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關於海倫清桃,我想要比較的是「漢人」這個族群。

假如拿地圖出來看,可以看出當年漢人的領域是很小的,然後急速擴張,然後其他民族就不見了。

文化的融合是很正常的,問題是「漢人」這個民族是血緣的名詞。

原來的「蠻邦外族」都死到哪裡去了呢?不都是被征服、被歧視、被壓迫、被奴隸、被屠殺,然後認賊做父了嗎? 認賊做父之後,更可惡的是還會加入漢人歧視「蠻邦外族」。

假如知道自己的祖先絕大部份都幹過這種將自己血緣造假的事,你還會譴責海倫清桃刻意偽裝有台灣人血統嗎?(她還只是偽裝一半而已呀!)

自認沒有犯罪的就丟石頭吧

台灣 世代剝削

馬克思描述當年的社會問題,提出一個觀念架構,用這個架構去看社會的運作,很多現象就可以得到清楚的解釋。他很簡單地在資本家和勞工中間畫一條線,一方壓榨另一方。這個架構,影響全人類一個世紀。

我越來越覺得還有一個架構可以解釋今天台灣社會的困境,那就是世代剝削。不論是公教人員退休制度、外佣、老年長照、老人年金、稅制、房屋土地稅制與價格、土地政策等等,通通都可以用這個架構來看。今天年輕人低薪貧窮無恆產工作少的困境,也都可以得到相當的解釋。

這些似乎隱形的手,操弄整個台灣社會,搞到台灣年輕人看不見未來有什麼希望,不想結婚,不敢生小孩。未來台灣社會的全面崩潰,並非不可能的。(譬如說,出生率百分之五十代表的是一個世代減少一半人口。)

(有想好好寫一篇來探討這個問題,可是想到會是落落長寫不完的論文,一直不敢下手。)

我這段時間超近距離的觀察發現,台灣的勞工,爭取權益的就會被老闆視為眼中釘,一有機會就會被拔掉。

爽爽地過日子的政府官員,是無法暸解這些的。尤其是小英,特別是小英。

那副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樣子,就是小英拿到權力後傲慢的嘴臉。

#政府當然不是萬能的,但是不會用其他方式表達嗎?
#謙卑、謙卑、再謙卑個屁啦
#台灣勞工的弱勢遠超過我所想像的
#馬克思是對的

評卡斯楚(之死)

關於卡斯楚的死,很多人寫了他革命的熱誠、對抗美帝的勇氣和九死無悔的堅持,讚美的情緒,跳耀紙上。

關於卡斯楚的這些敘述,確實沒錯。可是,我想問的是:「人民呢?自由呢?生活呢?」假如沒有卡斯楚,現在古巴人民的生活會不會比較幸福呢?假如卡斯楚沒有堅持他反美的信仰,一直獨裁到底,古巴人民會不會比較自由比較富足呢?

卡斯楚革命的熱情,在他權力鞏固之後,就被送入火葬場了。接下來幾十年的歲月,他就是「反革命」的獨裁者,和蔣介石、毛澤東、列寧、史達林是沒有甚麼差別的。

半個多世紀和美國的對抗,除了他個人的虛名之外,又給了人民甚麼?離美國遙遠的亞洲四小龍經濟可以藉著美國市場而起飛,近在旭尺的古巴卻還在窮困中掙扎。

全方位觀察世界舞台人物,最後還應該是要回歸個人的中心理念。具有左派思想的反美帝主義者,常常陷入一個困境,那就是反美帝的國家,常常都是政府獨裁、人民生活困頓、沒有自由的國家。左派為了反美帝,往往忘記了自己最終的理想,將反美帝的意志貫徹到而看不到底下的人民。人民因為「反美帝」這個口號,必須失去自由、必須忍耐貧窮、必須被灌輸洗腦,左派人士可以毫不在乎,只要是「反美」,歌頌獨夫變成了反射動作。

我的最終理念是人民的自由、民主、富足,有幫助的也只是工具。擋在這條路上的,最好都被掃到一旁。

卡斯楚的死,我的評論是他為什麼不早早就去死呢?他的革命、勇氣、熱情、和堅持,是以人民為芻狗的犧牲堆出來的,是不值得如此讚美的。

評陳映真(之死)

陳映真死了。

他的好,一堆老文青會寫。

毒舌派的我就來寫他的爛。

我無法理解,真的無法理解一個浪漫執著於理念的人,如何看到中國經濟走到今天的局面,還可以又左又統,還可以住在中國毫髮無傷。

不是有一支鋒利無比的筆嗎?寫不下批評祖國的文章嗎?

不是浪漫嗎?怎麼看不到奮不顧身為勞苦大眾和權貴周旋呢?

不是真誠嗎?中國共產黨走向比美國還貧富不均時,怎麼沒有和中國共產黨為敵呢?

不要說他身不由己,不要說他能力有限。假如是這樣,那這些在紀念他的人寫的通通是垃圾。畢竟,陳映真三個字,代表的是螳臂擋車的浪漫、真誠、和熱情,不是嗎?

最終的陳映真,左是假的,是可以被中華民族主義踩成廢物的;人道關懷的浪漫是虛的,是可以在熱愛祖國的情緒之下,完全壓抑的。

我年輕時讀的陳映真,或者幾十年前就死透了。或者,那些只是思慕祖國的輾轉一時發洩而已。

在無法完美的世界,陳映真在價值衝突中的選擇顯現出更深層的陳映真,也摧毀了原來的陳映真。

英文有個詞,叫做「 King Maker」造王者,他們就是以能力將人推上王位的人。

有造王者,當然也有「 King Breaker」毀王者。他們將應該成為王的人推離王位。

近代最厲害的毀王者,非前總統克林頓莫屬了。

十六年前,Gore 應該當選總統卻沒選上;昨天,希拉蕊應該當選總統也沒選上。

第一次因為他好色(Monica Lewinsky);這一次是因為他貪財(卸任總統之後拼命撈錢,去年賺了上千萬美金,捐款不到百分之一)。這兩次差距都非常之小,當初只要 Bill Clinton 管好他的色慾和貪財慾,稍微改變一下平衡狀況(英文叫做 tip the balance),結果就會完全不一樣。

有人說歷史有必然的軌跡,那是胡說八道的。歷史常常出現偶然、意外,以及一大堆驚嘆號。假如 Clinton 不貪財貪色, Gore 和 Hillary Clinton 都是美國總統了。(美國應該也不會出兵伊拉克,全球暖化也會被認真對待...)

同性戀.婚姻.生育

現在是缺孩子的時代,同性戀婚姻無法產生後代,對於社會是不好的。所以,同性戀婚姻不該合法化。

但是,假如願意人工受孕、領養小孩的,就可以合法結婚。對吧?

(在伊斯蘭回教國家和非洲國家,人口過剩,所以他們應該鼓勵同性戀,也對吧?)

另一方面,婚後五年不孕夫妻,按照這種說法,應該強制離婚。(換個伴侶,可能就生得出來了。)

這樣,婚姻才會真正成為傳宗接代的制度。

#邏輯是很好玩的玩具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