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ck 小英政府

歷史教訓

前兩天,我參加的一個 line 群組在討論南海問題。一如往常,統派的、熱愛中國的、敵視台灣本土政權的,最敢講也最大聲。

其中一個,毫無邏輯地列舉了一堆歷史教訓。

其中一個是羅馬衰微的理由。

歷史的教訓,很難單純化。像是羅馬帝國衰敗的理由,我引經據典隨便就可以舉十個八個。(1. 接受基督教 2. 帝國太龐大 3. 利用蠻族當傭兵  4. 一夫一妻制限制有資格繼位者的數量  5. 皇帝良莠不齊 6. 生活過於舒適  7. 遷都君士坦丁堡 8. 正式實施皇帝制度 9. 回教文明的迅速崛起  10. 思想與制度的僵化與自大 ) 。而這些理由,哪一個對呢?沒有人知道的。

譬如說,歷史學家 Edward Gibbon 寫下六大冊的不朽經典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羅馬帝國衰亡錄)。他將羅馬帝國的衰沒歸咎於信奉基督教,因此被馴化、被女性化(femalized)、失去侵略性。可是,我聽到的羅馬歷史課程教授並不同意,他說只要去看看宗教戰爭時基督教不同教派之間的衝突,殘忍和侵略性,完全沒有因為信奉基督教而有所收斂,所以根本不是這個理由。

另一方面,活在當下,混亂的資訊和混亂的情勢,更是很難拿歷史經驗來引用。

沒有回辯,只是想到一首詩:「采石江邊一堆土,李白之名高千古,來來往往一首詩,魯班門前弄大斧」

忽然發現自以為是歷史大師,我真是不要臉!哈哈哈!

價值觀 蔡英文

今天看到這篇新聞標題,想到大家對蔡英文的期望,想到她最近做的事,非常生氣。

蔡英文:執政不是輪流討好各方,是捍衛價值

民主政治是彰顯支持者選出來的價值,直白地說,就是「討好」選妳出來的選民,捍衛「支持者」的價值。在責任政治上,叫做選民給妳的 mandate(指示、命令?)。用負面的名詞「討好」來醜化選民給妳的 mandate,非常可惡。

「輪流討好各方」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它可以避免社會僵化,可以讓社會價值經由民意的表現來競爭,也可以讓國家可以在環境改變的情況下適應和前進。妳蔡英文聽過什麼是進化論嗎?懂得什麼是民主嗎?也就是說,過去對支持者說的話,現在要吞回去的意思,對嗎?

堅持價值觀的人,不會講和價值觀衝突的話,用的也不會是是沒有價值觀的人,蔡英文用這些沒有意義的政治語言談「捍衛價值」,真的是不要臉。

蔡英文,Fuck you! 

(本來想說小英當選,我可以把這個臉書和布拉格關掉了,可是,沒想到還要更努力。Fuck! )

小英(和林全)的用人理念:

老的、保守的、男的、舊(國民黨)的、官僚出身的。

小英基本上是看不起選舉出身的政治人物。李應元例外被選去當環保署長,理由應該是他很乖,小英叫他去金門做選民服務,他就每周飛去金門。(非常蠢,而且根本沒有效果)

現在看來,只有環保署表現尚可,其他都是烏鴉鴉。

小英當政,改革只能在立法院,和阿扁情形相反。可是,即便如此,小英還是要扯後腿,一方面不准黨籍立委批評政府表現、一方面將司法交給保守的國民黨舊勢力。

Are we fucked?

註 1:看到她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長那副「眹即皇帝、誰理你呀」嘴臉,讓我直接想到阿房宮賦中的「獨夫之心 日益驕固」。

註2:本布拉格(blog)副標題,從今天開始,改為「 Fuck 小英政府」。

[07/12/2006]

台灣為什麼現在擁有太平島?

台灣為什麼應該擁有太平島?

太平島對台灣的價值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國際法庭有說太平島不屬於台灣嗎?

