弱小民族因而得到自由並建立自己的國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則是壞的戰爭,在那場大戰中,除了(無謂的)犧牲,他們沒得到好處。那場戰爭之後,絕大部分的東歐國家被關入蘇維埃共產國家的鐵幕中。

對於台灣人民來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無所謂或根本就不存在的戰爭。而第二次大戰則是壞的戰爭,它的結果是狗去豬來,將台灣從先進國家殖民地變成落後國家的殖民地。

近代很多歷史學家則是認為它們其實是一場長達三十年的戰爭,二次大戰解決了未完成的第一次世界大戰。

很明顯的,歷史的事件相同,活在當下的人遭遇不同,感覺與解釋自然不會也不應該相同。

三月 22, 2015 Posted by | 歷史 | | 發表留言

慈濟 效率

慈濟拿了全台灣百分之八十的捐款,那它有沒有做了百分之八十的慈善事業呢?

它很會做宣傳和擴張。或者說,它的第一優先考慮不是慈善績效,而是媒體宣傳效果以及「永續經營」(白話文:放進口袋,不要花掉)。

我很懷疑慈濟有沒有做了台灣百分之二十的慈善工作。

慈濟假如沒有做到百分之八十的話,為什麼還有人會說它有效率呢?(是不是看電視看到救災穿那種怕髒的白褲子看太多了呢?)

三月 21, 2015 Posted by | 宗教 | | 1 則迴響

委屈 釋證嚴

假如人間妖孽在台灣有女性排行榜的話,我認為陳文茜應該是冠軍。

慈濟的   [ 空一格 ] 宇宙大大大大大覺 上上上上上人 釋證嚴 肯定也會排在很前面。

不過,還是要委屈 宇宙大大大大大覺 證嚴 上上上上上人。

雖然上人法力無邊,但是下人癌症白老鼠我心意已定,陳文茜還是冠軍,宇宙無上大覺 whatever 釋證嚴 還是只能當到亞軍。

三月 18, 2015 Posted by | 宗教, 感想 | , , | 發表留言

框框的理性

這幾天聽完兩個心理學課程:

兩者其實很類似,都是在分析經濟學上的「理性」,也就是人們自我的最高利益。從很多實驗來看,經濟學上的「理性」,往往是不理性的,理由則常常是愚蠢的天性。換言之,我們其實是活在扭曲後的理性框框中。

心理學聽到現在,感覺大慨是快飽和了,已經很少出現有觀念被改變的感覺。

有趣的內容:

  • 在奧運頒獎典禮上,銅牌選手往往比銀牌選手高興。為什麼呢?銀牌選手為了沒拿到金牌而沮喪,銅牌選手為了差點什麼都沒拿到而慶幸。
  • 科學應該是「可以經由觀察與實驗推翻的理論」。不能推翻的,應該就不是科學的領域。譬如說:宗教、ET、靈魂、美學。
  • 給錢鼓勵捐血,會將「利他」的動機打爛,結果是造成捐血人數大降。
  • 托兒中心用罰款來懲罰太晚領回小孩的父母,結果可能適得其反。(很多父母繳錢以後不再有罪惡感。)
  • 得到和失去的感覺差異甚大。少得到一百元和失去一百元,人們對它們的感覺,在情緒的強弱上,截然不同。(也就是說,一般人不會考慮機會成本。)
  • 失去一百元的痛苦,遠遠地超越得到一百元的喜悅。(所以,公教年金改革,必然是苦鬥。)
  • 「沒魚蝦也還好」不一定是對的。那要看魚有多小、蝦有多大。公平和正義還是有價碼的。為了公平正義,玉石俱焚是會發生的。(連猴子都有這種行為。)
  • 團體合作時,眾人得利。不合作時,團體受害,個人會得利。當個人不合作時,眾人必須犧牲資源來懲罰不合作者,眾人的利益才得以維護。這個淺顯易懂的人類行為,在魚類世界也有被觀察到。

當然還有一大堆內容,重要的是它教人如何改善非理性的行為。假如我在十幾二十歲就知道這些,也許我現在就會很不一樣也說不定。

很好的兩門課程。(只可惜我已經學很多了。)

三月 16, 2015 Posted by | 經濟學, 心理學 | , | 發表留言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6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