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中文教材的對比

我在美國的孩子學的初高中英文,必讀的教材有 Lord of Flies 蒼蠅王、The Wrath of Grapes,、To Kill a Mockingbird 梅崗城的故事》, 以及 Man and Mice。

人性的醜陋,極度的貧窮,種族的歧視,心理的疾病,文盲的境遇。該扯到的社會問題都扯到了。

比較起來,台灣的中文教育,就好像是寫給狄斯耐樂園的 Micky 和 Minnie 讀的。

台灣的孩子,不斷地被草莓成年人強迫教育成世事不知魯蛇。而這種魯蛇對有權有勢的人不會有威脅,絕對是愚民政權的最愛。

翻轉教育的盲點

翻轉教育從美國傳到台灣,最近教育界也跟著熱鬧起來。

幾個有名的翻轉教育頭頭,像是台大電機的葉炳成、中山女高的張輝誠,很不幸的,都是儒家思想的信徒。

尤其是張輝誠,他教國文,還為自己的教學法提出一個美麗的名詞,叫做學思達。可是,一個對國文課程有學、有思、有達的人,一定會發現,現在的國文教程與內容,根本是有毒、偏頗的垃圾。不從這個大立大破的大方向去想,其實只是造就出八股能力比較強的孩子而已。

很多提倡翻轉教育的人,明明都應該是被翻轉的對象,但是因為能言善道,提出的教學方法與過去不一樣,他們忽然變成領導人、名人、與被模仿的對象。

教育內容不變,只是教育方法改變。翻轉教育在這群人的帶領之下,就是更有效率地把孩子們變成訓練有素的狗。

白癡 瘋子 中國人

洪秀柱說:「我洪秀柱又不是北七(白癡)!肖仔(瘋子)才不承認中華民國」。

1. 我不承認中華民國。要說我是瘋子,我欣然接受。

2. 中國十多億人口不承認中華民國,他們都是北七,我百分之百贊成。

3. 美國人、日本人、歐洲人、澳洲人都不承認中華民國,算是瘋子,我也勉強情義相挺。

洪秀柱那麼努力在罵中國人,一定是台獨無誤。

全力支持老佛爺選總統!