– – – – – –
有情緒的人,先把這些搞清楚,不要沒事就去參加義和團。
– – – – – –
中國早就知道它的立場不會被接受,所以乾脆一開始就抵制國際法庭。它很霸道,但是很理性。所以,不會發生戰爭。
– – – – – –
立場說明:我完全同意國際法庭的判決。
– – – – – –

==============================

[07/13/2006]

小英現在是偽中華民國總統兼任太平島義和團團長。

– – – – – –

林肯當年還未當總統時堅持理想,反對(美國對)墨西哥戰爭。

結果,美國勝利,墨西哥割地求和,林肯名聲重挫。

林肯知道墨西哥戰爭是不道德的,但是他還是感慨地說:「不要反對會勝利的戰爭。」

小英政府到今天主張的南海海權,甚至還超過中國的主張,真是不知死活。

萬一衝突真的發生,台灣根本毫無能力保護這個海權,失敗是必然的結果。

在道德上、在法律上、在實力上、在戰略上、在歷史上,非常清楚的,台灣毫無主張南海主權的道理,但是人民愚蠢,領袖白癡,走向和歷史教訓完全相反的主張。

從這些日子看來,小英以及她領導的民進黨,很快會走向衰敗,只希望台灣不會跟著陪葬。

==============================

[07/14/2006]

在國防部長出來說要保護十一段線之後,小英出來定調不要說歷史海域和十一段線。

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能一:國防部長和小英理念不合,成為思想僵化保守的自走砲,小英出來擦屁股。現象檢討:小英用人能力有問題。

可能二:國防部長和小英看法一致,在少數媒體輿論(和美國?)批評之後,小英才從夢中驚醒。現象檢討:我們選出來的是這麼幼稚的白癡,怎麼辦?

可能三:小英事先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現象檢討:小英白癡、小英的幕僚更是一群白癡。

我以前會給小英比較正面的可能(benefit of doubt),所以會選第一種可能。但是看她最近的一些表現,我認為第二種和第三種可能都有非常高的機會。換句話說,小英不只用人有問題,可能腦袋根本就是有洞。

– – – – – –

國際法庭出現的理由,是要改變過去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國際局勢。國際法的出現,也正是要改善強壓弱眾凌寡的政治現實。

知道戰爭破壞力的人,都應該會對戰爭極端害怕。我前些日子聽的二次大戰歷史課程,三十堂課。平均下來,每一堂課死一百萬人。我聽的時候,全身毛骨悚然。

連內容都沒研究清楚,大方向都抓不到,就說「不接受」國際法庭判決的人,那是愚蠢。想要靠軍艦來證明自己立場的人,那就是對於自己實力一無所知,對於戰爭可能的後果無法理解,根本就是和以前的義和團差不多。

很不幸的,小英宣告要派軍艦去「保護」領海主權,只是顯示了她是一個有著義和團腦袋的總統。

無恥的台北市

台北市體育局的網站今天是如此描述將主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

– – 「世界大學運動會是臺灣首次主辦層級最高之國際大型運動賽會」

– – 「台灣過去並無相關層級國際賽事經驗可供參考」

這是個無恥的城市,郝政府時如此,這個時候的柯P政府也是如此。

=========

世大運原計畫匡列總經費為198億元。從柯P一上任,我就說應該和世大運談如何賠償解約、或付錢請已經辦過的高雄來辦。

台北市平均每人要交一萬元來辦這種根本沒有人在注意的活動。不如取消,每個人發一萬比較實在。

=========

我是台北人,我一直認為台北最大的特色就是愚蠢和無恥。台北市也一直沒有讓我失望。

Screen Shot 2016-06-26 at 7.30.14 PM

在陳水扁下台後,我常常想一個問題:我自己是否做錯什麼?

我得到一個結論:當初假如我們一開始就對阿扁不留情地監督批判,也許那些完全不該發生的錯誤不會發生(像是他兒子去當軍法官),綠營也不至於潰敗到那種地步。

所以,我決定對小英完全不留情面。

像是女性閣員太少這種事,就是該罵,而且要罵得很大聲。

小英聽到了,也因此道歉了。(小英還算會檢討,還算有救。可是,林全呢?)

對權力沒有慾望、也不會因小英失敗而得利,是有權力的人最需要的「善意防腐劑」。

放任小英執政,只會害了她。我們必須ㄧ直不斷地批評她、ㄧ直不斷地給她善意的防腐劑

看到報導吳乃德關於二二八與轉型正義的「給加害者說話,才能擺脫仇恨史觀,我的感想很簡單:「吳乃德,幹!你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最具體代表。」

加害者用黨政軍媒體加上白色恐怖說了幾十年了,你吳乃德還在擔心他們沒有說話的機會?

從二次大戰德國戰敗到今天為止,也是完全沒有任何文件可以證明希特勒同意屠殺猶太人的「最終解決方案」。但是,也沒有正常的人會認為他沒有直接的關連。你吳乃德的歷史是讀到哪裡去了,還在自居是轉型正義的專家。

吳乃德,fuck you!

標籤雲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76 位關注者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