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 Fuck You! 」

英文[4] : Moral Compass

我討厭道德禮教。

我認為談越多道德的社會必然是越虛偽、道德越敗壞的社會。

我非常喜歡英文用 moral compass (道德指南針)來形容個人的道德感和道德行為。

我以前相信宗教是安定社會道德的重要力量。

一般的說法是這樣子 : 沒有宗教以地獄或輪迴等死後的世界來恐嚇,很多人會將社會規範一腳踢開,整個社會就會跟著沈淪。

可是,我一直對這個講法還是很疑惑。

我自己沒有宗教,但我對自己的 moral compass (道德指南針)有相當的自信,絕對不比那些相信道教佛教基督教回教的教徒們來得差。

另一方面,對於公開自稱是基督徒的蔣宋美齡、蔣介石、甚至希持勒,我完全看不出宗教給他們什麼行為的規範﹔而在電視上燒香拜佛的 0147 (林益世妻)、871 ( 白眓義 = 吳敦義 ) 等人,根本就是貪腐無恥到骨髓中,宗教對他們的功能就是笑話而已。

最近,希臘的宗教解答了我的疑惑。

希臘人所相信的神根本不在乎人的道德行為,(神自己都亂七八糟的,宙斯將他老爸關入地牢,將女兒雅典娜吞入肚子)。他們相信人在死後,一律下地獄(underworld)。換句話說,宗教既不勸人為善,也不是要改變什麼道德行為。

我不相信信仰那種宗教的希臘人,在道德上比不過臺灣人。

假如連宗教都無法改善道德行為,那麼儒家教育、品德教育所能達到的,就只是教條的灌輸而已。

這幾天,台灣的馬英九用上課、廉政署用跑步在反貪腐,為什麼呢?

他們真的笨到會相信人們心中的道德指南針是可以這樣操弄的嗎?

當然不是。

真正的理由是因為這些人都是貪腐共犯,他們只是做個樣子,希望大家不要追究罷了。

道德指南針內建於心中,沒有人完美到他的指南針永遠指向正南正北,但是它在價值或利害有衝突的決定性時刻會引導我們。或者走向邪惡、或者走向正義,它不因宗教、教育而改變方向。它,就在那裏,決定我們心中的對錯。

我喜歡用指南針來形容道德感的 moral compass,它精準地說出了道德的本質。

<前一篇 : 英語[3] : Unsung Hero

Comments on: "英文[4] : Moral Compass" (3)

  1. 在蔣氏父子的年代,每年到了固定的時段,教育當局都會行文各級學校,舉辦演講比賽、作文比賽、書法比賽、張貼壁報,主題是「端正禮俗」,彷彿相信,透過這些藝文活動,真的就可以達到「端正禮俗」、教化人心的目標。

    喜歡

  2. Whatever KMT is doing is only on the surface.
    And most importantly, it is only for you and me.
    Laws only apply to you and me.
    They think they are above laws and everything else.

    喜歡

  3. 越是做不到的事, 就越要裝模作樣, 要求別人做自己永遠做不到的事, 新生活運動, 道德重整運動, 都是蔣臭頭他們推過的活動, 只要求可憐的呆丸郎要有道德 口唸經, 手摸x, 支那禮教吃人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標籤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