島嶼天光 . 最佳歌曲獎

The world is changed, 這個世界改變了,
I feel it in the water, 從水裏我感覺到,
I feel it in the earth. 從土裏我感覺到,
I smell it in the air. 從空氣中我聞到。

~~~ 聽到島嶼天光得到最佳歌曲獎有感
(原文來自 Lord of the Rings 魔戒 電影)

台大領導統御的這堂課

沒錯,學生們真的可以從台大領導統御募款登山的這堂課學很多:

詐騙時,要私下、一對一或多對一。詐騙的內容,不可公諸於世。要不然,漏洞百出會被抓到。

指導教授認為從商業人士的身上比較容易騙到錢。遇到這麼蠢的教授,學生要快逃。

提出的企劃書,自己要先讀過。真的,自己一定要先讀過。

最近流行的一句話:「學歷不等於能力」,這是真的。那些教授的能力完全証明了這一點。

花些小錢可以賺大錢。找台大山社的同學寫,一定會更有説服力。(譬如說,要挑戰中央山脈最恐怖的死亡陵線 ⋯⋯)

臺大的領導訓練課程,就是把學生訓練成白痴。我以後雇人,自傳中只要出現「領導訓練」四個字,一定就是丟垃圾桶。

這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課程案例。各位同學,請找出其中決策的五十項錯誤。

募款登山

今天各大報的頭條是台大學生募款要去登山。

區區小的不才敝人在下我,以前剛好是混台大登山社的。看到台大學生募款登山,提出的理由是培養領導人才和為台灣登山,忽然發現自己還真他馬的偉大。

我以前不只爬山,還當領隊,而且是從頭到尾的領隊,不是他們那種輪流當的領隊。不只當領隊,還當過好幾次領隊,而且也剛好帶過北一段,也就是南湖中央尖縱走的領隊。(我想不出南湖大山要怎麼縱走才能走十天,是用四隻腳爬的嗎?)

那時,沒有無線電、沒有手機、沒有松蘿湖行前訓練 (雖然我也去過松蘿湖),也沒有號召捐款,可是成功了。

我到今天才知道自己真是他馬的超級領導人。

還有,假如大學爬山是為台灣而走,那我對台灣的貢獻還真是他馬的偉大呀。

看到小小小學弟學妹被罵成這樣子,很同情他們。指導老師活在象牙塔中,沒資格卻不要臉地指導他們如何參與社會互動,害他們這麼慘,也真的不完全是他們的錯。

看完他們的宣傳,我決定一人贊助一千。條件很簡單,照上面寫的,做給我看。

我們以前負重訓練在姆指山,海拔是南湖大山的十分之一。我唯一的要求是:他們就照宣傳上面寫的,每個人負重三十公斤,爬上姆指山。他們假如願意做,我可以幫他們再募款,隨便每人三五千應該不是問題。

宣傳也提到絕對會把垃圾帶下山,絕對不會汙染山林。

假如這一點可以辦到,我加倍加碼 : 要把十天的大小便都帶回家,絕不可以留下來汙染山林呦!

99 people reached

近日雜感

醫生治病失敗就必須賠償的法律,基本前提應該是 :人是不會死的。

台灣真的是很童話世界的國度。


有人批評馬政權是空轉,

我還真希望這幾年是空轉。

假如是空轉,台灣一定比現在好很多。

虎豹豺狼拿到權力會讓它空轉嗎?

台灣的反抗者,選字罵人的能力真的需要重新訓練。


林義雄說要投施明德一票,證明了「死亡」是人間最有效的清潔劑。

只可惜有些人太晚被清洗了。


台灣政府努力發展民宿,又是立法又是檢查的。搞了很多年,到了今日,民宿還是不發達,而且絕大多數都不合法。

美國則是政府不管,然後AirBnB 出現,創造了整個民宿的產業。

大有為的政府往往是殺死經濟發展的兇手。


希特勒最愛的音樂家是華格納,因為華格納視猶太人如仇寇。

國民黨最愛的導演是侯孝賢,因為侯孝賢甘願做霸權的幫凶。

以上所提到的所有人,都是我所鄙視的對象。

另外,會說政治歸政治,XX歸XX的人,都是蠢蛋。


去日本旅遊時,不小心地跑去靖國神社。
我有向日本戰魂(包括很多台灣人)禱告,要他們幫忙保護台灣。


下一個世紀的人類學家,會判定台灣是新興「網路祈福教」的盛行地(之一?)。

我的看法:網路集氣是一種超蠢的行為。


自殺與隨機殺人都是有感染性的。媒體的報導,不管譴責有多深,都是在幫忙製造未來的犧牲者。

社會的複雜度,對於那些大聲譴責別人的人,是無法理解的。


台灣根本沒有廢死,發生這種隨機殺人的事,竟然要怪廢死聯盟。

蠢,還真沒有下限。


『台灣年輕人很幸福?不,根本就是爽爆了!』

(真的,不然你看看西藏北韓伊拉克阿富汗。)

腦殘的言論,從專家口中出來的,最容易讓人聽到。


1. 殺人犯被捕之後害怕死刑
2. 殺人犯在殺人的時候害怕死刑

1. 和 2. 是兩件非常不一樣的事。

絕大部分的人在犯罪時,都不會清楚地思考後果。

換句話說,死刑的威嚇效果,非常有限。統計的結果也證實這種說法。


大家說要拒絕當白老鼠。
大家搶著要進實驗班、實驗國小、實驗這個實驗那個的。

文字使用的技巧,真的是所有騙術的起頭。


台灣政府一方面說要鼓勵創新企業,一方面用替代役將絕大多數、剛畢業、最有活力與吸收力的工學院年輕人綁架到老舊大企業中。一綁就綁三年。(然後這批人思考定型,以為那些企業就是王道。)

真正的創新企業,找不到人就是找不到人。

假如 Stanford, Harvard, MIT 等大部分工學院的畢業生通通要綁到 Cisco, Microsoft, 或 AT&T,而且一綁就是三年,美國的創新企業絕對不會有今天的景象。

在台灣,要搞創新企業,前題真的就是:推翻國民黨以及現有制度。


非暴力抗爭要會成功,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非暴力失敗的話,暴力抗爭就會上場成為主力。印度的甘地如此,美國的金恩博士也是如此。當敵人對暴力有所恐懼時,非暴力才有成功的機會。

簡錫(?)堦提倡非暴力國防,除了白癡,還真找不到形容詞。

沒有最蠢只有更蠢的台中哲學星期五,竟還找他去講這個東西。


武陵校長:參加社運就不需努力進武陵了。

牠的意思是說參加社運的,一律保送進武陵。所以,牠是激進的校長啊。

  • – – – – – – – – – – – –

以上的「激進」當然是斷章取義式的鬼扯。

不過「牠」是真的,不是錯別字喔。


死刑對於隨機殺人一點用都沒有。

美國的隨機殺人犯,很大一部分都是自殺了結。換句話說,是要找人一起去死。

台灣的隨機殺人犯,沒有自殺的理由應該不是沒種。理由應該是無法取得槍枝而不易自殺。

台灣以死刑對付隨機殺人兇手,猶如用汽油滅火,結果很簡單,這種案子會越來越多。


據說教育部決定歷史課程中有爭議的部分不考。所以,日治時代的不能考,因為是日據不是日治。至於二二八部分,當然也不用考了。

我看中國歷史課,根本就是從頭開始就都不能考了。

譬如,中華文化五千年嗎?這是非常有爭議的。

歷史本來就應該一直都有爭議。只有落後集權封閉的國家才會有沒有爭議的歷史。

黑心的政府、蠢蠢的人民 — 這個應該就是現在台灣的寫照。


台灣是一個年齡歧視非常嚴重的國家。

譬如說,社會新聞不會報濫老頭找年輕妓女,但是社會新聞報年輕男人找到年紀大一些的來做性服務,就常常在大驚小怪。

性服務,顧客、服務員滿意就好,這些記者真的是很莫名其妙。


下列哪種隱喻最能說明教育改革成功的觀念系統?

(A)蝴蝶的飛翔 (B)老鷹的飛翔 (C)戰鬥機的飛翔 (D)候鳥的飛翔

  • – – – – – – –

這是台北市教育專業科目的考題。

  • – – – – – – –

台灣教育界的蠢,還真是沒有下限。

  • – – – – – – –

知道台灣的老師為什麼那麼保守、落伍、不知變通、誤人子弟了吧。

不入流人才出題目選出三流人才。如此而已。


坐計程車時,運匠知道我在美國住很久,問我美國人會不會歧視我們黃種人。

我說:台灣才真是歧視嚴重的國家,你自己想一想,外傭在台灣受到的是甚麼待遇,我們一聽到印傭的感覺是什麼?還有,你聽到白種人的感覺與聽到印度人和黑人,感覺是有差不多嗎?

絕大部分的台灣人是沒有資格批評其他國家有種族歧視的。


美國一流高科技公司,像是 Google, Facebook, Microsoft, 給暑期大學實習生的薪水是最低工資的四倍。

號稱台灣一流高科技公司的台積電,給暑期大學實習生的薪水是最低工資的一點一倍 (每月兩萬二)。

台灣的高科技公司還可以在這其中招募「最優秀的」,成為未來的員工。

台灣為什麼缺乏創新人才呢?

因為大家都習慣把人才當奴才,或者自願當奴才。


朋友:"I listened to 洪秀柱’s speech and was very impressed by her courage, honesty, vision, and passion. I may go to Taiwan to vote for her in January next year."

Me: “洪秀柱 is 100% bullshit, period."

我有時會懷疑為什麼我的朋友幾乎全是台獨,以上的對話應該可以解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